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46章◆搶新郎


第346章◆搶新郎

  令狐沛作為淬劍山莊座上一早就被東方府的官家請走;溫離師父今天是「新郎官」,昨天便離開淬劍山莊去了「御宗晉中分舵」準備;溫涯師父一力安排今日的事情,早上來見過我就匆匆走了,只留下綠水與我大眼瞪小眼。

  可憐綠水這原本愛湊熱鬧的小丫頭聽著外面喧鬧的鞭炮聲和歡聲笑語也不敢多說話,只恨恨的罵東方小姐不要臉之類的。

  我笑笑拉著她一起坐下跟我吃了早飯,綠水全程食不知味,笑得比哭都難看。我知道她惦記我的事情,每次安慰她「我真的沒事」她的臉就苦上一分,我也只好作罷,只跟著她一起罵那東方小姐。

  「綠水,你說現在她們在做什麼呢?」我看著收拾好飯桌後就開始胡亂找事做的綠水問道。

  「誰知那對狗男女……」綠水話到一半吐了吐舌頭,改口道,「我也不知道,左不過是新郎騎著高頭大馬來到山莊迎親,那死女人,咳,東方小姐打扮打扮上花轎。不過啊,說道這個我就想笑,夫人您說哪有在女方家中成親的!這位溫宗主倒是好脾氣,魔教教主想看他成親他倒真趕著成個親給他看。我聽說啊,因為那兩位都在淬劍山莊住著,東方莊主只得安排東方小姐在他叔父家中,溫宗主頭天也趕回他們御宗晉中分舵去了,這會兒還沒到呢。」

  我看著她一臉壞笑禁不住也笑了,說道,「綠水手這麼巧,新娘子的髮型也會做吧?」

  綠水手當時就頓住了,連忙說道,「夫人,你不要太傷心。」

  我搖了搖頭,隔著鏡子望著她,「我真的想試試看,能幫我做一下嗎?」

  綠水眼含著淚水咬住嘴唇,半晌才說道,「夫人瞧我的手藝吧,肯定比那東方小姐美上一萬倍。」

  我點點頭,綠水手指靈活的纏繞起了我的髮絲。

  綠水果然是個心靈手巧的姑娘,不到一刻鐘,一個婉約漂亮的新娘髮髻便出現在面前的鏡子中。綠水拿出一邊的玉簪幫我固定一縷頭髮,說道,「夫人可真美。」

  我笑了笑,摸了摸脖子後面被盤起的頭髮,大昌女子只有成婚後才能盤發,想到這裡不由得心中有些發澀,說道,「還是你的手巧才是,」想想又說道,「綠水,今日我不想頂著這張假臉了。」

  綠水點點頭說道,「也是,反正也不出去,我幫夫人揭下來吧。」說罷又打了溫水幫我弄濕臉。面具被揭掉以後,鏡中的人變成了真正的我,綠水正在幫我往臉上擦雪花膏,忽然外面的嗩吶聲響起,一時間鞭炮齊鳴人聲鼎沸,綠水的手顫了一下,我心中也微微發澀,說道,「沒關係,繼續吧。」

  綠水點了點頭,繼續幫我弄了起來。

  我心中開始默默的算計著時間,這個時候溫離師父到了,按照習俗娘家人要為難新郎,沒有半個時辰他根本就無法進院子,進院子以後那為東方小姐還要與母親告別什麼的,再有半個時辰才能跟著師父一起出來。時間還是充足的。

  感到面前沒什麼動靜,我定睛一看,綠水早就舉著鏡子站在面前,我看著鏡子中比之前更加白皙水嫩的臉,原來帶面具久了還有讓肌膚增白的功效。

  「還不錯,看著比原來還順眼。」我抬頭笑看著綠水。

  「嗯,夫人真是大美人!」綠水拉著我,熱情的有些過頭,「夫人想要做什麼,是下棋還是看話本,要麼吃點零嘴吧,昨日趙方他們從家中趕來,少爺特地叫他們帶了夫人醃製的梅子干,很是爽口……」說著眨了眨眼,又晃了晃腦袋,緩緩說道,「夫人我怎麼覺得頭有點暈啊……」然後就慢悠悠的倒下,我連忙扶住她,暗處一個人唰的一下到了面前抱住她,我指了指我的床,他點了點頭,將綠水抱了上去。

  「一定會經過這裡嗎?」我看著身邊一身下人衣服的男子,不知道是帶了面具還是怎麼著,他一張臉平淡無奇的要命,是放在人堆裡看十遍也記不住的那種類型。當然,師父說這樣的臉最適合做暗衛和間諜,而他就是御宗最好的暗衛舞影。

  「無影,就是沒有影子嗎?」那天晚上他被師父叫出來時我這樣問他。

  而他屈了屈身說道,「是舞影,跳舞的舞。」

  「這……」我看著溫涯師父,溫涯師父衝著溫離師父努努嘴,溫離師父乾咳了一聲說道,「他被父親送來的時候我們恰好學到蘇軾那首《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我見他輕功了得行走如飛,就聯想到了課上夫子講得那句「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所以就叫舞影了。」

  「咳,師父果然有文采。」我邊嘴角抽搐邊看著一邊舞影毫無表情的肅立在旁邊,估計他已然適應了,一點反應都沒有。

  今天也是這樣,我們兩個連同後面幾個人一起藏在這樹叢後的暗道邊,舞影仍舊是面無表情淡然的看著外面,本來以為他是在發呆,可是後來才發現他幾乎什麼細微的動靜都能注意到,真是那什麼大象無形、大音聲稀。

  暗道的出口被擋得嚴嚴實實,恰好透過面前的大片草叢間看到外面的路,溫離師父與那東方小姐依照禮數要饒鎮子一周再重新回到淬劍山莊,而這一段是回去的必經之路。

  也不知道溫涯師父是如何安排的,我們一路過來絲毫不費力,除了遇到一位倒霉的想要抄個近道如廁的東方府廚子就沒有遇到別的人。這位舞影確實是高手,那廚子連出聲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他放倒了,被捆在我們屋子放雜物的耳室中,估計不到明天是沒機會起來。話說,耳室是我們白澤這些日子休息躲清閒的地方,現在恐怕它正十分不爽的看著那位廚子,好在它沒有吃人的愛好,不然還真要替那人捏一把汗。

  「有聲音。」舞影忽然說道,我側耳傾聽,果然吹嗩吶的聲音漸漸近了,那些人看了舞影的手勢都暗暗的行動起來,聲音越靠越近,最前面的高頭大馬上應該是溫離師父,可惜樹叢擋住,只能看到馬腿。

  再往後就是媒婆、轎夫、隨身丫鬟之類隨從的,各種人腿還有忽悠忽悠的轎子底在面前一一走過,忽然聽得一陣大喝,「搶劫!」

  然後前面的各種腿忽然騷動起來,「不要亂走動!」是溫離師父的聲音,一陣乒乒乓乓之後,一隻紅色的袖子忽然伸到我的面前,

  「犀兒,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