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47章◆成親、入洞房


第347章◆成親、入洞房

  「師父」我仰頭看著溫離師父,他穿著大紅色的喜袍,頭戴烏紗帽,帽兩邊別著金色的簪花,更顯得面冠如玉,好看的要命。

  臉上頓時燒了一下,連忙握住他的手,身後一個一直都沒有說話的女子從下面推著我上了洞口。剛上去溫離師父連忙扶住我說道,「怎麼樣,沒什麼不舒服吧?你這丫頭,讓你洞房的時候再換,非要現在動手,你不知道拜堂累麼你?」雖然嘴上說的這樣生氣,可實際上溫離師父臉上滿是擔心的表情,邊說拉著我邊左看右看,好像在草坑裡蹲了一會兒我就會少塊肉似的。

  「就不,就不讓師父跟別人拜堂!」我氣鼓鼓的抱他的胳膊,師父無奈的歎了口氣拍拍我的腦袋,「走吧,太晚了東方家該起疑心了。」

  其實按照皇室的風俗,女子出嫁要由兄弟一路護送,可幸好晉中這裡風俗不太一樣,東方小姐出嫁的時候要拿著一隻香爐,她的兄長東方瑾半在路上要將香爐拿回家裡去貢進祠堂,有了這個規矩的幫助我才能提前換過來。

  「嗯。」我知道其中利害,再不多言,任由師父拉著我到了大路上,那廂已經有人把暈過去的一眾男女往這邊抬,我看見了從轎子中抬出來的東方小姐,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還有些過意不去,畢竟溫離師父也是她喜歡的人。然而還沒等我憂傷夠,師父忽然說了一聲,「停下。」我給嚇了一跳,目瞪口呆的看著師父。

  師父伸出一雙大手到了東方小姐臉頰旁邊,從容不破的將她頭上的紅色蓋頭和鳳冠摘了下來,揮揮手讓那些人繼續抬走,才轉過身來頗為認真的幫我戴上,然後拉著我的手忽然笑得如同雪後初晴,說道,「走,丫頭,我們去拜堂。」

  眼睛一下子就濕了,心也開始揣著小兔子一樣撲騰撲騰的跳,原來還沒什麼感覺,這一刻才忽然覺得,我要跟溫離師父拜堂了,我要做新娘子了!

  再顧不得什麼東方小姐西方小姐,師父本來就是我的,是她跟我搶師父。於是這才心安理得的握著師父的手一起走向了我的花轎。

  到了轎口時,一個人從旁邊將轎簾子拉開,師父扶著我讓我坐在轎子裡面,反覆叮囑我不要害怕,他們全部都安排好了云云。我心裡還是有點點緊張,死死的抓住了師父的手,溫離師父輕輕拍了我的手背,柔聲說道,「安心拜堂就好,不管什麼事都有師父在。」

  大手終於鬆開了我的手,大紅的轎簾被放下,轎邊新換來的媒婆嗓門洪亮的說了聲「新姑爺,吉時快到了!」然後嗩吶再一次響起,轎子被穩穩的抬了起來,我,洛靈犀,就是在這樣踏上了第一次成親的路。

  師父說的果然沒有錯,一路上這些人配合的十分默契,根本沒有出現任何問題。我坐在轎子中很長一段時間都反應不過來,心裡一直想著:咦,搶親怎麼會這麼簡單?

  事實上這段路走了沒有多久就進入了淬劍山莊的範圍,山莊在地勢稍高但還不至於成為山的一個丘陵上,剛剛到了上坡路就聽見了喧鬧的人聲,我生怕蓋頭被什麼奇怪的大風掀開,一路上都安安分分的低頭坐著,腦袋上的鳳冠重的要命,這才知道師父們之前一直說讓我到了洞房再換過來真的是體貼我。也就是到了這時才不由得有些擔心,暗暗怪自己太過任性,讓師父們不得不改變計劃,多安排人手提前換了新娘,千萬不要出什麼問題才是。

  待到人聲越來越喧鬧、鞭炮再一次劈劈啪啪的響起來時,我知道,已經到了淬劍山莊的大門口。

  轎門被忽的一下掀開,有一隻白嫩的小手拉住我的袖子扯了三下,轎口前面有人放了一隻朱紅漆的木製「馬鞍子」,有人扶住了我的袖子低聲說道,「娘子,跨過去。」我知道那是師父們安排的喜婆,便任她攙扶著跨了過去走上紅毯。

  然後手裡有人塞了一塊大紅的綢布,綢布的另一頭悠悠蕩蕩,不少人在外面叫好,我知道師父就在自己不遠處站著,一根紅線把我倆連了起來。

  往後的事情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只知道走到了一個地方,裡面全都是人,有人讀著什麼淬劍山莊東方盟主長女東方小姐與御宗宗主溫離喜結良緣、百年好合之類的,我心中暗暗的鬱悶了下,又想到東方小姐現在被迷暈了扔在不知道哪個草坑裡,而溫離師父終究還是我的就立刻甘之如飴了。

  面前是兩塊黃色蒲墊,有人指揮著我不停的跪拜、起來、跪拜、起來,我一點也不敢遲疑,生怕有人發現了我是被掉包的,拿出當年在皇宮裡學禮儀的勁來,磕了一會兒就徹底暈了。長輩的位置上坐的是東方彧,還有代替閉關修煉的東方老宗主來的七闕大師父,拜高堂的時候七闕大師父還說了兩句吉利話,那會我腦子一動,不知道怎麼的想到他當時在客棧吃雞腿的樣子就笑了,一下子就輕鬆了不少。

  時間不久就有人高聲喊道「夫妻對拜,送入洞房」,心中終於鬆了一口氣。我與師父面對面互相叩首,然後被他拉著綢子,在一大群人的簇擁下入了洞房。

  到了洞房裡人多的要命,師父就站在我身邊與跟進來的人招呼,我不敢說話,不管誰跟我說什麼都只裝作害羞低頭坐著,溫離師父對外人本來就不是很熱情,又兼之位高權重,這邊也都算不得什麼親朋好友,折騰了一會兒人群慢慢都散了。

  等到聽到關門的聲音之後,師父才緩緩的走到我的面前,一雙大手拉著蓋頭的邊緣掀了過去,我抬頭看見師父溫柔的眼睛,一下子羞得紅了臉低下頭。

  師父也沒說話,只是低下頭拉住了我的手握在手心裡,我只覺得心怦怦的跳,眼睛胡亂的盯著床上扔的各種紅棗花生桂圓蓮子……

  「不敢看我了?」溫離師父忽然說道。

  「哪有,師父亂講……」我嘴硬,還是不敢看。

  「傻丫頭,拜過天地,你已經是我的妻子了。」師父扶著我的臉頰輕輕摩挲,我不由得抬頭看著他,師父笑得好溫柔啊,一點都不像冷冰冰的師父了,這樣的他美的簡直要發光。

  「嗯。」我傻乎乎的看著他,「天地已經知道了。」

  「真是我的傻媳婦。」師父低下頭抵著我的腦袋,又嘖了一聲幫我把沈重的鳳冠摘下來,然後抬起我的臉便低頭吻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