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48章◆命運之輪開始轉動


第348章◆命運之輪開始轉動

  我看著師父含著笑的眼睛不由得臉紅,微微閉上了眼,柔軟溫涼的唇貼在我的唇上,不知道是因為拜過天地還是怎麼的,心裡從沒有過的坦蕩──我和他不再是徒弟與師父的關係,而是天地鑒證過的夫妻。

  身子被師父抱起來輕輕的放在了喜榻上,他俯身與我親吻,柔軟的舌頭探入小嘴中與我溫柔繾倦,今天的溫離師父溫柔的要命,大手愛憐的撫摸著我的臉頰,檀墨般柔軟的秀髮垂到我的胸前、脖頸中,讓我禁不住有些發癢。

  本是輕柔的撫慰,後來竟有些感覺了,我聽見師父的呼吸漸漸的有些粗重,身上也越發的燥熱,想到一會兒還有正事要做,連忙哼了一聲輕輕推開他。

  溫離師父,不,我的相公阿離意猶未盡的抬頭看著我,我連忙說道,「一會兒你還要去敬酒呢。」

  「是啊,真討厭。」他頗有些孩子氣的撇了撇嘴,自己起身以後,又扶著我坐了起來。我瞥見一邊桌子上的一隻酒壺和兩隻白玉瓷杯,連忙走過去倒了兩杯,紅著臉走過去說道,「阿離,交杯酒。」

  「娘子真乖。」溫離師父溫柔的摸摸我的臉頰接過了酒,起身走到我的面前,一手拿著酒杯繞過我的手臂,因為個子高出我好多,他微微低下了頭,垂眼看著我說道,「死生契闊,與子相悅。」

  我心中一蕩,迎著他的目光看過去說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然後仰頭,與他一起將交杯酒喝下。

  放下酒杯,阿離溫柔的環抱住我,我也柔順的靠在了他的胸口上,沈重的心跳聲隔著師父的胸膛敲打著我的耳朵,讓我的心也跟著大力的跳動起來。

  「沒想到可以第一個跟你成親,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師父的聲音悶悶的從胸口傳來,我抬起頭笑嘻嘻的看著他,「我也沒想到可以嫁給阿離,還以為你要被別人搶走了……」

  「……這下可好了,天地也拜了,交杯酒也喝了,阿離就是我的相公了,跑也跑不掉。」

  「你這丫頭不要跑掉我就心滿意足了。」溫離師父寵溺的看著我,大手揉了揉我的後腰,問道,「累不累?」

  我搖搖頭,「剛才有一點點,現在已經不累了。」溫離師父笑笑,又說,「呆會兒小心點,舞影就在附近保護你,有什麼動靜千萬要跟他一起離開知道嗎?」

  「可是我擔心你們呢……」

  「我們是男人,男人是保護女人的,不是讓女人保護的知道麼?一會兒你記得離開,先到宇文那裡去,如果那附近有什麼可疑的人就走得更遠些,御宗的弟子今晚上就能趕來,你最遠走到晉中分舵就可以了。記住,你安全了我們才沒有後顧之憂。」阿離這個悶葫蘆難得苦口婆心,我連連點頭,阿離笑笑,又低頭吻了吻我的額頭,然後歎息般說道,「一步也不想離開你,我的小妻子。」

  心上如有一股暖流淌過,我靠在他胸口撒嬌,「我也不想離開你,我的老相公。」

  「你這丫頭。」溫離師父失笑,扯了扯我肉肉的臉頰,「我要走了,你要……」

  「小心嘛,知道啦!阿離也要小心哦,如果讓我的好相公受傷什麼的,我可不依,肚子裡的小寶寶也不依的。」成親以後突然覺得腰桿都直了,不知道為什麼就那麼順口的撒了嬌。

  「好好,都小心。」溫離師父扶著我的臉頰讓我抬頭看著他,我羞得什麼似的,從沒覺得一個人的目光可以纏綿到這樣的地步,我冷冰冰的溫離師父真是化百煉鋼為繞指柔了。

  兩個人的目光膠著在一起,眼看著就有些不受控制,兩個人的呼吸又漸漸的重了,師父緩緩的低下頭再次吻上我的嘴唇,誰知就在這時──

  「咳……」一聲刻意的咳嗽聲從門外響起,有人平靜無波的聲音說道,「那邊派人來請新姑爺了。」溫離師父說道,「知道了。」然後還是順勢親了我一口說道,「記得剛剛我說的話。」

  我連連點頭,伸手保證道,「我知道了師父。」然後忽然想到了青巖給我的那粉色藥丸,這麼重要的事情差點忘了,連忙拿出來一顆說道,「阿離張嘴。」

  師父竟然問也不問的就張了嘴,我把粉色的藥丸給他放在舌尖上,溫離師父竟壞心的連我的手指頭都含在嘴裡面了,我顧及舞影就在門邊上站著十分的不好意思,可是敏感柔嫩的手指被師父含在嘴裡的感覺真是讓人心癢癢的,我不由得低呼了一聲,師父悶笑著放開了我,轉身喝了一口水將藥送了下去。

  「阿離都不問我是什麼啊?」

  「是什麼?」溫離師父問道。

  我無奈的翻了翻白眼,「青巖給的藥啦!」又拉著師父說道,「之前青巖又給我留過字條,暗示這藥要給三個人,我就給了你和溫涯師父還有宇文,希望猜的沒錯。還有,我看他還暗示東方莊主是射箭的人,這個我之前溫涯師父也說過,跟你們的猜測正好不謀而合,所以我覺得青巖也是我們這邊的人,但他身邊的人就不一定了。你們萬事小心,還有,還有不要傷他性命……」

  阿離笑笑,說道,「傻丫頭,青巖是我們多年的朋友,這點默契總是有的。」我點點頭,阿離揉揉我的腦袋,終是轉身離開了。誰知道剛走了兩步又轉過頭來,「那邊的東西都可以吃,我們的人準備的,有人來的話記得就把蓋頭蓋上……」

  我看著他壞壞的笑,說道,「知道啦。」呼呼,溫離師父竟然可以這麼婆媽,好好玩!

  「你這丫頭。」溫離師父終於還是出了屋子,房門被輕輕關上,我在屋子裡來回走了兩圈,又拿了兩塊糕點吃就覺得沒意思,心裡面琢磨著師父他們那邊怎麼樣了。

  我不知道是,在離此並不遠的東方府會客廳,有一件改變了大昌命運的事情正在悄然發生。命運之輪,已經開始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