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49章◆詭計


第349章◆詭計

  接下來的事情,還是在整件事過去以後聽令狐沛說的。也虧得他記性好,一天之內發生了那麼多事情竟然說得頭頭是道,就是跟說書先生比也是不遑多讓。

  那天,新郎官溫離師父在舞影的催促下離開了新房,到東方家的會客廳去敬酒。會客廳名叫松濤廳,大廳外是幾株參天的松林,據說是東方家先祖買下這塊家宅以後栽下的,而那天的事情,就在這個地方發生。

  松濤廳坐西朝東,南北長東西短,容納了當天最尊貴的幾十位客人。東方家是名義上的武林盟主,連任多年,且東方彧為人謙和有禮,在武林中交友甚廣;而溫離師父作為武林實際上的掌權門派──御宗的未來繼承人,也是武林新生力量的代表、武林中某些人主要的巴結對象。溫離師父個性清冷,很少交際,在坐的人只有幾位德高望重的掌門見過幾面,對於各門各派的未來繼承人、嫡系弟子來說,跟溫離師父搞好關係,甚至比跟東方彧這個武林盟主搞好關係更加重要。

  武林盟主的嫡女與御宗未來的宗主成婚,這對於武林來說,無異於權利的進一步集中。御宗宗主溫臨風近年來潛心修習內功心法,將教內事務交給溫離打理;而東方彧早就放話,來年將不再連任武林盟主,將這個位子讓給年輕人去做,今年的武林大會溫離師父正式亮相,成為了武林權利新舊交替過程中最耀眼的明星,也自然成為了那個風口浪尖上的人物。

  當然以上這些內容全部是令狐沛給我做出的分析,不得不承認令狐沛對於這些事情分析的很是透徹,就是我,也是這些日子在師父們多次點撥之下才慢慢知道的。

  反正基於以上原因,整個大昌、乃至中原武林的重量級人物齊集松濤廳把酒言歡,拉關係的、想結識師父的、想做來年武林盟主拉票的,各式各樣的人輪番上陣,溫離師父應接不暇,場面很是熱鬧。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東方莊主舉杯祝酒言歡,稱讚自己的新女婿溫離一表人才,更是讓東方瑾為他倒上了一杯酒,老丈人大舅子兼新女婿「一家人」共同舉杯相慶。

  而與此同時,也只有令狐沛這等沾酒即醉,次次偷偷以水換酒的人才會注意到,東方彧最疼愛的小兒子竟然不在現場。

  東方玨在我的新房中。

  多虧舞影觀察力超人及時為我示警,待他進屋藏在烏木衣櫃中、我蓋好蓋頭坐在床邊以後,東方玨才敲門進來。

  屋子裡的兩根臂兒粗的紅燭燃燒著,我從蓋頭的縫隙中見他越走越近,在我面前不遠處停下。

  「姐姐的事辦成了嗎?」東方玨的聲音在面前響起,我愣了一下,沒有說話。

  「姐姐也知道,父親是迫不得已,待拿下他們,整個武林都對我東方家俯首稱臣,那溫離如果識相,父親自會給他留一條活路,姐姐不必太憂心。」

  好個東方彧,原來打的是這麼個主意!從東方玨的話中我聽出東方碧寧不願配合他們辦事,而且辦的還是一件傷害溫離師父的事情,於是微微側頭,做出一副不願再聽的樣子。

  東方玨聲音漸冷,又說道,「姐姐終究是東方家的人,我東方家時代家訓是什麼,姐姐可比我這做弟弟的清楚……」說罷歎了一口氣,又說,「爹爹那日想必跟姐姐說的很清楚,他老人家原本是想一副毒藥直接解決溫離,因為顧念你才給他留一條活動,姐姐也已經答應父親下藥。事關重大,為弟今日只是代父親問一句,那藥是下了還是沒下?」

  原來他們的好計謀就是由新婚的妻子給溫離師父這位新郎下藥!我手指死死的抓住衣服下擺,如果不是我鬧著要提前換過來,真不知道那東方碧寧要鬧出什麼花樣。咬著牙費力的點了點頭,東方玨的呼吸瞬間放鬆下來,說道,「辛苦姐姐了。」

  然後轉身便走,我屏住呼吸聽著他的腳步,聽到開門聲時稍稍鬆了一口氣,卻聽見東方玨的聲音再次傳來,「姐姐與我到底是一母所生,在這家中我們兩個才是嫡親的親人,弟弟一定會竭力保住姐夫的性命,你安心在這等著吧。」說罷房門被關上,他的腳步聲漸漸遠了。

  我坐在床鋪上暗暗激動,一不小心聽到這麼大的八卦!都說東方彧與原配夫人十分恩愛,除了她以為再無其他妾室,如果像東方玨說的,這家只有東方碧寧是親姐弟,那麼東方瑾就不是嘍!這個八卦要說給綠水聽,她肯定會十分之激動啊。

  正在想著,忽然聽得一聲,「他走了。」嚇了我一大跳。原來是舞影悄無聲息的來到了面前。

  我一把扯下蓋在頭上的紅蓋頭,使勁喘了兩口氣,說道,「舞影你聽說了麼,原來東方家還有這麼大一個秘密。」

  舞影只是點點頭,「嗯。」

  「……」與這樣的呆子講八卦真無聊。

  卻見舞影一臉欲言又止,臉上的表情有些糾結,我本想逗逗他,但是想想他也算對師父忠心不二,就問道,「你有什麼事情想不明白?」

  「剛剛東方玨說的,難道夫人就不擔心少宗主?」

  「我當然擔心,但是其一,師父們知道東方彧那老狐狸會有陰招,早就做好了準備;其二,準備給師父下毒的東方碧寧被我們給制服了,她要下的毒應該沒有機會;其三,即便她下了毒,我剛剛也給師父吃了解藥,所以到現在為止,師父還很安全。」

  舞影認真的點點頭,眼中微微有些讚賞,然後抱拳退出屋子,繼續出去做哨兵。我卻收起了笑容,心裡其實還是有些擔心的,東方玨問過以後東方彧肯定會有進一步的行動,不知道師父他們那裡怎麼樣了。

  而這個時候,東方玨已經回到松濤廳悄悄稟報了東方彧,他面色如常的點點頭,與身邊的人喝酒。而東方玨則拿起了酒杯對周圍與他相熟、起哄讓他罰酒的人說道,「外面有事來遲了,向姐夫、掌門叔伯及各位兄台道個不是,玨先自罰三杯!」

  眾人嘻嘻哈哈的看他將三杯酒喝掉,一個他身邊的青衫公子說道,「怕不是有事走不開吧,大家都聽聞東方二公子這次去西域有大收穫,買來一批絕代佳人。」身邊的幾個人都淫蕩的笑了起來,東方彧既不可見的目色一冷。誠然如令狐沛所說,中原武林日漸腐朽,新一輩裡面非但沒什麼出世的高手,倒出了不少草包紈!之流。

  東方玨連忙擺手說道,「前些日子我小兒去西域買馬,在那邊碰巧遇見一個西域的戲班子被歹人勒索,就上去幫了個忙,誰知道那班主被歹人所害致死,班子裡又都是些女流之輩,無法,只得帶回來。」

  另一個人說道,「聽聞那西域舞孃別有一番旖旎,今日也算大喜之日,不如就讓我們欣賞一下吧,啊哈哈哈!」眾人一起哄笑起來。東方玨詢問東方彧以後拍手叫來下人,簡單佈置以後,眾人中間空出了一片地方,樂師們坐在屋外青松環繞的亭子中間奏樂,婀娜豐滿的西域舞孃翩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