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50章◆舞孃、迷藥與狐狸


第350章◆舞孃、迷藥與狐狸

  當最後一位女子全部踩著胡笳胡琴的音調翩翩進了大廳,整個大廳的男人一下子失了聲,半晌才有人叫了一聲好。令狐沛當即便覺得這些女子肯定不是東方玨所說的恰巧碰到,因為她們實在是太美了!

  相貌自不必說,各個高鼻深目、膚白唇紅,那一一身材更是沒得說,纖腰長腿、豐富肥臀,衣服做得十分貼身,行雲流水之間既不暴露又能將身材看得一清二楚。最後那一位進來的女子更是其中翹楚,而且一顰一笑之間目光中好像漾了水一樣,看到哪裡哪裡的人骨頭都是酥的。

  除了一些年紀較大、頗有些地位的掌門武林前輩面帶了微微的鄙夷之外,所有的人都一副沈浸其中的樣子。要說真有哪些人面色不一樣,令狐沛細細打量了一下,只有一直沒說話低頭喝酒的魔教教主(當然,他長得比那女子好看,天天照鏡子就夠了)、冷著臉皺著眉的新郎官溫離,還有老僧入定般虛看著大廳東方莊主。當然也包括他本人沒什麼感覺,理由是因為他天天看到我的臉,對不如我的美人自然沒有什麼感覺……

  西域女子跳的十分火辣熱烈,舞動間身上的淡淡的蓮花香緩緩充滿了整個大殿,再配上那婀娜的身子、曼妙的舞技、飄渺的音樂,整個場景如夢如幻,讓人有了些微微的眩暈感。

  當然,與令狐沛一樣,屋子裡的男人都微微的眩暈,就連那些原本一臉鄙夷的人也都有些飄飄然了,他們一開始還覺得是被那狐媚的女子們迷倒了,根本不好意思問身邊的人,可後來等到她們的舞蹈結束,在中間擺成一朵潔白的蓮花時,眩暈還沒有停止,令狐沛扶著額頭發現所有的人都東倒西晃,隨後便是一陣陣「!!!」的聲響,大廳中的人已經一個個倒下。事發突然,令狐沛雖然只是有點暈但還是隨著大流「!」的趴在了桌子上,為了場景逼真,他還把手裡的那杯水碰倒。

  「毒藥……」

  「你……」

  「怎麼回事……」

  片刻之後,屋子裡變得安安靜靜,令狐沛偷偷從胳膊下的縫隙間向外邊看,發現那些女子全部起身了。

  「一個個去看看,不留活口。」那女子全然沒有了剛開始的妖媚,聲音好像含了冰一樣,她說的是西域的話,可巧令狐沛曾經去那邊遊歷,略懂些西域話,聽得一腦門子汗。

  「!!」一個酒杯落在桌子上的聲音,讓那人身後的幾個女子忽然跪下,那女子向前看了一眼,也有些勉強的跪下了。

  「參見教主。」幾個女子齊聲說道,臉上全部是肅然的樣子。

  「哦,原來我是教主。」一個聲音輕飄飄的說道,令狐沛微微一震,左青巖。

  為首的女子抬起頭來,據說原本無暇的臉都有些紅了,太陽穴上還有青筋突突的跳動,「屬下操之過急,請教主諒解。」

  「起來吧。」左青巖說道。

  「請問教主想如何處置這些中原人?」那女子問道。

  左青巖鼻子裡「嗤」了一聲,說道,「東方莊主以為呢?」

  然後腳步聲起,幾個人從令狐沛身邊起身,一起走到了下方那些女子前面跪下,令狐沛心中一凜,是東方彧和他的兩個兒子。

  「秉教主,一切聽憑教主處置。」東方彧一臉虔誠的抬起頭。

  「爹,我們又不是魔教人……」東方玨忽然說道。

  「住嘴!」東方彧大喝一聲,東方玨乖乖的低下頭。

  「說的也是,」左青巖轉著麼指上一枚晶瑩剔透的青玉扳指,「我只是魔教教主,管不得你們樓蘭國的人。」

  「教主息怒!」東方彧直起身子說道,「魔教與樓蘭息息相關,如今大局初定,全賴教主才能恢復魔教、樓蘭基業。」

  「可我卻聽說,東方莊主早已有了萬全之策。」青巖懶洋洋的說道,忽而抬起的目光中閃過一片銳利,隨後又低下頭,將那些鋒芒掩飾在溫柔的眼角下。令狐沛心中暗暗敬佩,這個魔教教主真是收放自如,演技高超的緊啊!

  再看那東方彧似乎沒有想到左青巖會這樣說,稍稍愣了一下,而後由兩個兒子攙扶起來,說道,「年老體衰,請教主見諒。」剛剛還一臉衷心,人家沒有讓他起身他就起來了,東方彧表示了他的態度。令狐沛聽得清楚,他的語氣中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死忠,十分有些輕慢。

  「哪裡,東方莊主日日勞心勞力,連我這個教主都自愧不如──可別累壞了身子。」左青巖仍然不緊不慢。

  「教主如此客氣,真讓彧愧不敢當。」東方彧微微欠了欠身。

  「話說回來,東方莊主意下,該怎麼處理這些人?」左青巖環視四周,在繞到令狐沛這裡的時候目光微微一閃,隨即又越到別的地方,令狐沛再次出了一腦門子汗,被左青巖這個狐狸發現了!

  當然,左青巖不指出來,他也樂得裝作不知道,繼續趴著,只是沒再敢偷偷看他們,恨不得把耳朵豎起來聽。

  「無論是魔教還是樓蘭,與整個中原為敵都不是什麼妙計。」東方彧說道。

  「嗯。」左青巖只不置可否的答了一個字。

  「所以在下以為,先把他們都關起來,待到事成之後再由我出面將他們救出來。」東方彧說道。

  「所以東方莊主並不打算回樓蘭?」左青巖不緊不慢的說道,一句話就說到了點子上,令狐沛禁不住暗暗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