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51章◆左青巖是大壞蛋


第351章◆左青巖是大壞蛋

  東方彧似乎早已有了準備,說道,「樓蘭自古佔據絲綢之路要道,如若重新建國難免會成為大昌眼中的一塊肥肉,為了故國安危,東方家寧願背離故土長留在此。」

  「啪啪」輕飄飄的巴掌聲響起,應該是青巖在拍手,「東方家果然是滿門忠烈。」那說話的語氣卻十分之敷衍欠揍,令狐沛心中瞭然,青巖似乎知道東方彧的秘密,也知道他志不在此。

  「教主何必如此,魔教與樓蘭國本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如今箭在弦上,我樓蘭只望能與魔教一同復國,也不枉百年來先人背井離鄉之苦。」

  青巖沈吟不語,那東方彧也老僧入定般不說話,令狐沛表示當時他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生怕被他們發現自己。恰在這時有人喊道「報!」

  東方彧道「怎麼樣?」語氣十分急切。

  「這……」那人語氣有些猶豫,東方彧厲聲說道,「到底怎麼樣?」

  「報大人,我們的人沒有找到令狐夫人,只找到一個昏倒的丫鬟,還有我們後廚房的二廚,二廚也昏了,跟他在一起的還有一隻狼,那狼兇惡的狠,咬傷了我們好幾個兄弟跑了!」那人結結巴巴的把話說話,令狐沛已經是一頭汗,我失蹤了,綠水落到了東方彧手裡,希望我們不會出什麼問題。

  「將那丫頭弄醒,問問她令狐夫人的下落。」東方彧陰沈著聲音說道,不用想也知道,那個「問問」包含了多少血腥的內容,令狐沛死死握住拳頭,差一點,就差一點就要出手了。

  左青巖忽然笑了起來,那笑聲在空曠又有些壓抑的屋子裡閒的格外怪異,成功的讓所有人注意到他,令狐沛終於忍不住再次睜開眼看著外面,東方彧也陰沈沈的看著他,「不知道教主有何指教。」

  「我只是想啊,這樣的關頭,東方先生還顧念好友之情,對朋友的妻子關懷之至。」

  東方彧當即就青筋暴起,「教主說笑了,你我都知道那令狐夫人就是聖女,要不然教主怎會突然又決定趕這個熱鬧呢?據老夫所知,教主也有志於聖女。」

  「不錯,她是我魔教的聖女,我魔教自會處理,不勞東方老先生操心。」

  「教主所言差矣,那聖女是我樓蘭聖脈,怎能說跟樓蘭國沒有關係?」

  「啊啊啊,看來東方先生對歷史有些生疏,聖女出生至教養是聖脈,成年以後即為聖女,除非她自願讓位,否則就一直是魔教聖女。莫蓮,我說的對不對?」青巖偏頭看著一直立在旁邊的美麗女子,她垂目道,「教主所言極是。」

  「呵呵,」青巖笑了兩聲,「我倒不甚明白,東方先生明知我欲親自引那聖女歸順,為何幾次三番想從中插手,難不成是想干涉我們魔教事務?說起來龍鱗令的事情,我早就想與您說道說道。」說道這一句的時候,他的聲音裡已經帶著威脅,全然沒有剛才的愜意。

  東方彧卻仰頭笑起來,下巴上的鬍子一抖一抖的,似乎聽到了十分搞笑的話,「那敢問教主親自臥底四載,是否成功讓那聖女歸順?」

  「我自有方法讓她歸順魔教,其中曲折不勞外人關心。」

  「那就是沒有?」東方彧說道,「魔教與樓蘭國冒死穿越死亡沙漠到了陌生的國家,所有的人都只為了尋找聖女、尋找佉盧玉璧,教主倒是沈得住氣,卻不知四年時間對於這些人來說,早已是等待的極限?」

  「東方老先生是想要問責在下?」青巖靠在椅子上,抬起眼簾望著面前咄咄逼人的東方彧。

  「老夫只是希望這件事能快點解決,時到今日那聖女已經親自來到我東方家,那麼今日我們便拿了她來,軟也好硬也好,歸順也好、屈打成招也好……總之這件事,到了該解決的時候了。」東方彧環視四周眾位女子和他的兒子,「我想在座各位跟我想的一樣。」

  「請教主三思。」那個叫莫蓮的女子抱拳躬身說道。

  「請教主三思。」全屋子的人一起跟著說道。

  「原來左青巖被孤立了。」令狐沛終於看出了事態。

  卻見那左青巖一點也不緊張,只是挑了挑眉,「看來我不在的這幾年,發生了一些事呢。」目光掃過,最後落到他身邊一個黃衣女子身上。

  那女子與白衣女子莫蓮對望一眼,隨即說道,「教主明鑒,我魔教本是大陸上最偉大最神聖的教派,這麼多年來卻只能躲躲藏藏,連名頭都不敢露,教主也消失了三年……我們都覺得東方先生所言極是,如果那聖女不同意,便設壇放了她的血便是,教主想必知道,聖女的血能將那青鳥引來,屆時佉盧玉璧輕而易舉便可得到,而我們這裡又有聖脈傳人梅若公主,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水到渠成,哼哼,殺聖女、奪玉璧,你們倒是打得好主意。」青巖彷彿聽笑話似的說道,「你們該不會不知道,那聖女是皇室血脈,當今皇上的胞妹吧。我說東方莊主,你殺了皇帝的妹妹,還想在大昌立足?」

  「這……這件事我們會做的神不知鬼不覺,旁人不會知道。」東方彧說道。

  「神不知鬼不覺……」左青巖微微傾身,「那我問你,世上有沒有神、有沒有鬼?」

  「神……」東方彧目光閃爍。

  「有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樓蘭和魔教的所有杯具都是由一個詛咒引起,樓蘭和魔教遷離故土也是因為那個詛咒,有神鬼嗎?沒有神鬼,沒有我們為什麼離開?那聖脈又是誰?是至純至靈之體,通神、通靈物,你說,她通不通鬼?你說,你殺了她放了血,能不能換個聖女就讓幾百年的詛咒灰飛煙滅?」左青巖一句一句詰問,語氣簡直是振聾發聵,一屋子人都面面相覷,她們似乎沒想過這個問題。

  「剛才所說的,只是最壞的結果。」東方彧似乎意識到人們的心態收到影響,連忙給剛才的話打圓場。

  「那請問,如果不是剛剛的方式,你又打算如何讓聖女乖乖交出佉盧玉璧、歸順魔教?」

  「這……難道左教主有別的主意?」東方彧反問道。

  「呵呵,這四年來,我不是一直在做嗎?」青巖看著東方彧,笑得燦爛,「聖女一脈向來至情至聖,如果她與我一往情深……事情不就解決了。」

  原來看來看去,這左青巖最是個王八蛋啊!令狐沛心中暗道。

  「犀兒!」一聲大喝把屋中沈默的眾人驚醒,左青巖猛的站起身來,屋子外面,清瘦的宇文奕抱著捂著肚子呻吟的我,旁邊白色巨狼白澤低頭呲牙,做出了要咬人的動作。

  宇文醒來潛行到淬劍山莊,恰好碰到白澤,而白澤熟悉我的氣息,兩個人一齊找到新房中的我。本是要在那邊等待,但宇文告訴我,他追蹤青巖的過程中竟然發現他就是魔教教主,這些年在我身邊一直別有居心,而青巖就是毒暈他的那個人!

  我聞言嚇得出了一身冷汗,擔心師父們遭到什麼不測,一路殺來,卻來得實在不巧,剛剛的話,我全部都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