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52章◆你殺我妻子,我滅你全族


第352章◆你殺我妻子,我滅你全族

  「犀兒,犀兒!」宇文扶著我,「你怎麼了?肚子痛嗎?」我難過的搖搖頭,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流下來。宇文並不知道我有孕的事,可是現在我已經沒力氣說了。

  「給我把這個女人抓起來!」東方彧說著便飛身上前,旁邊早已低頭嗚嗚叫的白澤猛地撲了上去,我尖叫一聲「白澤,不要!」白澤再怎麼厲害也打不過老辣的江湖人,我嚇得忍著痛要上前,卻被宇文死死的抓住。

  之間東方彧側身一閃,抬腳便向白澤肚子踢去,宇文連忙一個閃身上前掌擊東方彧的頭部,誰知他那一腳根本就是虛晃一槍,一個鷂子翻身就到了我的面前,我疼得頭昏眼花,被他一把掐住了脖子。

  宇文再欲動手,東方彧手下猛地用力,我哽咽一聲他又鬆了松,我猛烈的咳嗽起來,眼淚刷刷的流了下來。

  「別動,不然我弄死她。」東方彧給我點了穴,掐著我的脖子往裡走,那群跳舞的女子一起圍了上來,領頭的那個女子喊道,「大人小心」,東方彧的身後被她們團團圍住。

  白澤和宇文跟著他的腳步一起進來,可是苦於我被鉗制前面的人又太多,一時難以上前。

  我踉踉蹌蹌的被拽著進了屋,抬起淚眼看著面前不遠處的青巖,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一切都只是一個騙局?

  青巖沒有看我,只是漠然的看著東方彧,「東方彧,你想造反?」

  「不是我想造反,既然教主拿不定注意,我也是幫幫忙而已。」東方彧的手指微微顫抖,又一次拉著我上前。我咬牙呻吟,肚子痛的幾乎已經站不住。

  「東方彧,你想與我魔教為敵?」青巖緩緩走了過來,表情從沒有過的平靜,但我知道,笑瞇瞇的青巖一旦平靜下來就是真的發火了,就連我都感受到了他強大的殺氣。

  東方彧拉著我後退一步,卡在我喉嚨上的手又緊了緊,我痛苦的呻吟,腳下越來越虛浮,眼前的青巖越來越模糊。

  「我可以放了她,只是……」

  「只是你不放,我就殺死你兒子。」身邊熟悉的聲音傳來,眼淚唰的又一次流了下來。「阿離……」溫離師父抓到了東方瑾。

  「還有這個兒子。」另一個聲音聽似溫和,卻含著滔天的怒火。

  「溫涯師父……」

  兩個師父全部到了,我感覺東方彧渾身的肌肉都緊繃了,他拉著我向後退,大聲喊道,「白芷,你們還等什麼!」那圍在東方彧身邊的女子沒有動。

  一個聲音顫抖著叫「父親……」

  東方彧側身看過去,他最疼愛的小兒子東方玨被溫涯師父卸下了一側肩膀,痛苦的大叫起來。

  「你!」東方彧聲音顫抖,呼吸越發的急促,「放了我兒子!」

  「你放了我的妻子。」阿離從一邊說道,他的手卡著東方瑾的脖子,好像非常用力,東方瑾死死的咬牙不鬆口,嘴邊卻有紅色的鮮血緩緩流出來。東方彧悲憤道,「豎子!你明明娶得是我的女兒,你……」

  「你女兒也在我手裡,三個換一個,你把她放了,我讓你兒女雙全。」溫離師父話裡如同含了冰一樣的涼,他緊緊的盯著東方彧卡著我的手,手上卡的更緊,「我溫離對天啟示,你傷我妻子,我滅你樓蘭全族。」

  我痛苦的看著師父,眼中都是淚水,什麼都看不清。又做錯事了,又讓大家擔心了,我真的是個傻瓜。

  「東方彧,放了她,我自有辦法。」青巖步步逼近,東方彧再向後,幾乎靠在一個女子身上,他們困獸一樣被緊緊圍在屋子正中間。

  「報宗主……」門外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東方府眾人全部被擒,反抗者全部被格殺!」

  「好。」溫離師父淡淡的,抬起眼看著東方彧,「給我把生擒的都帶過來,一個一個的砍頭,一直砍到東方莊主滿意為止。」眼神已經結冰,冷的我都有些害怕。

  「師父……」我緩緩的搖頭,眼淚一串串滑落。

  「等什麼,快去!」溫離師父衝門外大喝一聲,門外的人忙道,「是!」

  「等一下!」東方彧大聲喊道。

  溫離師父說道,「等下。」門外的人停了下來。

  東方彧卡著我的手鬆了松,說道,「放了我兒子,放了我家人,我就放了她。」

  「好。」溫涯師父說道,「如果出爾反爾,我御宗絕不饒你。」

  東方彧仰頭大笑,笑中帶著苦澀,他緩緩放開我,說道,「都說御宗溫涯溫離一諾千金,老朽當然不敢。」說到「敢」字的時候,一把將我推向前,溫涯師父猛地推開暈倒的東方玨,卻趕不及上前,面前的青巖卻一步上前抱住了我。

  「怎麼樣?」他顫抖著手指尋到我的脈搏摸著。

  我忍住小腹一陣陣的疼痛,抬起眼看著他,「你,之前來到我身邊,是為了那塊玉璧?」

  青巖愣了愣,隨後點點頭,又拉起我的另外一隻胳膊,隨後問道「我給你的藥丸還有沒有,粉色的……」聲音竟有些顫抖。

  「左青巖,你個王八蛋,我殺了你!」宇文被溫涯師父抱住,卻還是一腳踢上了青巖,青巖哼了一聲險些摔到,隨後放下我的手臂輕輕摸著我的小腹,柔聲問道,「疼的厲害嗎?藥帶了嗎?」

  我閉上眼睛,側頭任冰涼的眼淚流下來。其實我,已經不想活了。

  「犀兒!你才剛剛嫁給我,你忍心丟下我嗎?」已經到了身邊的溫離師父拉著我的手,聲音中帶了一絲哽咽。我頓時清明過來,知道剛剛想到了歪路上,忍痛說道,「在香囊裡。」

  青巖攥住我的袖子,手忙腳亂的從袖帶中找到那只香囊,顫抖著從裡面拿出粉色的藥丸塞到我的嘴裡,說道,「吃下去,吃下去會舒服一些。」

  我艱難的張開嘴,任青巖將藥丸推到嘴中。

  正在這個時候,忽聽得院外一聲巨響,白澤衝著門外大聲叫起來,喧鬧的人聲、兵器聲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