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53章◆青巖記事


第353章◆青巖記事

  正當大家都看著外面的時候,耳邊響起了「呼」的一聲,聲音很沈重,有點像在石板上移動東西。

  「東方父子不見了!」趴在桌子上的令狐沛第一個發現這個問題,驚叫一聲跳了起來。他這一嗓子把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青巖回頭冷冷看他,我連忙忍痛說道,「不要傷令狐沛。」

  「怎麼樣了?」青巖聞言轉過頭,又一次幫我把脈,「別擔心,動了點胎氣,休息一下就好。」

  「動胎氣?」一直在我身邊蹲著的宇文目瞪口呆的看著我,臉上的表情宜喜宜悲,很是糾結。我給他一個虛弱的微笑,卻見他的眼裡迅速的蓄滿了一包淚,鼻尖也有些發紅。

  「犀兒,讓你受苦了。」

  我搖了搖頭,眼中的淚水卻也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宇文歎了口氣讓我靠在他胸口上,溫柔的幫我擦了淚,溫涯師父起身對著青巖說道,「左教主,你怎麼說?」

  「魔教無意傷害靈犀公主,」左青巖也起身,臉上恢復了平靜,他環視了四周的人,說道,「教內有些手下不聽話,讓大家看笑話了。」

  那兩個為首的女子互相望了望,而後均默不作聲。

  與此同時,溫離師父叫了外面的御宗手下將東方彧丟下的幾個女子點了穴綁上,外面的聲響愈發的大了。

  「東方彧父子跑到哪去了?不去追嗎?」令狐沛在一旁看大家都安靜下來,忽然說道。

  「欲擒故縱。」溫涯師父說道,而後抱起了我,左看右看,最後目光落到令狐沛身上,「這廳裡有休息的地方嗎?」

  「有的,跟我來。」溫涯師父和宇文隨著令狐一起到了大廳左側休息的耳室中,裡面只有一張床榻和兩把木椅,宇文先上前仔細檢查了一番,覺得沒什麼問題之後,師父才把我放在床上,拉起被子給我蓋起來。

  我覺得肚子沒那麼疼了,只是滿身虛汗,特別的累。

  不一會兒青巖就走進了屋子,屋子裡三個男人全部站了起來,青巖從袖口中拿出一隻小包,那是他隨身帶著的銀針,「靈犀現在的情況應該吃藥,可是外面有些亂,我先給她針灸穩穩胎脈。」

  溫涯師父看了看青巖,隨後站起了身,青巖坐在床邊,拉出了我的手說道,「會有一點點痛。」

  我閉著眼點了點頭,感覺手指背上有一絲尖銳的疼,隨後就是東西刺入皮膚的感覺,還好,沒有那麼誇張。

  緩緩睜開眼睛,我看了看溫涯師父,說道,「師父,我想單獨跟左教主說兩句話。」

  青巖的手微微顫了下,而後又拿出第二根銀針,穩穩的對著穴道刺下。

  「好,有事叫我。」溫涯師父說完以後就出了屋子,宇文、令狐也都跟著離開。我和青巖都沒有說話,他的針大大小小,把我的兩隻手手背都紮成個刺蝟樣,十指連心,果然是有些疼的。

  「你……」我張了張有些干的嘴,說道,「第一次見我,是故意的?」出乎我自己的意料,話說出來的時候,竟然很平靜。

  「不全是。」青巖抬頭微笑著看我,以袖口給我擦了擦汗,忽然想起第一次見他的時候被他氣哭,用他的袖子擦鼻涕,噁心的他把半隻袖子都撕掉了。

  「那,是為什麼?」

  「教中探到消息,知道聖女可能在皇室,保險起見,我依靠醫術混成了大司命。後來一番尋訪,得知你最有可能是聖女,所以就去看,恰好碰到你……」青巖笑笑,「我看到你的時候,並不確定你就是聖女。」

  「後來你知道了……」我想,應該是我們在妓院裡親熱的第二天早上,他說要離開一下。

  「其實我當時想,如果不是你該多好,可惜……」青巖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我自小就知道自己的使命,也從未曾懷疑過它。那個時候,我對自己太有把握。」

  「真的嗎?」我吃力的笑笑,僵硬的手微微動了動,青巖低下頭握住我冰涼的手指輕輕摩挲,「後來,你就醒了。」

  「那時候你就決定要留在我身邊?」我問。

  青巖點點頭,「我回了一趟家中,看了我的母親,她的祖上是魔教教主。母親從未隱瞞過父親她的事情,身邊也帶著魔教的人,我們兄弟三個,我最像母親,自小在她的指導下跟著魔教的高手習文學武。我說可能找到聖女了,母親很開心,她從沒有那麼開心過……」

  青巖頓了一會兒,而後又說,「後來我安排了教中事務,回到你身邊,卻發現你被三皇子囚禁,甚至溫涯溫離二人也可能參與其中,我將計就計,籌劃帶你離開。」

  「你所說帶我離開,就是帶我去西域魔教?」

  「是。」

  「如果我不願意呢?」

  「那就,再說。」青巖自嘲的笑笑,「聖女一生有兩次機會拿到玉璧,一次是滿十六歲成人時,一次是死時。」這個到了桃源聽宇文叔叔說過。

  「那時對我來說,拿到玉璧是最重要的。」青巖拿起一邊的茶壺聞了聞,隨後到了水扶著我喝了,又說,「我千算萬算,卻沒算到太子竟會政變,你師父們與三皇子聯手設局,太子就擒,我也被抓,那青鳥被你師父他們的人趕走。」

  「青鳥走了以後,就只有一個辦法拿到玉璧了,就是讓我死,對不對?」我問道,那時的所有事情終於都被理順。

  「我只是沒想到,東方彧竟然自作主張要射殺你。」

  「那裡一定有很多魔教和樓蘭的人吧?我死了就能拿到玉璧,為什麼還要為我擋箭?」我看著青巖,他迴避了我的目光,「我也不知道,沒來得及想,就過去了。」把替別人死說的像去菜市喝碗餛飩一樣隨便,真是個傻瓜。

  「傻瓜。」我吃力的笑著看他,「差一點就把自己害死,傻不傻?」

  「傻。」青巖伸手輕輕的摸了摸我的小腹,又細細搭了脈,說道,「差不多了,我幫你拔下來。」他小心翼翼的將銀針旋轉著拔下,然後將我的手放進了被子裡,說道,「好好睡一覺吧,外面的問題我們會解決。」

  我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點點頭看著他,「青巖,在桃源的時候,你是想跟我天長地久的吧。」

  青巖回過頭看著我,「是。」然後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就這樣分開了嗎?原來我們兩個已經這麼有默契了。我昏昏沈沈的閉上眼,感覺無邊的黑色將我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