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54章◆爆炸


第354章◆爆炸

  睡夢中聽到了很多乒乒乓乓的聲音,想睜開眼但又睜不開,有溫柔的手撫摸著我的額頭,拉起我的手輕輕親吻。

  後來據令狐沛說,我這一覺睡了兩個時辰,恰好把一場小型戰役睡過去。原來東方彧父子從密道跑出了淬劍山莊,糾結五里外梁峰山密林深處潛藏的樓蘭人圍攻山莊,又找人從密道潛入山莊內行刺,好在御宗的人武功高強,魔教的人又幫了忙,總算是把外面的人壓過去。

  醒來的時候,聞到了淡淡的血腥氣息。睜開眼,屋子裡已經點起了蠟燭。溫離師父和令狐就坐在身邊,綠水竟然也來了!見我醒來她連忙過來抓住我的手說道,「夫人,可把我嚇死了。」

  我抬手輕輕拍了拍她的手,歉意道,「不好意思,為了搶回阿離,我把你給迷暈了。」

  「嗯嗯,我剛剛聽說了!」綠水眉飛色舞道,「我好開心,夫人太有本事了!今天竟然把那小騷貨給解決了,簡直大快人心啊……沒想到你今天能當新娘子,還嫁給大帥……帥哥溫宗主啊。」開始還激動萬分的綠水瞥見一邊的師父聲音越來越小,最後扭扭捏捏道,「這有點擠,我去那邊坐著。」隨後紅著臉離開了。

  溫離師父面上沒什麼表情但是嘴角微挑,端起水杯餵我喝了點溫水。我看他衣服上有劃開的口子嚇了一跳,師父連忙說道,「沒事,就劃了衣服一下,身上沒受傷。」

  我這才放下心來,想起溫涯師父連忙問道,「大家呢?大家都沒事吧?」

  「沒事沒事,」令狐沛端過一盤點心說道,「先吃點墊墊,外面的人太多,一時半會兒出不去。」

  溫離師父拿出一塊我最愛吃的豌豆黃到了我嘴邊,我肚子裡一點都不餓,咬了一小塊就吃不下去了,溫離師父十分鬱悶,皺眉道,「再多吃點,你中午都沒吃飯呢。」

  我艱難的又吃下一口,最後還是抱著師父的胳膊晃了晃,「真的吃不下了啊……」

  溫離師父歎了口氣,把點心放到盤子裡,扶著我坐起來,問道,「肚子還痛不痛?」

  「不痛。」我靠在他肩膀上,「對不起啊,讓你們擔心了。」

  「我也擔心了。」令狐沛在一邊補充道,溫離師父掃了他一眼,他頓時萎靡下去,自己拿了一塊點心吃。

  「傻丫頭,是師父沒有考慮周全,沒想到那東方彧這麼沈不住氣。」溫離師父說道,「御宗的人馬馬上就能趕到,到時候我們就能出去了。」我點點頭,「溫涯師父、宇文……他們都在外面嗎?」

  「宇文、左青巖在外面守著,大哥帶著各路武林人士在山莊搜尋,東方彧這府邸下面有幾條密道,要全部封鎖起來。白澤跟著他一起去了。」

  「危險不危險?」我有些擔心師父。

  「沒事,第一批上來的人全部就擒了,現在只是在看有沒有漏掉的。」溫離師父頓了頓,「我讓左青巖幫你把把脈。」

  「不用了。」我連忙說道,感到自己表現的有些急切,又解釋道,「我自己能感覺出來,一點事都沒有了。」

  溫離師父點點頭,「還需要再睡會嗎?」

  「不了,我想出去看看,腿都躺木了。」

  師父點點頭扶我下了床,我隨著他們出了屋子,沒想到睡了這麼長時間,天都已經黑了。屋子中的幾個人同時轉過了頭,我卻只看到了青巖。尷尬的轉身拉住溫離師父的手,他握住我的手輕輕攥了攥,問道,「怎麼樣了?」

  我搖搖頭,問道,「剛剛趴在這裡的那些人都去哪了?」

  「左教主給大家服了解藥……」宇文說道,話音剛落只聽得「!」的一聲巨響,腳下的大地晃了晃,房子上倏的落下一大片土,師父一把將我摟在懷裡,青巖、宇文也閃身到了我的身邊,還沒等我說話,巨響聲一下接著一下,不時有硬石塊飛濺過來,屋子裡的蠟燭被震掉熄滅了。

  「怎麼回事?」宇文大聲喊道

  「牆外有人往裡扔炸藥。」外面有人回答,溫離師父用袖子擋住了我的臉,大聲說道,「先回屋子裡。」我點點頭,隨著他們一起退了回來。

  炸藥一聲連著一聲的響,屋子裡的東西被震得不停晃動,黑暗中令狐沛忽然大聲說道,「奇怪,這聲音越來越遠!」

  「少爺,您說什麼越來越遠?」綠水大聲問道。

  「就是你聽聽,那炸藥聲原本在五十丈之內,現在反而到了七十丈,怎麼變遠了?」

  恰在這時溫涯師父舉著火把帶著白澤跑進屋子裡來,他進了屋子見我沒事松了一口氣,白澤見了我更是親熱的圍了上來。而後小小又有幾個面熟的武林人士舉著火把跟著進來,小小的屋子裡都是人。外面的爆炸聲越來越稀疏,在爆炸的空隙間就聽見耳朵裡嗡嗡的響。

  「師父,外面是怎麼回事?」我拉著溫涯師父扯著嗓子問道。

  溫涯師父連忙幫我揉了揉耳朵下面的穴道,只聽見耳鳴聲漸漸的小了些才說道,「東方彧叫他們外邊的人向院子裡扔炸藥,我就派手下去牆邊守著,看見炸藥飛過來就一腳踢回去炸他們的人。」

  外面的爆炸聲越來越稀疏,到了最後歸於平靜。

  滿屋子的人全部傻眼,沒想到危機就被溫涯師父這樣解除了,一時間紛紛松了口氣。

  「噗……」不知道為什麼,我忍不住笑出了聲,溫涯師父拍了拍我的腦袋,說道,「這時候還笑得出來,這是哪家的傻孩子!」

  「你家的啊……」我鼓著嘴看著他,難道見到師父一身土的樣子,又忍不住想笑,大家也都發現自己身上的土,一時間拍拍打打,屋子裡好不熱鬧。

  休息的屋子畢竟是小了些,師父看外面沒什麼動靜,又帶著大家出去休息。

  沒想到屋子外面坐在了這麼多人,都是各門各派的長老、有頭有臉的弟子,樣子看上去十分狼狽,也有些受輕傷的,但好在都十分平靜。青巖出了屋子以後就上前給受傷的人包紮傷口,我看著他忙碌的背影,心裡覺得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他還是願意做一個大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