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56章◆幕後人「大老爺」


第356章◆幕後人「大老爺」

  「犀兒,你覺沒覺得有些奇怪?」青巖沈吟了一會兒低聲跟我說,「為什麼東方彧非要闖進府裡來?難道這有什麼特別重要的東西?」

  「我也覺得奇怪,按說他的兒子女兒都不在這裡……」說到這我忽然想起了一個人,「會不是為了他的髮妻?」

  「你說她?」青巖略微思考了一會兒,「要不然讓人把她帶過來。」

  「行。」我忙叫門外守著的一個十七八歲的御宗弟子將東方老夫人帶來,忽又想起了今天早上聽到的八卦,「我早上聽東方玨的意思,好像東方瑜不是他母親親生的,武林中不是都在傳他只娶了東方老夫人人嗎?其中是不是有什麼秘密?」

  「因為樓蘭和魔教的關係,我母親這邊一直有人私下跟他聯繫。我也耳聞過,東方彧曾經有過一房侍妾,後來行走江湖時遇到了現在的夫人,娶了她之後不久,那小妾就死了。因為夫妻恩愛就沒有再納妾,大兒子可能就是那個侍妾生的吧。」

  我點點頭,「如果東方彧肯為了他的夫人拚命,那麼還不算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

  青巖聞言只是笑笑了,想到要是往常,他肯定會打趣我或是說點什麼曖昧的話,現在卻只能這樣冷淡以待,心裡頓時有些難受,一時間兩個人都靜了下來。

  派去的弟子左等不來右等不來,剛還是還以為是兩人太過尷尬顯得時間過得慢,可是後來就覺得有些不對勁,我和青巖對視了一眼,青巖低聲說道,「好像有點問題。」

  我點點頭,關家眷的地方距離此處並不遠,來回再慢有半柱香的時間就夠了,現在至少已經兩柱香,那邊肯定有什麼問題。

  「我去看一看。」青巖說道,「你在這裡等我,不要亂跑。」

  「我跟你去吧,」我連忙說道,「也好彼此有個照應。」

  青巖看了看屋子裡的人,叫了自己的侍女過來說道,「你們守在這裡保護令狐公子和綠姑娘他們,我們一會兒要是不回來就把信號點燃。」那侍女略微遲疑了一下,才深深鞠躬,「是,請公子萬事小心。」

  青巖從鼻子裡笑了一聲,說道,「知道了。」而後便帶著我離開。

  「等一下。」令狐沛上前拉住我們,「現在外面亂得很,要不等他們回來再說?」

  「不行,我擔心內院這裡也有點問題,你們且把燈熄了在屋子裡等著,我們去那邊看看情況。」

  「那……靈犀也等著吧。」令狐沛道,「外面太亂了。」

  「令狐,我們兩個人去有些照應,我不在這裡,有幾位姑娘保護你們也一樣。」我促狹的看著他,青巖搖搖頭,笑道,「靈犀是擔心你的安全,我們會快去快回,你們在這裡小心。」

  安全起見,我們讓屋子裡熄滅了燈才慢慢摸索出去,不遠處聽到喧鬧和兵器碰撞的聲音,院子內卻有些靜悄悄的,青巖低頭讓我放輕腳步,隨後拉著我的手沿著牆邊緩慢的向北邊走,越過松濤院北邊的月門又貼著牆邊向西邊走,走到牆的盡頭再拐了彎就是關押家眷的屋子,原本還以為青巖這些日子就是到處走走,誰知他竟然對這邊的地形這麼熟悉。

  趴在牆邊探著腦袋看了一眼,青巖立刻一邊拉住我一邊捂了我的嘴。我拉著青巖的衣襟微微發抖,辛虧他反應快,不然我真的叫出了聲──院子裡橫七豎八的躺著幾具屍體,如果仔細辨認,可以發現他們穿的衣服都是御宗的,應該是我剛剛派過來的人。

  「小心。」青巖拉著我貼著牆邊走,幸好牆旁邊有些半人高的花叢,我和青巖躡手躡腳的從花叢間緩緩的走過去,到了正屋前面又將呼吸調的更低,以更慢的腳步往裡走,直到門邊停下。

  大門緊閉,裡面分明有細微的聲音傳來。

  我平緩了呼吸,調動內力仔細的聽著,「……再有了那玉璧,樓蘭國的寶藏就是我們的,到時候不說你我,就是玨兒、寧兒的子子孫孫都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竟然是東方彧的聲音!

  「你不必說了,我不知道那圖在哪裡。」一個清冷的女聲說道。

  「三娘,你我二十年的恩情,竟還是不如什麼祖訓嗎?祖宗要是在天有靈,我們一族也不會四處飄零!」東方彧聲音中帶著一絲憤恨。

  「東方彧你怎麼還是想不清楚,那些財寶是佉盧神賜予樓蘭的,你要是貪圖那財產會遭天譴的!」那女人聲音哀痛,緩緩說道。

  「你怎麼還想不清,樓蘭國已經覆了!再也沒有什麼樓蘭,那些人不過徒做掙扎而已!」東方彧恨鐵不成鋼道,「那寶圖一直由你們家族掌管,現在聖女又在這裡,大老爺答應我們抓到聖女用完玉璧後就給我,到時候我們手不沾血就能拿到寶藏……」

  「東方彧,你瘋了嗎!那人的話你也敢信!」女人的聲音非常急促,好像十分著急,然後是一聲脆響,女人含著悲聲道,「你打我!」

  「風三娘,你我夫妻這麼多年,你從未信過我!」東方彧有些聲嘶力竭,但還是壓低了聲音,「我知道那圖在你手裡,你若不交給我,那麼這輩子都別想見到玨兒和寧兒!」東方彧陰鬱的說道,我聽那聲音竟然打了個冷戰。

  「你!東方彧,你還是不是人,虎毒不食子!」婦人語氣中帶著憎恨。

  「時間已經不多了,你好好給我想想,那張圖給我,你我還是一家人,我們一家人團聚,找到財寶好好過日子。否則,哼!」

  婦人沒有回答,四週一片沈寂。

  青巖握住了我的手,黑暗中我感覺到他的目光安撫的看著我,終於出現了,師父、青巖都在等的那個幕後人,那個人「大老爺」究竟是誰?

  青巖輕輕的拉了我,我反手握了他一下,多年來的默契讓我們幾乎同時悄無生息的緩緩離開院子。貼著來時的院牆走,卻不想裙角被一直花枝勾住,我連忙手忙腳亂的弄下來,誰知那花枝竟「卡巴」一聲折斷。

  「誰在外面!」東方彧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