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57章◆藏寶圖


第357章◆藏寶圖

  「走!」青巖拉起我的手貼著牆根疾速向外面跑去。我心中清楚,其實我跟青巖聯手的話武功絕不在東方彧之下,只是他顧忌我的身體才不願輕易迎敵。

  我和青巖的輕功在武林中也算得上數一數二,在黑暗沒有發出一絲聲響,極速奔跑讓我忽然想起那年兩個人在帝都的屋頂上奔跑的情景。青巖跑在我半步之前,溫暖的大手握著我的手,一面小心的以自己的內力維護著我的內息。心頭一熱,又暗暗覺得有些慘然,一時只顧著隨他奔跑。

  想了這麼多,其實也不過是瞬間而已。東方彧剛開始還能緊緊的跟在後面,可是到了後來就有些費力,漸漸的落下了一些。

  青巖帶著我走的不是回屋子的路──把東方彧引到那裡對令狐和綠水他們來說太過危險。看著外面橫七豎八的屍體,以及東方彧對自己髮妻的態度,我心中暗暗的覺得他是個暴戾的小人,再沒有一絲一毫搶了東方小姐夫婿、對不起東方家的感覺。

  跑了大概半炷香的時間,東方彧早已遠遠落後,打鬥的聲音越來越近,應該是從內院繞到外院了,眼前是一個寬敞的庭院,青巖帶著我在院邊夾道停下,手握著我的手腕低聲問道,「難受嗎?」

  「沒事。」輕功本就不是耗費體力的事,我內力渾厚,青巖又邊跑邊給我調息,現在反倒覺得精神了不少,額頭也有些汗。

  青巖抬起衣袖幫了擦了一下,我還是側身躲過了他,說道,「往哪裡走?」遠處傳來細微的聲響,是東方彧走近了。

  黑暗中的青巖沈吟了一下,低聲說道,「回去。」然後拉著我,沿著兩進房子之間的夾到走了過去,而後兩個人再次奔跑,七拐八拐之後,竟然真回到了剛才的地方。不得不承認,青巖對淬劍山莊是瞭如指掌。

  保險起見,兩個人再次沿著剛才的牆邊走,屋子裡沒有一絲響動,青巖拉著我貓了腰,自己輕輕的推開雕花木門。

  屋子裡有一支高燭燃著,但是燈芯歪歪扭扭,火幾乎滅了,屋子裡非常的暗。往下看,中廳正中央歪歪扭扭的或坐或躺了一大群人,他們手都被捆著,頭歪在肩膀上,竟然都沒有呼吸。

  青巖拉著我退後一步,大手安撫般輕輕環繞在肩膀上,歎了口氣,「是中毒,碧丹子,應該死了一會兒了。」我黯然,覺得屋子裡陰冷無比,忍不住又向青巖靠了靠。青巖拉著我的手輕輕的握了握,說道,「沒想到東方彧這樣狠心,我們趕緊去找東方夫人。」

  我點點頭,跟著他匆忙在屋子裡巡視,卻根本沒有看到半個人影。青巖拍了下腦袋,說道,「回去看。」我們又回到中廳,青巖讓我在蠟燭邊站著,自己跑到那群屍體中間仔細辨認,走到最北邊時停下來,伸出手之後抬頭看我,「是她。」

  我連忙過去,又被青巖攔在一邊,自己小心翼翼的拖著一個人向外,待他把人安頓好才示意我過去,我走過去定睛一看,那位面容蒼白的四旬左右婦人嘴角唚血靠在太師椅上,身上的衣著打扮是東方夫人的樣子。青巖從衣袖中拿出一隻小巧的琉璃瓶子探到那婦人鼻子下方,片刻之後她呻吟一聲,緩緩睜開了眼,然後便咳嗽起來。

  「沒事吧?」青巖問道。

  「左教主?」那女子吃力的直起身子問道。

  「是我。」青巖扶著她靠在椅子上,說道,「夫人還是跟我們出去避避。」

  那婦人聞言自嘲的笑了笑,可能是因為有內傷笑得十分吃力,隨後咳嗽了一聲,抬頭看向我的時候,有一瞬間的不可思議,她連忙看向青巖,青巖看了看我──我今天沒有戴面具,額頭上雖有留海,但低頭的時候,那三瓣紅蓮是遮不住的,「我的女兒,也是你這般年紀。」

  沒想到她第一句,竟然說了這樣的話。我心中一軟,連忙說道,「你的女兒很安全,我們趕緊走吧。」

  那婦人搖了搖頭,看著青巖,「魔教與我樓蘭祖上就是血脈相連的關係,我今日有個不情之請,只能托了教主。」

  「什麼事?」青巖看了看我,隨後又低頭問道。

  「我有一張寶圖,裡面藏著樓蘭國玉璽、財寶還有鍛造秘術,就放在女兒婚床之下的密室中……」她把進入密室的方式簡要說了一遍,咳了好幾聲,道,「東方彧已經墮入魔道,我怕他多行不義,所以請教主代為保管。」

  青巖和我面面相覷,沒想到剛剛東方彧怎麼問都不說的東西,她竟然交給青巖。

  婦人面色哀戚,道,「祖祖輩輩百年來的努力不能毀於一旦,我與他二十年夫妻竟落得這樣的下場,真是……」頓了頓又說道,「你們走吧,他一會兒還要過來。」

  「夫人,請問你們說的那位大老爺究竟是什麼人?」青巖問道。

  「你們聽見了?」東方夫人直起身子,而後又頹然倒下,「我不知道他是誰,只知道老爺這些年每年都暗自聯繫他,有些事聽他的安排。」

  說罷就疲憊的合上雙眼,我和青巖又勸她一起離開,她卻不答話,只說,「我與他是夫妻,自然要同甘共苦,你們走吧。」然後就再不說話。

  我跟青巖都思量時間再晚東方彧該回來,只好轉身離開屋子。

  外面還是靜悄悄的,只是打鬥的聲音竟小了很多,青巖拉著我疾步離開院子,換了與剛才不同的方向,三兩步走到一個院落旁,拉近我躲到角落裡,「我們去不去拿那圖?」青巖低聲問道。

  我搖搖頭,「我不想去。」

  「好,我們回去。」青巖如釋重負的說道,我點點頭,隨著他一起回了松濤院。

  院子裡漆黑一片,靜的有些怪異。青巖拉著我輕盈的飛身上了樹幹,兩手在嘴前,學了夜鳥的叫聲,片刻之後,一聲細微的蛐蛐叫響起,青巖鬆了口氣,拉著我道,「沒事了,可以回去。」

  可就在我們剛剛下樹的時候,卻看到一團異樣的火光從不遠處竄起。

  青巖握著我的手一僵,說道,「是剛才那個屋子,著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