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60章◆押往帝都


第360章◆押往帝都

  「你胡說什麼!」我聞言氣結,「抓到我一個人就夠了,如果連你也被抓住,那誰來告訴師父他們,誰來救我們?」

  「不管怎麼說,我都不會讓你一個人到危險的地方,」青巖輕言慢語,好像一點都不著急,又低聲說道,「我一路上用我們左家的引路香留下了記號,只要能拖個一兩天,他們就可以找到我們。」

  「真的?」我不可置信的看著青巖,而後又塌下了肩膀,「那通道上不知道有多少機關,想找到我們也不容易吧?」

  「傻丫頭,那密道雖長,到底我們只走了兩三個時辰就出來了,算起來出口就在淬劍山莊方圓十里的範圍,找起來並不難。」青巖的往後靠了靠,一束從縫隙裡露出來的陽光照射到了他的臉上,越發顯得他肌膚如玉,他啟唇道,「我們似乎在向帝都方向駛去。」

  「帝都?」我猛地坐直身體,又驚覺自己聲音有點大,連忙放低了說道,「你怎麼知道?」

  「早上的陽光最先照射到馬車的左下角,又慢慢的右邊移動,看樣子我們正在馬不停蹄的向東北方駛去,開始的路很顛簸,現在已經平穩多了,我推測是上了官道……說起來,從晉中往東北走的官道,就只有直通向帝都的這一條了。」

  我隨著青巖說的想著,越想越覺得他說的很對,不知道為什麼,心中不由得也慢慢的放鬆下來,學著他的樣子靠在馬車壁上。前途未卜,有個可以相信的人一路相伴也沒有那麼害怕了。

  「來,躺在我腿上吧。」青巖拍拍我的肩膀,讓我側身躺下。我搖搖頭,「不了」我們這樣的關係,那樣豈不是很奇怪?可是他卻看著我的眼認真道,「接下來不知道要面對什麼事情,你要好好休息,別忘了,你肚子裡面還有個小的呢。」

  我的孩子!我心中一澀,手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微微凸起的小腹上,思前想後終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青巖扶著我躺在他盤起的腿上,隨後大手輕輕的拍著我的肩膀,動作很輕柔,又不會沒有力氣。陰暗的馬車中,一束陽光就照射在我身邊,我伸出手讓那束陽光照著,感受著屬於它的溫暖。馬匹噠噠的奔跑聲,車輪吱呀吱呀的轉動聲交織在耳邊,聽起來卻好像都沒有身邊人的呼吸那麼明顯。腦袋越來越沈,最終還是沈入了黑甜的夢鄉。

  被吵醒的時候天似乎有些黑了,那幾個小孔中都沒有光線射進來。有人把前面的鎖鏈打開了,門板只推開了小縫,隱隱能夠看見外面平整的土路,原來剛剛傍晚。一個穿著粗棉布衣服的胳膊先是扔進來兩個炊餅,又端了一碗水送進來,我早就渴了,連忙爬過去接住,一個冷漠的聲音說道,「飯。」然後關上了大門,四周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青巖,要不要喝水?」我端著碗靠過去,被一隻大手牢牢的抓住,扶著我靠坐在車壁上,「你喝,我一點都不渴。」

  這樣的天氣趕了一天路,怎麼會不渴?我知道青巖是擔心我沒有水喝,便就著他的手喝下了一大口,推了推,「你也喝。」

  黑暗中傳來他輕笑的聲音,不再推辭,只說道,「好。」然後也喝了一大口,說道,「我喝了,你喝。」我也不由得微笑起來,就著他的手喝。就這樣,兩個人你一口我一口,把碗裡的水喝光。

  喝的時候沒有想到,可是喝完了忽然覺得,這樣一口一口的喝,兩個人的嘴巴無數次碰到同一個地方,感覺好像……哎呀,現在都這樣了,我都在想什麼啊!

  喝過水以後舒服多了,青巖遞給我一個炊餅,我用手掰著吃,青巖也在一邊吃起來。等到我慢慢的把東西吃完了,青巖才說,「我剛才看了一眼,外面確實是官道,他們既然現在給我們吃的,就是說不會停下來,這樣一來,一天以後就會到帝都。」

  他頓了頓又說,「這一路上雖然有幾個驛站,但那些人的武功高強,我們也沒辦法硬闖,況且為首的那個人武功在你我之上,恐怕只能邊走邊看了,如果真到了帝都,那我們就可以想些辦法逃出去。」

  「嗯,」我也考慮過這件事情,青巖說的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但仍然有些遲疑,「萬一他不去帝都呢?」

  「看明天的情況,不到帝都,到了什麼市鎮也好,如果一直是這種荒山野嶺,那麼我們只有祈禱家裡人能夠早些找到我們了。」我現在才發現,自己跟青巖差的不是一點半點,雖然有他一再的安心,我卻始終無法做到向他這樣平靜,言語不緊不慢,彷彿我們是出去郊遊,而不是被綁架了去放血一樣。

  車輪滾滾,沒過一會兒我再度靠在青巖身上沈沈睡去。

  就這樣睡了醒,醒了睡,每當察覺我有些焦躁的時候,青巖都會小聲的跟我說會兒話,到了第二天的夜裡不知道什麼時候,青巖忽然將我推醒,「犀兒,醒一醒,幫我個忙。」

  我一個激靈坐了起來,伸手不見五指的車廂中,只有青巖微弱的聲音的「幫我繫緊點,我們快到了。」

  「啊,好。」顧不上再問什麼,我連忙摸索著到了青巖身邊,他的胳膊上一圈一圈纏著繩子,五花大綁的就像剛剛進來的時候那樣,他青巖側過身教我,「左邊的繩子和右邊的打個結,左邊的再從下邊穿過去纏一遭,右邊的從上面傳過去纏一遭,左右繫上。」我摸索著按他說的做了,等到系完了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們現在又上了山,算路程和方向,就在帝都旁邊,我們沒機會逃了,一會兒見機行事。」青巖迅速又準確的將情況低聲說了一遍,我連忙點點頭,又意識到他看不到,連忙低聲說道,「嗯,我知道了。」

  剛剛說完就聽見鎖鏈聲,我連忙靠在車廂上,車簾被掀開,清冽的風迎面吹過來,讓我精神一震。一個毫無感情的聲音說道,「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