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62章◆師父的信號


第362章◆師父的信號

  一個帶著面具的人整低著頭盯著我的臉看!他離我如此之近,呼吸間氣息吹拂在我的臉上,我嚇得尖叫一聲,拉起被子向後退去。

  那個人愣了一下,直起身子。

  「你是誰?」剛剛的夢和醒來的情景太過可怕,我的聲音都在顫抖。

  「不要怕,我知道你還沒有醒。」他坐在床邊上對著我說道,「你放心,就快了。」

  「你瘋了,我不認識你!」我死死的抱著被子看著他,他說話的聲音很溫柔,好像在跟自己的情人喃喃私語,臉上的銀色模具之下,露出一雙深情款款的深褐色眼睛,看得我直起雞皮疙瘩。

  「不不,現在的你還沒有醒,」他帶著一絲惆悵低聲道,「很快,很快了。」伸出手想要摸我的頭,我側頭避開,他又看著我的手,「你胳膊還疼不疼,我那天太粗魯了,不該這樣用力……我很後悔。」

  「是你?」我忍不住叫出聲,還真的是綁架我的那個人!

  之前他模仿著舞影的聲音,一路上又沒有出聲,現在的聲音聽上去像是四十多歲的年紀,低沈而優雅,好像從哪裡聽過一樣……看他說話的樣子,好像把我當成了其他人,而且神經兮兮的樣子。

  想到這裡我連忙說,「我沒事了,」又捂著肚子,「我很久沒吃飯了,可不可以給我準備些飯菜?」

  「對不起,我忘記了……」他連忙站起來說道,「我這就去端飯菜。」走了兩步又回頭說道,「你等著我,我很快回來。」

  我強作鎮定的點了點頭,這人是不是腦子有病啊?之前好好的,才回來一會就變成神經病了?

  而且聽他的聲音覺得很熟悉,好像從前在哪裡聽到過,但究竟在哪裡卻想不起來了。我靠在床上,心中暗暗思索,看他的樣子對「我」十分在意,說我不認識他是因為還沒有醒過來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我之前真的見過他又失憶了?

  打定主意等他過來的時候好好的旁敲側擊一下,誰知道等了一會兒根本沒有等到他,卻見到一個穿著淡青色布衣的男人垂著頭把飯菜端了進來,放在桌子上連話也不說就轉身走人。

  我連忙喊道,「等一下。」那個人卻連頭也沒回,疾走兩步出了石門,然後大門就被「!」的關上了──這裡到底都是些什麼人啊!

  我下了床覺得腳下還有點不穩,坐在椅子上的時候都出了虛汗,桌子上擺的飯菜不多但是做的都很精緻,竟一點都不比之前在公主府中吃的差。嘗了一口菜我不由得愣住了,這個口味太熟悉了,是溫涯師父做的!

  師父來了嗎?我連忙用筷子扒著盤子裡的菜,什麼都沒有,又在米飯裡挖了半天,終於看到了一粒比較奇怪的「米」,捻起來輕輕的捏開,是一枚小小的蠟丸,蠟丸中的細長蠟紙上寫著四個方正的蠅頭小字「稍安勿躁」,也是溫涯師父的手筆。

  師父來了,師父竟然找到我了!

  一路上的心酸痛苦都化作了委屈,我死死的捏著那紙條,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下來。

  「不行,現在還不是哭的時候!」我暗暗的對自己說,在馬上晃悠了三天都沒有好好吃飯,現在這個情況一定要好好的保存體力,還有肚子裡的寶貝……我摸了摸肚子,擦乾眼淚吃起飯來。

  吃過飯以後歇了一會兒,那個穿著淡青衣服的人就進來端東西。我看準機會上前一步攔在他的身前,說道,「等一下。」他詫異的抬起頭看著我,我這才看清楚,這個人20多歲的樣子,長著一雙漂亮的細長眼,但是眼神十分惶恐,好像被嚇了一跳,看樣子根本不會功夫。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我問道,心想如果是師父的人,他肯定會告訴我的吧!誰知道他卻搖搖頭,「啊啊」的說了兩聲,然後張開嘴給我看,他他他的嘴裡竟然沒有舌頭!

  我嚇得倒退了一步,他則後垂下頭繞過我出了屋子。當我反應過來轉過頭的時候,剛好看到屋子外面站著黑衣人的衣角,石門再次被死死的關上。

  大門守得這麼嚴實,想逃跑應該不容易,不過這裡是師父命人建造的,他們肯定知道機關什麼的,想到這裡,我又鬆了一口氣。自從知道師父在這以後,心裡總算安定了。我知道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調養好身體,於是在屋子裡緩緩的走著,讓自己的雙腿重新適應走路。

  一邊走,一邊想著這兩天的事情。一切從什麼時候開始脫離軌跡呢?

  淬劍山莊裡面的事情本就在師父的掌控中,後來他們出去對付樓蘭人,我和青巖、令狐、綠水、魔教的四個婢女以及受傷的武林人士守在屋子裡。派出去給東方家下迷藥的人一去不回,被我們支過去找東方夫人的手下也沒回來,我和青巖一起出去看情況,發現東方彧竟然在逼問東方夫人藏寶圖的下落,我們被發現,然後逃跑、再回到原處時,東方夫人竟然將藏寶圖的下落告訴了我和青巖。在我們離開後,那個屋子就燃燒起來。

  青巖用暗哨與屋子中的人聯繫,屋子中有人回應,他去屋子裡探查情況的時候,我被假扮成「舞影」的人抓住。

  那個時候整個淬劍山莊一片死寂,原本喧囂的戰場好像變成了空無一人,本來是對立的兩派,怎麼會同時靜默?不對,除非有一方已經制服了另一方,亦或是所有人都被制服了!試問有什麼樣的武器可以讓所有人同時間沈默下去……迷藥?!想到這裡我出了一身冷汗,難道是青巖?

  不對,他一直跟我在一起。腦海中騰地閃現出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青巖回到屋子裡的時候,到底見到了誰,發生了什麼?在路上的時候他一直沒有跟我談起過這些。

  可惜到了這裡他跟我被關押在不同的地方,想到之前神秘人說的「換血」,他說自己有我的血,神秘人又似乎對我多有照顧,青巖……不會有危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