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63章◆暗夜淫戲


第363章◆暗夜淫戲

  不行,我一定要見到青巖!

  怎麼才能見到他呢?師父在這裡知道青巖的情況嗎?

  之前那個帶著面具的男人,他對我的態度前後差別太大了,完全就是兩個人,他又是誰?

  這樣胡思亂想了不知道多久,在屋子裡走得有些累了,乾脆躺到床上想這些日子的事,誰知道沒過多一會兒就這樣睡著了。

  迷迷糊糊中做了一個夢,夢到我好像回到了桃源的那段時光,夢裡覺得青巖還沒有醒,心頭完全是那種一邊期待一邊害怕的感覺,我坐在自己屋前竹椅上剝著宇文采來的筍子,白澤就趴在我的腳邊懶洋洋的打著哈欠。

  雨後的筍子十分鮮嫩,我只是小心翼翼的撥了外面一層硬硬的皮,一根撥完以後手上就不小心沾了粘乎乎的筍汁,手指間的感覺實在難受,筍子想扔又扔不掉,我急得要命,白澤看我手拿著筍子甩來甩去還以為我在玩,傻乎乎的趴在我的身上舔起我的臉。

  我手又沒辦法鬆開,臉又被他舔的很難受,左躲右閃的就有些生氣,不由得嗔道,「白澤,你快下來……」

  然後一個晃神就醒了,半夢半醒之間感覺到臉好像有些癢,手上也粘粘糊糊的握著什麼東西,我一下子幾乎叫了起來,又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就虛坐在我的大腿上,而我的手上正是他的肉棒。

  我倏的瞪大了眼,可是眼前竟然是黑茫茫的一片……石室的燈被熄滅了。想要起身,卻發現身子只能微微的掙扎,好像是被撞上了奇怪的關節一樣,怎麼動,都只能動到一個很小的幅度,勉強算是輕微的掙扎,根本就起不了任何阻擋的作用……不要!

  「你是誰,放開我!」我低聲尖叫,可是那個人根本就不理我,有些麻木的手上好像握著一個無比粗壯的東西,幾個手指都無法併攏,連忙鬆開。那個人竟然一翻身就爬到了我的身上。沈重的呼吸伏在耳邊,柔軟灼熱的舌頭伴著喘息一下下的落在我的臉上。

  身子浮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怎麼辦?

  「你到底是什麼人,這麼膽小,竟然害怕被我看到……唔……」嘴巴被堵住了,確切的說,是被手指堵住了。兩根修長又有些粗糙的手指插入了我的嘴巴裡,一下的插得太深,我幾乎有些作嘔,那手指連忙撤出了一些,抵著我的舌頭一下下的按。

  他按的極有技巧,兩根手指夾著我滑膩的舌頭又拉又拽,弄得我嗚咽不已,口水四溢。這樣一來除了凌亂的呻吟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那人再一次埋頭在脖頸中舔吮起來。

  他吻得十分仔細,黑暗中的感覺,每一寸肌膚都被他吮吸起來,用嘴唇抿著牙齒咬著向外拉,拉的我柔軟的皮膚又疼又麻,卻偏偏在痛麻的伸出有了一死死快意。

  我一個激靈,不要!他……還不知道他是誰!

  「唔唔唔……」我胡亂的嚷嚷,卻換來了他手指凌亂的抽插,我幾乎背過氣去,呼吸都急促的不像話,嘴間的嫩肉被磨得生疼,眼淚也順著眼眶流了下來。

  似乎感覺到了我的不適,他的動作緩慢下來,吻著脖子的力道也放小了,緩緩來到胸前,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衣服已經被脫得一乾二淨,就連乳尖在黑暗中挺立的姿勢都能感覺的出來。我這時候才深深的憎恨起自己的夜視能力,好像是聖女一脈自古就有這個缺點,晚上的時候視力比一般人都要差的多,何況是在黑暗中的石室中!

  左邊的乳尖……被含住了,右面那裡又被粗糙的手指捏著拉拽起來,我倒吸一口涼氣,伏在身上的人如同得到鼓勵般,手上和嘴上的力道都不斷加大。

  不要!知道自己的身體是什麼樣的,而且最近都很少做這些事情……即便是在這樣的暗室中,在不知道身份的男人挑逗下竟然有些要動情了,我深深的鄙視了自己,更不要提被他控制的嘴巴已經開始急促的喘息起來。跟一個不知道是誰的男人……

  我想要死死的咬住嘴唇,可是牙齒竟然咬到了他的手指!他身子一震,吮吸著我乳尖的嘴巴竟然輕咬了一下!

  早已挺直僵硬的乳尖怎麼能夠受得了這樣的刺激,小腹一下子就挺了起來……好死不死這個姿勢如同投懷送抱一般,下體竟然撞到了他的腫脹粘滑的肉棒上……我嚇得連忙顫抖著退後,他卻迎著我的動作壓了下去。

  我嚇得要命,卻在此時聞到了血腥的味道,他的手指頭竟然被我咬出了血。

  發愣的功夫,他的手指竟然撤了回去,我沈重的喘息,嘴角都有些發麻。雙手只能抬高到一寸左右,又精疲力竭的落下去。心砰砰的跳著,因為聽到了黑暗中的聲音……很清脆,好像是什麼竹製或者鐵製的東西碰到了一起。

  這樣的聲音讓我全身汗毛倒豎,一下子就想到了很久很久之前,師父們對我做的那些事。可是那時候雖然害怕,但心裡面愛著師父,也覺得他們不會害我,此時此刻……這個沈默的男人他要對我怎麼樣。

  聲音響了一小會兒,他就返回了。黑暗中我用盡所有的力量聽著他的行蹤,三步、兩步、一步……腳步聲越是靠前我就越害怕,直到高大的身軀再一次跨坐在我的身上,我才想起來,剛剛其實是可以說話的。

  「你……哦……嗯……」我想要使勁的搖晃頭,奈何這樣小的幅度就連掙扎都算不上,他竟然要將一個冰涼的東西塞到我的嘴裡!

  我嚇得要命,卻沒有辦法組織,嘴巴被無情的扒開撐到最大,冰涼的東西撐得我很痛,在嘴巴裡連同手指一起翻攪著,我又驚又怕又羞,卻無法組織這一切的進行,當他鬆開以後……我的嘴巴被一個奇怪的東西撐開了。

  嘴巴裡面全部是剛剛弄出來的口水,我啊啊的叫聲在黑暗中顯得非常奇怪……又帶著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變態的淫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