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65章◆暗夜淫戲,掌控


第365章◆暗夜淫戲,掌控

  心裡猛地一動,芊兒是我娘的閨名。

  這個男人是誰?冷汗從額頭劃過,我忽然想到之前帶著面具的那個男人對我說的,「等你醒了就會記起我……」難道是他?不對,我想到他的聲音完全不是這樣子的。他的聲音十分年輕,聽起來只比我大一點,這樣的聲音老人是模仿不出來的。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身體漸漸的發生了變化。

  首先是能活動的範圍漸漸的加大,身體也開始隨著他的動作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幅度,破碎的呻吟聲不停的從支開的嘴巴中傳出來,乳尖搖擺引得鈴鐺發出叮呤叮呤的聲響,這些都讓我漸漸的進入了一種如夢如幻的狀態。

  被大手來回滑弄的細縫處已經氾濫成災,身體已經情動,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我死死的抓住床單想讓自己平靜下來,可是身體深處卻好像有什麼東西,就像剛剛澆灌了水的種子一樣,要破壁而出。心中緩緩的漾起了一股難言的感受,似害怕、又似萌動。

  身下的床單幾乎要被我揪起來,我顫著身子,感覺自己好像根本就沒辦法受自己控制一樣,在他的撩撥下呼吸越來越急促。

  他似乎十分享受我這樣的掙扎,大手在身下來回的滑動,從最上面的小珍珠一直到菊穴上方。

  「嗯……嗯……」我破碎的呻吟,雙手竟不受控制的扶上了他的肩膀,這個肩膀寬厚有力、很溫暖,帶著一絲隱忍的薄汗,赤裸裸的散發出成年男子才有的麝香味和力量感。

  有一股熱流從心底流淌出來,我哼了一聲,感覺下身顫巍巍的洩了一大片出來。

  他十分滿足的歎息出聲,手指頭卻並沒有因為我的動情做其他的動作,依然在下身那條充滿水澤的嬌嫩肉線上來回滑動。整個身子都已經被他弄得熱流攢動,我難耐的扭動著身體,卻被他牢牢鉗制住無法逃離分毫。他的另一隻手抓住我扶在他肩膀上的雙手抵到床鋪的上方,灼熱的嘴唇貼在我的身上細密的吻了起來。

  敏感的身體一點就著,更何況是上下兩邊不停的玩弄。下身已經受不住的開始了收縮,他頓了頓,手指忽然不再滑動,改以麼指按住收縮的小穴上方,隨著我收縮的頻率一下下的摁著,可是並不進去。

  「啊……」我好難過,身體空虛的要命。這個人十分擅長撩撥,將我弄得幾欲哭泣,想說一句求他的話,可是礙於口裡的撐著的東西根本就無法說出來。

  按住小穴口的手指越來越用力,下身蓄積的快感已經快到極限,我知道自己即將要高潮了,心中竟朦朦朧朧的散發出一陣陣蝕骨的渴望。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

  積得慢慢的快感如同到了頂端的潮水一樣,開始緩緩退散。

  「不要……」我幾乎就要喊出來,卻忽然哽住。

  他將剛剛玩弄我下身的手指伸到了我的嘴裡。

  「唔……」兩根粗大的手指帶著一絲腥甜的味道攪動小嘴,大量的唾液不由自主的分泌出來,「咕咚」我竟然將那帶著自己液體的唾液吞了下去。

  「好喝嗎,嗯?自己身上的味道怎麼樣,我很喜歡呢!」黑暗中的男子聲音醇厚、帶著一股十分迷人的味道。話音過後只聽得「滋滋」的聲響,我的臉頰騰的紅了……他在舔著自己的手指。

  「唔……味道真不錯,流了這麼多,不要浪費了。」他自顧自的說道,半起了身,然後一把抱起我翻轉過來,說道,「跪在這。」

  我被他說的身子都軟了,任他擺好以後竟然也不掙扎,手扶著床欄跪趴在那裡,任由他仰面躺在床上──他的臉就對著我的小穴那裡。

  「乖乖,坐下來些。」他的大手扶住我的兩側的大腿根,我已經感覺到他的氣息吹在顫抖的小穴上。

  「嗯……」從來沒有人這樣對過我。

  不對,有的,師父、青巖都曾經以這樣的姿勢玩過,我對自己說。可是腦子裡卻有一個固執的聲音在說,「好刺激,好害羞,原來床笫之事還可以這樣做。」

  男人的舌尖突然而至,讓我的腦海一片空白,難言的快感讓我猛的繃直了身體,他的大手緩緩按摩著我的腿根,說道「舒服麼,嗯,想不想要我再舔?」

  「唔……」我的整個臉都埋在了枕頭上,小屁股在他的掌控下微微顫抖,臉熱的要命,呼吸越來越急促。

  「沒關係,可以慢慢體會。」他說道。

  下身一癢,他空出一隻手揪住了下身的一處猛地拉開,我哼了一身,身子險些癱下去,又想到他的整張臉都在那裡,咬著牙死死的挺著。

  他的呼吸怎麼這麼急,喘出的氣一個勁兒的吹著我的下身,讓我難耐的要命,整個下身又空又癢。

  綿軟又有力的東西忽然抵在了中間那裡,我驚呼一聲,他開始大力的舔弄起來。是他的舌頭。

  柔軟的舌頭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力氣?整個下身的那一片都被大大的舌頭抵住了,從上到下舔的時候,竟然比手指頭的感受還要強烈,軟糯滑膩灼熱,心開始猛烈的跳動起來,下身也開始劇烈的收縮。

  「嗯……好香……」下面的男人發出呻吟般的感歎,火熱的氣息吹拂在水漬漫漫的地方,弄得我身子忍不住往上頂,後脊背竄起一陣麻癢。

  「受不住了,嗯?」他停下來不動,我百爪撓心般的難受,忍不住低下身子,竟是投懷送抱了去。

  待到身子貼到了他才驚叫一聲起來……剛剛好像有點歪,如果沒有感覺錯的話,下體竟是不小心坐到了他的鼻子上。

  他發出一陣輕笑,一把拉過我的身子,以鼻尖頂住珍珠,我「啊」的一聲挺起小腹,卻又因體力不支再次坐下去,珍珠,珍珠又被頂住了。

  他抓住我的雙臀,大手掌控著我的身體上下浮動,那鼻尖就一下一下的戳著我的珍珠,我禁不住想像他平常站在我面前微笑說話的樣子,那樣高挺的鼻子竟然就抵在我的下身,真是羞死人了。

  想到這裡我的身體忽然僵硬起來……剛剛腦海中閃過的那個男人,我根本就沒有見過。

  還沒等我來得及深想,他竟然又一次舔弄起下身來。鼻尖抵著珍珠不停的擠壓,柔軟而堅硬的舌頭又滋滋有聲的抵住小穴口舔弄,身子被他上下搖動,無辜的乳尖被碩大的鈴鐺夾著上下甩動,「叮呤叮呤」的聲音伴著我的兩個人的喘息,在寂靜的黑夜中顯現出別樣的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