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67章◆暗夜淫戲,軟功


第367章◆暗夜淫戲,軟功

  「不要說……唔……別說了……」我的身子被他雙手鉗制著舉得離地,下身分泌出的蜜汁從小穴中流出來,嘩啦啦的灑在水磨石地面上,聲音在黑暗中顯得格外清晰;有些熱乎乎的蜜汁順著大腿根向下流,從腳腕處啪嗒啪嗒的向下滴落。

  他一把放下我,扶著我面對他站在窗邊,隨後竟然單膝跪下,一把拉開了我的雙腿。

  「呀……你要做什麼……」我小聲驚呼,低下頭看著他。灰暗中他的眼睛明亮的如同黑曜石,雖然看不清臉,但也能想像出他的薄唇彎彎的扯了一個弧度,「你說呢,我的小寶貝?」

  說罷就埋下身子,在我下身舔弄起來。

  「啊!」我小聲尖叫,他反而舔的越發賣力,口中斷斷續續的說,「對,就這樣叫……這裡離外面多麼近,你說你那些住在旁邊的護衛能不能聽見?」

  「你……」話音剛落我就摀住了自己的嘴巴,桃源民風淳樸、夜不閉戶,護衛們只是住在隔壁的院子裡,但是聲音大的話真的有些危險。

  「這樣捂著嘴是不是很刺激?」他的手探到我的身下抹了一把,我身子猛地顫慄,雙腿就軟了。

  「只是說了兩句話就這麼濕了,你說要是被他們看著我們做,你會不會早就洩出來了?」他抬頭看著我,手卻一刻不停的在下身撥弄,我顫慄的扶著他的頭,手指幾乎要插到他的頭髮裡去,剛剛被高潮席捲過的身體又一次有了強烈的感覺,這樣大敞著腿赤裸的站在窗口前讓男人摸我的下身……真的太過刺激。

  「小寶貝芊兒想不想更刺激?」彷彿知道我的想法似的,下面撫弄著我的人帶著誘惑的語調說道。

  「唔……芊兒……呃……」我死死地咬住嘴唇,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發出太大的聲音,華麗又有磁性的聲音再次響起,「想不想,嗯?我可不喜歡說謊的女孩子。」說罷手竟然放下了。

  「啊……」大手的離開竟然讓我發出了一聲歎息,他說不喜歡說謊,會不會生我的氣?黑暗中的面孔不甚分明,我咬著唇終於誠實道,「想的,芊兒想要更……刺激。」

  「乖寶貝,那要照著我說的做,要不然,會狠狠的懲罰你……比如,把你帶到院子裡插得叫出來。」他惡意的摸了摸的大腿,我顫抖了一下,連忙說道,「不會,芊兒照你說的做啦。」心裡知道他總是這樣嚇唬人而已,卻迫切的想要迎合他,按照他說的做。

  「好,那就把腿敞得大大的給我看。」他說道。剛剛他放開我以後我就急急的併攏了雙腿,要自己敞開給他看得話……好難為情。

  「啊……怎麼……」我猶豫道。

  「照我說的做。」他聲音一冷,聽上去華麗又冰涼。

  「我……」我發出微弱的聲音,低著頭敞開了雙腿。

  「大一點,再大一點,然我看到你的小洞。」他命令道,「我說停才可以停。」

  「唔……」這樣強勢的命令讓我的心兒快要跳出來了,又覺得刺激又覺得害羞,卻不得不在他的注視下把雙腿敞得更開,直到雙腿敞得幾乎成了弓形,他才終於說要停下,這個姿勢已經是我的極限。

  身體上已經浮起了一層薄汗。

  「芊兒的軟功連得真是爐火純青啊。」他帶著一絲挑逗的興味說道,爐火純青幾個字咬字極重,羞得我臉一陣陣發熱。

  「不要說了呀……」我無力的搖著頭,卻又聽得他說道,「插了這麼多次還是閉得這麼緊,讓你雙腿敞開這麼大,連道縫都沒有露出來,來,用手撐開給我看。」

  「不要啦……」我難為情的咬住嘴唇。

  「照,我,說,的,做!」他一字一頓,讓我不禁想到剛剛的威脅,又想到他也不是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上次夜裡就帶著我去了山頂抽插了大個晚上,我又羞又怕,捂著嘴嗓子都喊啞了,這次……院子裡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有些猶豫的將雙手探了下去,卻一把摸到下體濕淋淋的蜜汁,手猛的縮了回來。

  「天氣這麼好,我看還是去院子裡……」他說道。

  「不要!」我驚呼,連忙放低了聲音,「我,我撐。」

  顫巍巍的把手伸下去,咬著牙緩緩摸到下面,他教過我怎麼玩弄那裡,只是這樣半蹲著在窗子前讓他看著弄開,還是很難為情。

  肉肉的大陰唇緊緊的閉著,因為剛剛的刺激,裡面還有一處微微的跳著,尖嫩的手指尖從中間劃開,捏住了最裡面那兩片又薄又濕的小陰唇,咬著牙輕輕拉開。

  「再大些。」他說。

  我咬著呀,又往兩邊拉,因為太過用力扯得身子一個顫慄,忍不住哼了一聲。

  「真是浪,被自己弄得這樣呻吟,聲音又柔又軟,聽著就想讓人操。」他就貼在我的耳邊低聲說道。

  「不……別說……」我連連搖頭,為什麼聽到這樣的話心跳的更快,下身也收縮的那麼猛……好像希望被他玩弄一樣。

  「明明就事實,怎麼還怕人說……」他的薄唇貼在我的耳垂上,低聲呢喃,「難不成,越說你就越興奮,已經快洩了……」

  我死死的咬唇,真的不行了,敏感的耳朵被他的嘴唇弄得酥麻不堪,下身敞得那麼大又被自己扒開……太多了,快要站不住了。

  「洩出來。」他忽然說道。

  我猛地抬頭,不知所措的看著他,可是天還是那麼黑,只隱約看到熟悉的輪廓,他內裡深厚、耳清目明,想必看得一清二楚。

  「我說,快點洩出來給我看。」他冷冷的說道。

  身體已經敏感到不行,下體也有了感覺不停的收縮,聽到他這樣冷硬的話身子繃得更緊,雙腿已經微微顫抖。

  「唔,好香。」他竟然低頭,湊到了我的下身那裡,「外面都這麼濕了,夾的那麼緊,想必一鬆開就能洩出很多呢。」他低頭看著,嘴裡還不停的說著淫亂的話。

  「不要……唔……」我身子越來越熱,雙腿抖得更加厲害,下身卻猛烈的收縮起來,要洩了!

  「咦,我改變主意了。」他卻忽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