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68章◆暗夜淫戲,洩身


第368章◆暗夜淫戲,洩身

  「我的寶貝,既然你想忍著,那麼就繼續忍下去。」他說道。

  我詫異的抬頭看他,幽暗的光線下只見他嘴角一挑,說道,「那麼,我不說就不准洩出來。」

  「你……我……」我被他忽然改變的主意弄得一愣,喏喏的竟不知該怎麼說──而且為什麼他這樣一說,下身忽然想洩想的要命?

  小穴深處有一處蜜肉猛烈的收縮,穴口緊緊的咬住,恐怕只要一動就會洩出蜜汁,他的長指在我的嘴角邊輕輕劃過,繼而輕佻的蜿蜒而下,屬於男人的氣息讓我的肌膚顫慄起來,下身那一大片都猛烈的收縮著,我雙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雙腿空空支撐,竟然是無法說出一句話,緊繃的身子如同弦上之箭,恐怕一點輕微的動作就要潰洩出來。

  而他竟然不讓我洩出來。

  心猛烈的跳動中,這是一種難言的滋味,半裸的身子明明就屬於我自己,卻全然在面前男人的掌控下,他只站在我的面前不觸動分毫就能讓我為之顫慄,為之隱忍。而我竟然覺得這樣的感受,好刺激。

  我知道,我真的是個壞女孩。

  自小許給宇文哥哥,卻不喜他那樣木訥又畢恭畢敬的態度。那日在陸大夫的醫館中見到他時,他身上纏著繃帶,卻瀟灑自如的與我對話。這桃源中不缺人中精英,卻從未有他這樣的人,既有謙謙君子的風度,又帶了一些幽默風趣,更兼一派清風明月的灑脫,與人交往進退得宜。漸漸的喜歡跑來纏著他講些谷外的風土人情,或是論起某個典故,或是一起對弈,每日過得幸福甜蜜,可是不知從哪天開始,他竟躲著自己。

  那時候才知道,書中講得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是什麼意思。我知道自己陷了進去,對不起宇文哥哥,更對不起聖女一族,根本就不敢跟任何人說起。

  終於忍不住找到他,哭著問他為什麼躲著我。他卻背過身跟我說,「我身子已經大好,不日便將離去。」我當時便愣住,眼淚止不住的流,回到家便睡倒在床,自那日開始就病了,渾渾噩噩不知有多少日子。

  直到那天陸大夫來看我,他隨著一起到來,我迷迷糊糊的抬起眼,卻見他竟也瘦了一大圈。陸大夫悄悄離去,他坐在床邊忽然歎了口氣說,「讓我怎麼放得下你。」

  原來他也喜歡我,我不知有多麼高興。病好了,我們開始偷偷的在一起。哪知他在情事上竟是這樣的壞,卻讓我食髓知味,不知怎地一步步陷到這裡。

  腿好麻,以這樣淫蕩的姿態蹲著,下身死死的咬住不敢洩,命令我的男人卻轉身離去。

  「你……嗯……」說話的時候身子一緊,我呻吟出聲,死死的控制著身子說道,「去哪……」

  男人轉身看向我,道,「自然幫你找個杯子盛那些玉露。」

  「你!」臉騰的一下燒了起來,這個人怎麼這樣壞!他竟然要用杯子盛自己的蜜汁,好羞人。想到這裡下身猛地一縮,我哼了一聲,手指緊緊的抓住大腿才忍住,身子已經抖得不像樣子。

  心裡知道能堅持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看著從屋中走出的高大身影,只得竭力說道,「你……快些……我……嗯……要……呃……」死死的咬住下唇,不行了,一句話都沒辦法說出來了。

  他卻不緊不慢,走的從容。低沈的聲音也傳了過來,「小丫頭好浪,這就等不及了,嗯?」

  「嗯……」無法說出話,嗓子中發出難耐的呻吟,眼中朦朦朧朧的瀰漫了一層水霧,好壞呀,要被弄死了!

  「說句好聽的給我,我就讓你洩出來,怎麼樣?」高大的身子已經走到我的面前,修長的手指間拿著一件東西,在暗室中不甚分明。

  「唔……」額頭上已經滲出了汗跡,身子內部翻湧出一股股的顫慄,連赤裸的腳心都麻癢不堪。

  「說,把你要做的事情告訴我。」他低下頭,貼著我的耳朵沈聲說道。他一向能忍,這次的呼吸卻那麼急促,可見已經忍到什麼地步。小腹微微的發脹,我低吟一聲,伸出一隻手撐到左邊的牆壁上,咬著牙說道,「讓芊兒……洩出來吧……」

  「叫我什麼?」他貼的更近了些,連吹出的熱氣都能叫我顫慄。

  「臨風哥哥……好,好哥哥……」我咬牙,

  「把剛剛我教你的,再說一邊。」隱忍的聲音響起,我腦子中已是一片煙花般的轟鳴,失控的顫聲說道,「好哥哥,讓芊兒洩出來吧!」

  「啊……呀呀呀呀!!!」

  珍珠被大手狠狠的按住了,「洩出來,小浪貨,把杯子裝滿,快!」一個冰涼渾圓的東西抵在雙腿之間,下身猛烈的噴射出大片液體,我身子一軟,哭著倒在了他的懷裡。

  他一手夾住我的上身,另一隻手卻仍穩穩的端著被子,嬌嫩的雙腿已經軟軟的無法顫慄,那液體卻不可自已的一波一波的往外洩。

  整個身子都被死亡一般的高潮籠罩了,眼前是一片燦爛的白光,堅實的手臂鉗制著柔軟的顫慄的身體,下身之間那水流擊打在瓷器上的聲音一遍一遍的告訴我,我現在正在坐著一件多麼淫蕩的事情。

  還沒等我從迷濛中回過神來,柔軟身子忽然被翻了個,雙手被大手拉起按在窗稜子下方的石台上,雙腿被大剌剌的分開,高大的身子貼到後背上,有火熱粗大的東西抵在了下身的中央。

  「啊……」我仰頭,固定頭髮的烏木簪子順勢滑落,一頭青絲倏的垂落,還沒等我說什麼,粗大的肉棒猛地一動,死死的插到的小穴裡面。

  張大嘴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喉嚨也像被插入什麼東西一般哽住了,軟膩不堪的地方被粗大狠狠的撐了起來,好像將我身子和靈魂中的空白都填滿了。

  「嗯……」我咬唇,發出了一聲顫抖的呻吟。抓住雙手的大手一緊,肉棒猛烈的抽插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