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73章◆真面目


第373章◆真面目

  「真的?」面前的男人語氣中有些難以置信,「你恢復記憶了?」

  我心中一沈,他這樣接了話,也就是承認了他跟母親在桃源的事。難道這個男人就是師父的父親、大名鼎鼎的武林翹楚溫臨風?不像啊!他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傳說中的霸氣,根本就是一個溫和無害的中年人,會不會是搞錯了?

  想到這我還是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盡量讓自己表情柔和,「雖然只有一點……夢裡什麼都看不見,只能聽到你的聲音,看不到你的臉。」說完咬著嘴唇語言又止的看著他。

  「你……你說,你想看到我?」「溫臨風」有些不可置信的向前邁了一步,幾乎到了我的面前,「你走的時候說再也不想見到我,我……沒想到你真的會原諒我。」他神色有些激動,「芊兒,你真的原諒我?」

  「這……」我有些為難的看著他,「我不是芊兒,我只記起了一點從前的事情……」

  「沒關係,很快的,很快你就能記起來。」他有些慌張的按著自己的面具後退了一步,急切的說道,「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這麼美,我卻已經老了……」

  我心中暗暗歎氣,傳說中的溫大俠竟然說話前言不搭後語,母親早就死了,我比他小二十幾歲,當然比他年輕。不過為了拖著他,還是要繼續聊。

  「人都會變老的,」我暗暗咬了自己的舌頭,有什麼勸人的嗎?連忙又補救道,「再說你也不老啊……」

  「我?」他摸著自己的面具,歎了一口氣,「我已經老了。」

  我心中暗暗激動,他這樣猶豫,應該比較好舒服。試探道,「夢醒了以後我就想,能不能讓我看看你?」

  「你……真的想?」他望著我,我連忙點了點頭。

  他握著自己的面具緩緩摘了下來,看到這張臉我呼吸一滯,五官太像了,就像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只是眼角有了幾道淺淺的皺紋,鬢角那也有幾絲華發──他真的是師父們的父親。這個人雖然已過了不惑之年,卻仍如經年美玉難掩光華。

  「怎麼,是不是很老?」他連忙帶上面具,有些尷尬的看著我。

  「不是,我覺得您一點都不像四十歲的人。」這是實話實說。

  「芊兒還是那麼善良。」他說話時目不轉睛的看著我,似是要從我身上看到母親的痕跡,雖然帶著面具,目光卻顯得格外柔和。

  「我不是芊兒……」我無奈的說道,「溫叔叔,我可以叫您溫叔叔吧?」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師父的父親,我柔聲說道,「芊兒是我娘,我昨天夢見我變成了我娘,在我娘的記憶裡,你也是一個非常善良、非常好的人。」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果然,他的臉色又好了一些。

  心下一動,能不能就此把青巖的事情問出來?我試探著問,「你不會把青巖怎麼樣的,對吧?」

  「青巖?」他愣了一下。

  「嗯,跟我一起來的人,他為了救我才來的,他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會難過死的。」我小心翼翼的看著他的神色,生怕把他激怒。

  「青巖?你不要著急,他好像把他關起來了,」他拍了一下手,肯定道,「好像關起來了,他總是有些魯莽。」

  「你說有人把青巖關起來了?」我猛地站起身子,「你們把他怎麼樣了?」

  「不是,不是我,是他!」那人有些著急,「我也不想,可是不這樣你就醒不來。」

  「我醒不醒跟他有什麼關係?」我連忙上前一步,「你們是不是在放他的血?」

  「我……」他有些慌亂的往後退了一步,忽然外面大聲的喧嘩起來。

  「怎麼了?」我心上一緊,難道是師父他們?

  石室的大門彭彭的響起來,蒙面人連忙走了過去,我跟著上前,「出什麼事情了?」

  他扶著腦袋呻吟了一聲,腳步有些虛浮的往前走,「沒事,你不要管。」

  「青巖在哪?你把他怎麼了?」我心裡不由得有些急。

  「我說了,你不要管。」他聲音漸漸冷靜下來,艱難的支起身子,扶著大門走了出去。

  大門!的一聲被關上,我看著緊閉的石門,剛剛的他好像有哪裡不一樣了。

  正在這時聽見呼啦一聲,我猛地轉身,一個人從牆邊暗門跑了進來,不是宇文還是誰?

  「犀兒,快,跟我走!」他的衣著凌亂但是面色還算從容,呼呼的喘著氣,好像剛剛從哪裡跑過來。我連忙過去說道,「師父他們怎麼樣?」

  「沒事,他去找青巖,溫離他們在外面接應,我們趕緊出去。」

  「好!」我連忙點頭。宇文上前扶著我的肩膀拉著我走到暗門邊,左右看了看才拉著我出去。外面到處是刀劍聲和喧嘩聲,宇文拉著我貼著牆邊走,到了拐彎的地方有人呼喝一聲提刀砍了過來,宇文連忙把我推到一邊,拔劍迎敵。

  「不要傷到那個女人!」一個人遠遠的跑來,聽到他這樣對戰的人有些分心,宇文看準機會一劍刺下,那個人不可置信的看著他捂著胸口倒下,後面的人大喝一聲,還沒有進來就扭曲著臉倒下。胸口上的劍尖冒著寒光,他身後站著的不是啞巴又是哪個?

  「走!」宇文不等我發呆,拉著我匆匆向出口走去,可走了兩步就有人迎面跑來,說道,「晚了一步,那邊被封死了。」

  宇文拉著我往回走,看樣子是要去來這裡的那個密道,「宇文,那道裡有陣法,這樣進去很危險。」

  「我們去密室。」宇文緊緊的攥了我的手,「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要怕。」

  「嗯。」我心中一凜,緊緊的攥住了宇文的手,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感覺離著真相越來越近了。

  他拉著我一路無阻的走到了大門前,門前一片混戰,刀劍碰撞的火花不停的閃,看上去根本分不清誰是誰的人,好在他們似乎都對我有所忌憚,不敢上前。啞巴迎了上來,跟宇文一前一後的護著我到了門前。宇文掏出一枚印章按在大門坤位,印章好像一下子到了底,那門晃了晃,緩緩的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