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74章◆失憶


第374章◆失憶

  一股混雜著蓮花香與血腥味的氣息迎面撲來,我喉嚨一癢,捂著嘴幾欲作嘔。

  「犀兒!」宇文連忙上前護住我,而我看到面前的場景已經愣住了。還以為這個石門裡面像其他石室一樣,卻沒有想到這個地方比其他石室加起來還要大很多,房頂也比外面高出很多,說是一個大廳也不為過。就像是跟外面不同的另外一個地方。

  石室的四面有四根柱子高高的支起來,柱子的正中間有一個突起的碩大圓台,圓台上四周掛著層層疊疊的白色帷幔,隱隱約約露出裡面高大的碧色方形石器。屋頂上懸著一顆碩大的夜明珠,四周的牆壁上每隔幾米就鑲著一支青銅色的燈台,燈台是掛著一支支油燈。屋子的最內側擺著一張碩大的案台,隱約可見案台上方的牆壁上掛著一張人像,案台兩邊點著幾隻臂兒粗的白色蠟燭,我們進來以後帶了一股風,帷幔和油燈、蠟燭的火苗都呼呼的晃動,顯得整個屋子晦暗不明。

  「走!」宇文揮劍擋住後面跟進來的人,轉身按動機關的把沈重的大門關好。

  「溫兄!」宇文低聲喊道。

  師父在這?

  我連忙跟著他向前,重重的帷幔在眼前盪開,師父和青巖正坐在檯子後面。

  青巖臉色蒼白的盤腿坐在後面,頭上冒出一絲絲的熱氣,溫涯師父坐在後面雙手放在他背後幫他運功,額頭上是細密的汗珠。

  我嚇得手腳酸軟,宇文連忙扶好我。

  「師父……」我懦懦的張不開口,他們還從沒有在我面前這樣狼狽過。師父白色的衣服上前面浸滿了鮮血,而青巖赤裸的雙臂上、淡定色衣服上密佈著一道一道的沁著血的傷疤。

  我終於忍不住捂著嘴嘔吐起來,刺鼻的味道混著血腥氣更濃了,我嘔的愈發難受。宇文扶著我幫我順著背,扶著我讓我去坐在一邊的石台上。我搖搖頭,這樣坐下去反而更難受,目光落在他們身後高大的半透明的碧色玉石器上,前寬後窄,應該是棺槨。

  以玉做棺,這棺槨裡躺著什麼人?為什麼會放在靈犀殿的地下室裡?青巖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一個一個的問題不停的出現在我的腦海裡,而現在最重要的,是他們到底有沒有事情。

  我死死的抓著宇文的受,他低聲的安慰我,「他們沒有這裡的鑰匙,青巖受了傷動不了,你師父給他療傷。」

  「嗯。」我點點頭,「青巖傷的怎麼這樣重?他沒事吧?」

  「這──」宇文有些為難的看了師父他們一眼,「我們看到青巖的時候他已經這樣了,好不容易救出來的。」

  好不容易……我想到師父說讓我拖住他們。

  看那邊的師父和青巖,我也不敢在說什麼,現在這樣子最怕走神,我乾脆靠在石棺上,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些頭暈。

  外面忽然響起了沈重的砸門聲,我猛地抬頭,感覺眼前一黑。

  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宇文焦急的看著我,「犀兒,你怎麼樣?」

  「宇文?」看到宇文在面前我既驚又喜,連忙扶著他站直身體,「我們怎麼到這來了?」

  「犀兒,你怎麼了?」宇文扶著我,臉上一派焦急的模樣,我環視著四周,高大的石柱、白得妖異的帷幔,臂兒粗的白燭,感覺好像從哪裡見過一樣,「宇文,這是哪?我們離開地宮了?」

  這樣環視的時候忽然發現,師父和青巖竟然也在!

  「師父!」我向前走了一步,被宇文一把拉住,「溫兄在給青巖治療。」

  我點點頭,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生怕影響他們,壓低聲音問道,「宇文,青巖是怎麼了?」

  「犀兒……」宇文神色有些慌張的看著我,「你哪裡不舒服?」

  不舒服?我搖搖頭,「就是頭有一點暈。」

  「噗……」男人呻吟的聲音忽然響起,我猛地回過頭,溫涯師父正定定的朝我望過來,他溫柔的朝我笑了笑,毫不在意的擦掉了嘴角的血,但是臉色卻有些灰敗。

  「師父,你怎麼了?」我連忙起身過去,宇文扶著我一起走過來,青巖靠在師父的肩膀上,雙眼緊緊的閉著,臉色很難看。

  「師父,青巖怎麼了,會不會有事?」

  「沒事,我已經幫他輸了很多真氣,呆會兒醒過來好好休息,應該沒什麼危險。」師父拉過青巖的脈搏摸了摸,說道。

  「師父,你臉色也不好看,沒事吧。」我拉過師父的手,他的手指很涼,從沒有過的涼,我很擔心。

  「傻丫頭,累不累?」師父摸摸我的腦袋,我心疼的抬手幫他擦著嘴角,「師父難受不難受?」

  「沒關係。」師父說罷就看著宇文,「事不宜遲,我給青巖施針,你們帶著他先離開,我去找玉璧。」

  「師父,你找到玉璧了?」我驚訝的看著師父,他點點頭,「不是我,是我父親,玉璧現在在陣法裡面,時間太久了對你不好──犀兒,你已經開始失憶了。」

  「失憶?」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師父,宇文從一邊溫柔的抱住我,看著師父,「別讓犀兒擔心。」

  「我原本也是這麼想的,」師父邊說著邊從懷裡取出銀針包,上面還有血漬,看著像是青巖的那個。師父盤腿坐在了青巖身邊,一邊找著拿銀針,一邊說道,「原來總想著護著犀兒周全,可是到現在反而讓她更擔心,什麼事情都沒個准備也不好。犀兒是個堅強的孩子,對不對?」溫涯師父抬頭朝我挑眉,難得的孩子氣,我不由得笑了,拉著宇文的手對著師父說,「師父說的對,只要跟你們在一起,犀兒什麼都不怕。生亦何歡、死亦何憂?」

  「傻丫頭,不會死的。」師父凝神拿出針刺在青巖的百會穴上,隨後說,「我的父親,也就是你看到的蒙面人用青巖一半的鮮血召來了仙鶴,取到了玉璧,這幾天他用青巖的活血做引養著玉璧,用玉璧召喚你母親的亡魂,用你的肉體供養她的魂魄,等到四十九天以後,你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