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75章◆借血換魂


第375章◆借血換魂

  「活血……」我看著面色蒼白雙目緊閉的青巖,「用活血養是什麼意思……」宇文緊緊抱住我的肩膀,面露不忍之色,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一種簡單的方式。

  「每天在他身上割九刀,撒上藥粉讓傷口不能癒合,時時刻刻都有活血流出,活血浸泡著玉璧……」師父又往他的神庭穴刺入一根銀針,額頭的汗水緩緩滑落,沈聲道,「今天是第三天,他的傷還不算太重,只是玉璧陰力蝕體,藥粉又影響到了氣脈,需要好好休養一段時間。

  「那,」我聲音已經有些顫抖,「玉璧不是只有聖女的血才可以召喚嗎?他怎麼能……」

  「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當時在淬劍山莊我們都中了父親下的藥粉,青巖進屋子以後給我們吃了解毒的藥,可惜要一天才能恢復內力。當時我們無法與父親抗衡,只有青巖沒事,他給我們留下了追蹤的線索,設法跟著你們過來,我只想著他是名醫,人又聰明能夠先護你周全。父親顧及你壞了我們的骨肉不會貿然下手,且他想要你的身體承載你母親,這樣陰狠的移魂方式應該不會使用,沒想到他的血竟然……我們帶回來青巖,但是沒想到父親把玉璧放在別處沒能拿到,現在阿生已經查出地點,我去取一下。」師父捏著第三根銀針緩緩的插入青巖的玉枕穴,然後閉上眼睛休息,過了一會兒才緩緩睜開漆黑的眼,看著宇文,「辛苦你了,阿離和大司命他們帶兵在府外與父親的人對峙,這邊的出口沒有其他人知道,不過還是小心為上。」

  宇文點點頭,拉著我站起來,我連忙掙脫他跑到師父身邊跪下,「師父不要去,你現在身體也不舒服,反正青巖也救過來,你不要管那玉璧了。」

  「傻丫頭,」師父抬起胳膊有些吃力的摸著我的頭髮,「你的身體已經受到了影響,況且父親看到移魂大法有用更不會放過你,只要玉璧在他手裡,你就要永遠躲躲藏藏的生活下去。」

  「我不在意!」我急切的說道,死死的抱著師父的脖子,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師父,滿身血污、面容憔悴、就連說話都有氣無力,幾天前中了毒又長途跋涉趕來救我,為了就青巖又損耗了這麼多內力,偷玉璧是多麼危險的事情,看青巖現在的樣子也知道了。

  「我在意,」師父微笑著拍拍我的臉,「傻丫頭,虎毒不食子,父親再狠也不會對我下殺手,你且放心離開,我才能放開手腳對付他。」

  「師父,你為了我……」我咬唇,師父被逐出御宗,又要與父親反目成仇,這些都是因為我。

  「不只是為你,父親他已經瘋了。」師父嗓子有些發緊,咳了一聲繼續道,「你見到的兩個蒙面人都是他。我父親深愛你的母親,當年卻為御宗捨棄了她,害她死在了皇宮,這些年他一直耿耿於懷。眼見著,每一次閉關出來戾氣就更重,直到我離開的時候──他的神志已經有些異常,就像你看到的,變成了不同的兩個人,狠得更狠,深情的更深情。」

  「師父……」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師父說的話太過震撼,關於他的父親,之前的一切終於連了起來。

  「師父的父親,是個可憐的人。」我輕輕的用袖子給師父擦著汗水,「我們帶著青巖一起走吧,師父,我們一起到桃源去,再也不回來。」

  「想得倒輕巧。」一個冷漠的聲音忽然從背後傳來,我嚇得汗毛倒豎,這個聲音太熟悉了,是那個蒙面人,確切的說,是那個心狠手辣的蒙面人。

  「咳,父親果然了得。」溫涯師父握住我的手,我會意,扶著她站了起來。

  「我沒有你這個不孝子!」蒙面人眼中殺氣一閃,宇文揮劍擋在我們面前。

  「宇文,沒關係,他不會殺我。」師父拍拍宇文肩膀,拉著他往一邊站了站,自己站在前面。

  「我先殺了你試試!」蒙面人揮袖上前,師父一把推開我上前與他纏鬥起來。師父的氣息不穩,但好在對他的路數很是瞭解,不會硬碰硬,而是靈巧的躲避著。可是師父畢竟力有不及,幾招之後就有些落了下風,我急的要命,可是也知道自己上前不能幫什麼忙。

  「宇文,帶她走!」師父喊道。

  宇文一愣,連忙一把抱起我施輕功跑了起來,「我不走,師父!」我竭力的掙扎,拍打著宇文的肩膀。蒙面人眼看我們離開,猛地一掌擊中師父肩膀,師父倒退了兩步,轉身衝著我們喊,「走!」

  雖然很努力很努力的掩飾,但我還是遠遠看到了他口裡的鮮血,他忍著不讓那血流出來,仍然死死的抓住蒙面人。蒙面人雙目已經發紅,面色越來越狠厲。

  「放開我!」我瘋了一般的尖叫出聲,按住宇文的肩膀側身跳下,猛地從靴子中拔出了那把削鐵如泥的寶刀──三哥給我以後,就沒有離過身,沒想到用在了現在。

  「住手。」我的聲音比自己想像的要平靜。刀子緊緊的抵在脖頸上,往下一分就是大脈,輕輕一按,即使是大羅神仙也救不回來,所以我笑了,他要留著我的命換魂,我死了,母親也救不回來。

  「犀兒,傻孩子,別做傻事。」溫涯師父聲音微微顫抖,說話的時候嘴角沁出一道殷紅的血跡。

  「你瘋了!」蒙面人往前一步,雙手攥成拳。

  「你才瘋了,」我看著他,嘴角挑起輕蔑的笑容,「我的母親怎麼會愛上你。」

  「你!」蒙面人呼哧呼哧的喘著氣,額角暴起青筋。

  「難道我說錯了嗎?當初你放棄我母親,我母親選擇離開,遇到了我父皇,她死在皇宮裡是她的命數,原怨不得你。怪只怪她愛錯了人。」我緩緩的朝著他們的方向走,「可是現在你又在做什麼?置這麼多人的性命於不顧,只為了讓我母親復生,你以為母親她活過來會開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