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76章◆誰生誰死


第376章◆誰生誰死

  「胡說,不是我,根本不是我想要她回來!是他!」蒙面人雙目赤紅的怒吼。

  「呵,我原本還覺得你很可憐,可是現在看來,你不過是個膽小鬼,連自己的做的事情都不敢承認,還要騙自己是別人做的,你敢說就真的不知道嗎?」

  「不要再說了!」他惡狠狠的向前,雙手攥成拳頭,呼吸急促,目光散亂,看樣子在極度忍耐著自己的怒火,我知道已經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又接著說道,

  「我原本就不想說,是你不肯放過我們一家,為了自己的私慾連親生兒子都不放過,明知道我的肚子裡懷著師父的骨肉竟然還要殺掉我換回你的愛人,你說我的孩子叫你什麼,爺爺還是爹?我不相信自己的母親會喜歡你這樣的人!」

  「你!」蒙面人五官幾近扭曲,捂著腦袋怒吼一聲卻哆嗦著再說不出其他的話,師父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他,「犀兒,不要說了!」

  一開始只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可是這樣說著心中的委屈就越發的多,「為了挽回你自己的做錯的事情就犧牲這麼多條性命,你覺得我母親靈魂回來以後就會跟著你?」冷笑一聲,「母親離開你以後跟了我父皇五年,在我記憶裡他們恩愛的很。如果我母親的靈魂換回來,你說她是記得你多一些,還是記得我父親多一些?如果她問起我來,你要怎麼跟她說你殺了我?」

  「胡說,」他咬牙切齒的抬起頭,「洛洪昭心中只有自己!他明知道你母親是聖女一族才故意接近,你母親就是被他逼死的!他不過是想借你母親生出一個聖女好做長命百歲靈丹的藥引!」

  「呵,說起來,你們這些人真是沒什麼區別,一個個只想著自己。」我內心翻騰著,臉上卻竭力的平靜。在帝都的最後那段日子,很多事情都證明了他說的沒錯,自己的父親竟然想用我做藥引,笑笑,我還能更慘些嗎?

  「你這個……我要殺了你!」蒙面人痛苦的呻吟,詛咒的話像是從齒縫間擠出來的一樣。

  「好啊,殺掉我大家清靜,」我越過他看著師父,師父的嘴角的鮮血一直在往下流,應該是傷到內臟了,此時擔憂的看著我,我深深的看著他的眼睛,「今生無緣,我與師父約定來生。師父,我帶著我們的孩子先走一步,我寧願死,也不願意讓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背棄我們的諾言。師父,犀兒無論生死都是你的妻子。」手下微微用力,刀尖劃破外層的肌膚,脖子一涼,頓時有鮮血緩緩的流了下來。

  「不要,你不能……」蒙面人雙手摀住頭痛苦的呻吟,師父手下失力,他已經跪在了地上。

  「犀兒,你不要孩子氣。」師父面色蒼白的嚇人,衝著我伸過手,微微一笑,「乖,把刀子放下。」

  「師父過來,我就放下。」我也伸出了手。

  「犀兒,師父會去找你。」溫涯師父說著有些為難的低頭看著蒙面人,他跪在地上微微顫抖,這樣脆弱的樣子,師父看了也難受吧,畢竟是親生父親。我知道師父還有其他的意思,他想拿回玉璧,可是蒙面人現在的精神本來就有問題,武功又那麼高強,師父受了這麼嚴重的傷,根本就沒有一點點勝算,無亂如何我都不願師父面臨一點點危險。

  「去,把她給我抓來。」蒙面人咬牙切齒的幾乎趴在地上,忽然又猛地抬起頭,眼中滿是哀求,「不要走,讓芊兒回來。」

  一時又揚起臉怒吼,一時又痛苦的呻吟,頭一次看到這樣的架勢,我嚇了一跳。就在這時忽然感到手下一痛,手裡的刀子已經飛了出去。一雙有力的雙手從後面死死的抱住我,「犀兒,你嚇死我了,你嚇死我了。」

  「宇文。」當身體靠在有力的懷抱中時,我才感到自己的身體抖得有多厲害。

  「宇文,帶她走!」溫離師父說道,我緊緊抓住宇文的胳膊,「我不走,宇文帶我走我就去死。」

  「犀兒,你不要不聽話!」溫離師父氤氳起了怒色,眉頭緊皺,「你連師父的話都不聽了嗎?」

  「師父!」我咬著嘴唇,委屈的淚水在眼圈裡打轉,「師父只知道心疼犀兒,不知道犀兒心疼師父的心也是一樣的嗎?犀兒真的就那麼貪生怕死,要用師父的安危換那所謂的自由?」

  「你這個孩子,」師父嘴唇微動,卻不再說話,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已是決絕的神色,「洛靈犀,你肚子裡的孩子是我的,你要好好保護她,不能輕易說生死。宇文帶他走!」最後一句話已經是怒吼。

  「你給我留下!」蜷縮在地上的人忽然冷冷的說道,那聲音嚇了我一跳。蒙面人,不,他已經摘下了面具,我師父的父親溫臨風緩緩的站了起來,臉上沒有表情,卻比有表情的時候還要可怕,「我要做的事,沒有人能夠阻攔!」

  師父面色一凜,怒吼,「走!」便上前攔住了他,溫臨風頭也不回猛地向後揮袖,師父連忙向右側一閃,旁邊的玉石棺材被擊中,一角上有碎裂的玉石碎片飛濺出來。

  師父再次上前與溫臨風纏鬥,一邊喊著,「等什麼,快走!」

  「溫兄閉氣!」熟悉的聲音忽然喊道,我心下一動,是青巖!只見青巖猛地起身,抓住青巖一口鮮血噴在溫臨風臉上,溫臨風的臉上霎時血跡斑斑好不恐怖,他扶住胸口,向後退了一步。

  青巖的血液裡有毒藥嗎?我記得他說過自己從小就被泡在毒藥裡長大,這樣的血是有毒的?看溫臨風的樣子,難道他中毒了?心中不由得一鬆,他要是中毒,一切都好說了。

  師父扶著青巖向後退了一步,所有人的心裡恐怕都微微鬆了一口氣,所以當猝變發生的時候,竟然全部都愣住了。

  溫臨風猛地向著青巖擊去時,只有師父以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上前擋住了那一掌,然後他就那麼飛了起來,身體重重的砸在了玉石棺材上,滾落下來。

  輕飄飄的,像樹葉一樣,我的心裡忽然這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