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77章◆玉碎,大結局1


第377章◆玉碎,大結局1

  嘴角不受控制的抽動著,師父兩個字怎麼也喊不出來,哽在那裡噎得我難以呼吸。

  「涯兒!」溫臨風痛苦的怒吼一聲奔了過去,我推開宇文跑到師父的身邊跪下,一把抱住了師父,衝著溫臨風喊道,「不要你碰,你走!」師父大口大口的吐出鮮血,手指顫巍巍的抬起,到我的臉上卻滑了下去,我嚇得要命,拉著他的手哭了出來。

  溫臨風面如死灰的坐在了一邊。

  「青巖,青巖你快來看看師父呀!」我扭過頭衝著青巖喊,他就在我身後,「犀兒,溫兄有話跟你說。」

  「你這是什麼意思左青巖,你快救我師父呀,我什麼都不聽,你快救他!」我死死的抱著師父,眼淚不停的模糊著雙眼,抬起袖子擦眼淚,每一次擦過以後很快就看不清楚。

  「犀兒,溫兄已經竭盡全力了,他早就受了內傷,前段時間中毒又未全解,給我運功療傷的時候竟然走火入魔,把陰毒全吸到自己的體內,身體本就殘敗不堪,現在又受了這麼嚴重的內傷……就是大羅神仙也救不回來了。」青巖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帶著一絲哽咽,我不可置信的低頭看著溫涯師父,扶著他下巴的手上已經是一大片血。溫涯師父看著我,眼神中滿是安慰。

  「傻孩子,讓你走……怎麼不走呢……」師父喉嚨顫抖,艱難的說道。

  「師父早就知道了對不對,師父就沒打算再見犀兒對不對……師父真壞,犀兒不喜歡你了。」我吸吸鼻子,竭力不讓自己在哭出聲,彷彿那樣師父就可以不死一樣。

  「都……怪我……」師父看著我,眼睛還是那麼溫柔,好像世界上最溫暖的玉一樣。

  「不,都是犀兒不好,師父如果沒遇見犀兒,肯定比現在幸福。」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下來,我吸吸鼻子,「師父走,犀兒和孩子也跟你走。」

  「不許……」師父身子猛地一挺咳嗽起來,青巖連忙過來,拿起身邊的那些銀針刷刷刷幾下給師父插了進去。

  「犀兒,你不要再說這些話了,溫兄還有一刻鐘的時間,你們好好說說話。」青巖退到了一邊,站在宇文身旁。

  我慌亂的抱住師父,一個勁說,「師父是犀兒做了,是犀兒不好,你不要生氣。」

  「傻……孩子……」臉頰一涼,是師父的手貼在了我的臉上,青巖的銀針讓他有了些力氣。

  「師父,犀兒沒有你活不下去的……」我抽噎的扶住他的手,貼在臉頰上。

  「我們的孩子……你要照顧好她……不要……咳咳……」師父咳嗽了一會兒,說道,「不要讓她受委屈。」我知道,師父是用這個理由不讓我跟著他死。說完話,他就一直看著我。後背一暖,一個聲音從身後說道,「溫兄,我們會照顧好她們母女,你放心。」

  我心裡已經完全涼了,師父死了我也不想活下去,可是現在我不能讓師父生氣。

  「不會的。」我說道。

  「騙我……就讓我不得好死……」不知道是不是幻覺,師父的眼睛竟然又閃出那樣壞壞的光芒,隨後又黯淡了下去,終於忍不住又痛哭出聲,「溫涯,你這個壞蛋!」

  他說我騙他,他會不得好死,這在大昌是最嚴厲的詛咒,師父太瞭解我了,他竟然用詛咒自己的方式來阻止我。

  「父親,咳咳……」師父猛地起身,衝著一邊垂頭的溫臨風喊道,溫臨風抬起頭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發出驚訝聲,他的兩鬢竟然這麼一會兒就已經斑白。

  溫臨風看著師父,師父說道,「求父親……放犀兒走……玉璧……咳咳……」他咳著吐出大口大口的鮮血,整件白色衣襟、我的袖子全部都染紅了,我嚇得要命,連忙喊青巖,青巖上前按住師父胸前的一處,師父喘息了一會兒才稍微平靜下來。

  「好,我答應你。」溫臨風說道,聲音蒼老了幾十歲。

  「兒子……不孝……」溫涯師父說道,「阿離……都聽我的……不要怪他……」

  溫臨風看著師父,眼神中竟又有一絲溫暖,「你從小就調皮,阿離總願意聽你的。」

  我摀住嘴,無聲的哭著。

  溫臨風搖搖晃晃的站起身,手裡不知道拿著什麼東西,猛地向石廳通向外面的出口處一甩,只聽得!的一聲巨響,整個石室都晃動著落下了很多灰,我連忙趴在師父身上為他擋著,然後就聽到了喧嘩聲。

  「犀兒!」溫離師父的聲音,我抬起頭向那邊看去,溫離師父帶頭跑了進來。

  「父親……」溫離師父看到溫臨風頓住了腳步,可當看到躺在地上的師父時,忍不住叫出聲,「大哥!」眼前一晃,溫離師父跑到了眼前,俯下身子低頭看著溫涯師父,「大哥,你怎麼了?」

  他拉起師父的手摸著脈,然後就是面如死灰,言語中已經帶著一絲決絕,「大哥,是誰傷的你?是誰傷你,我殺了他。」聲音那麼平靜,冷的如同千年寒冰。

  「阿離,不要孩子氣……」溫涯師父看著他,「犀兒交給你了,還有……我們的孩子。」

  「大哥!」師父顫抖的拉著我的手放在溫離師父手上,看樣子已經費了很大力氣,大聲喘息著,我連忙在他胸前給他順著氣。

  「父親已經……答應……咳咳……」溫涯師父的目光看著人群,似乎在尋找著溫臨風,我也轉過頭,卻沒有看到他,他走了?

  「好的大哥,我知道了。」溫離師父的手緊緊攥著我和溫涯師父的手。

  「涯兒!」悲痛蒼老的聲音傳來,拄著枴杖的七闕大司命從後面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

  「大師父!」我哭著看大司命,他也老淚縱橫的說不出話來。

  溫涯師父好像很累,眼皮都要抬不起來了。

  「溫兄,還有什麼話想說嗎?」青巖沈聲說道。

  「我……」師父費力的睜開眼,一一看過面前的人,最後落在我的身上,我慌忙握緊他的手,「沒後悔……很開心……」

  那隻手忽然不動了。

  「師父,師父……你不要逗我了,你快睜開眼……」我抱住師父輕輕的搖晃,師父一動不動。

  「大哥……」溫離師父哽咽了,坐在師父身邊眼淚大滴大滴的掉下來。

  「犀兒,你要堅強些。」青巖和宇文站在我的兩邊,手都放在我肩膀上。

  我顫抖著回頭看著他們,「你們這是做什麼,師父還沒死你們這是做什麼?!」

  「丫頭,人死燈滅,你不要讓你師父擔心。」七闕大師父說。

  人死燈滅,人死燈滅……我看著低頭師父,他死了?

  「啊!」我死死的抱住溫涯師父仰天長嘯,眼前一片猩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