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33.江南第一風流才子18◆醉入花叢、圖窮見匕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18◆醉入花叢、圖窮見匕

  話說這伯虎被那「三杯百步醉」放倒在床,這天香小姐慇勤將他扶上床之後,便除去了他的衣褲,同時上下其中的沾便宜、吃豆腐;伯虎此時卻是十分緊張,暗道不好,受了算計,全身脫力無法反制,也摸不清楚這天香小姐的意圖。

  幸好那洞玄子十三經秘注玄功,只要意識仍在,就算四肢無力仍可運功,因此強運縮陽為陰氣功,將那陽具隱於下腹內,戰戰兢兢等待後續發展。

  天香小姐起身將燈兒挑亮移至床邊,回過頭來細看橫在繡床上的西貝佳人,果然是「美人如玉劍如虹」,伯虎那雪白的肌膚,娟秀的帶著醉紅的臉蛋兒真是美,至於那劍兒可是柄魚藏劍,正隱在腹下,是看不著也摸不著。

  天香小姐回到床上,一臉不懷好意盯著伯虎驚慌失措的雙眼,輕輕將他那褻褲拉下,這會兒伯虎這「假寶玉美人」可真是裸體橫陳啦。

  接著天香小姐盯著無助躺在榻上的伯虎,艷紅著一張宜笑宜嗔的俏臉,以魅惑姿態解開身上衣裳,令伯虎看得目不轉睛,當衣裳解下時,伯虎心頭發出悸動,鬆開那肚兜兒成雙豐乳蜂湧而出,豐滿堅挺得令婦人嫉妒令男子狂戀,頂著一對細嫩粉紅之乳頭,腰兒纖細,臀兒飽滿結實,腿兒雪白修長,十分美麗迷人。

  見著天香小姐細腰豐臀的雪白嬌軀,伯虎心頭小鹿亂跳,熱血在四肢百骸亂竄,心內慾火大起,只可惜四肢無力,否則就會翻身上馬,將這詭計多端的天香小姐就地正法。

  天香小姐脫去衣物後的一身光溜溜,上床後貼著伯虎玉體,還拉著她的手,輕輕拂在自己沉甸甸的玉乳上,伯虎身體不能動,卻能感受那潤滑的觸感,也可以聞到天香小姐身上發出幽幽的迷人香氣,當真是醉人的銷魂鄉。

  天香嘻嘻一笑說道:「羅姑娘,你可真是白如玉啊,姐姐這會兒要可要和你樂一樂呢。」接著便跪在床上,貼近伯虎的臉,溫熱的氣息呼到唐瓷般細緻的肌膚上。

  這時天香小姐從伯虎前額開始濕吻,經過鼻尖、帶有酒氣的嘴唇,櫻唇一張,那芳舌毫不客氣的直闖而入,在伯虎嘴內一陣的亂攪,讓伯虎是一半兒的爽快、一半兒的氣苦;這俏妞的嫩舌兒真靈巧,可算是平生所遇舌功第一高手,若非本公子全身無力,這會兒可得要和她好好的舌戰一番,以比個高下。

  天香小姐也不管伯虎吻夠了沒,就離開那嘴兒,接著便在伯虎那緩緩起伏柔軟富彈性扁平胸口間舔弄起來,舌尖飛快的在兩隻小小粉紅色乳頭及乳暈間逗弄嬉戲,讓絲絲搔癢之感令伯虎喘息起來。

  看倌或許會認為,天香小姐見到伯虎是位平胸族,欠缺那窈窕身段所必須之豐乳,或許會覺得美中不足。實則不然,天香小姐正為有幸接觸如此幼嫩嬌美玉體,內心深感喜悅;到底在南京這一帶,過了及笄之齡,長得又好看的黃花閨女也還是有限。因此天香的磨鏡獵物,也擴及年紀稍微小,長得嬌嫩可愛正待發育的少女,就算是垂髫少女也可以張羅俐落加以調教。而調教天真少女可成為天香的嗜好之一,伯虎那平胸模樣倒合於尚待發育之天真姿態。

  天香小姐一面舔弄,一面呢喃著:「好可愛、真有趣。」

  將那小小乳頭舔得挺立紅艷之後,接著舌尖沿著伯虎胸、腹、經過肚臍繞了一圈、過了蓬鬆陰毛之恥丘,來到了伯虎縮陽為陰那偽裝的陰阜,看到那特別豐厚又奇形怪狀的外陰,發出了大驚小怪「啊」的一聲驚呼,然後是一陣令伯虎難耐的安靜,以為自己的偽裝太差、破功露餡了。

  天香小姐細細審視伯虎兩條大腿間的那朵假花,深紫色豐厚又充滿皺摺的突出內陰,對比於白嫩賁起陰阜,觸感粗糙又柔軟,幾乎將中間縫兒都蓋住了,用指尖去撥也看不清裡面。

  「好樣的,居然是難得一見雞冠花,這磨起來一定很有趣!」

  一句讚歎的話就顯得天香小姐的內行,識人多矣,居然能叫得出這異品花名。然而她卻怎麼也沒想到,這偽裝的雞冠花的中心部位,居然藏了一柄出必見血的神器,今夜就會要她血流五步。

  接著她就撲下去,在陰囊擬形之柔軟豐厚花唇上大快朵頤起來,不時在裂縫中輕舐一下。這可差點破了伯虎的十三經玄功,內藏神鞭幾乎就要破門而出;若是伯虎此時口中能言,也是能連著叫那爽、爽、爽、爽、爽。

  伯虎內藏靈龜,受不了如此作弄,開始口吐涎沫,大量流出那假花,這具有淡淡檀香清清如水的津液,令天香小姐十分興奮,為加強那快感強度,天香故意發出大聲吸吮聲,唧唧啾啾戲水聲,對伯虎暗示那分泌有多豐富,每下的舔舐都令伯虎敏感陰囊不斷抽動,那抽動幅度,遠遠勝過真正異品雞冠花,令天香小姐覺得自己果然撿了個活寶。

  唯一可惜的是,床上躺著的伯虎,除了神智清楚之外,是全身不能動,嘴裡也不能回應。所以是聽不到那有趣的叫床聲,也看不出肢體反應是否喜歡如此逗弄。

  不過熟知這「三杯百步醉」的天香小姐倒也不擔心,待會兒與床上西貝佳人春風一度流些風流汗,醉意便可去一些,那時便可動口舌言談。若是再來個春風二度,多流些風流汗,醉意就會去了大半,四肢可以稍稍活動,身子也坐得起來。此時正好可以自由自在進行那春風三度,若是在三度之後,則醉意全消,然而也必然累得爬起不起身來,剛剛好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

  天香小姐飽餐完那奇異花朵後,便爬上床頭,在伯虎雙頰上各留下一個濕吻,美麗眸子帶著慾望,直視著伯虎慾念叢生的雙眸,芳唇又蓋上了伯虎嘴唇吻上了。伯虎感到天香那對沉甸甸的乳房,正壓上自己根本不能相比之平胸,既柔軟又飽滿,將自己的胸口包了起來,

  口不能言的伯虎此時只能喘息低吟,天香香舌一挑,就老實不客氣的闖入伯虎口中,來一個甜美如蜜、天旋地轉的深吻,肆無忌憚的口舌交纏,讓兩人都喘不過氣來,一時間這四唇相接勝過身上之挑逗愛撫,伯虎沉醉在與天香舌頭交纏的愉悅,而天香的手輕巧游移在伯虎身上。

  伯虎仰臥於床褥之上,天香伏在伯虎身上,居然就像洞玄子十五式「鸞雙舞」的起手式,兩人相疊在一起,天香如扭股糖般繞扭動了一會兒,最後將陰戶對著假陰、豐乳對著平胸貼住,接著天香對秀眼盯著伯虎,滿臉誘惑的說道:

  「好妹妹,姐姐這會兒要教你些樂子哩!」

  天香心裡想著,當真是太有趣了,只覺得自己胯下暖烘烘的陰戶,感受到粗粗皺皺的假陰,磨弄得挺舒服,這可是在別的姐妹間,從未嘗過的異味,今晚可真幸福了。美人兒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到處酥麻,有如萬千螞蟻爬上玉戶,真是喜又爽。

  伯虎心裡想著,當真是太有趣了,只覺得自己胯下膨鬆松的假陰,感受到柔膩濕潤的花唇磨磨擦擦,弄得挺舒服,這可是用陽具插別的女子,從未嘗過的異味,今晚可真幸福了。這假美人兒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到處酸軟,有如千萬螞蟻爬經陰囊,又癢又驚。

  天香已然動了淫興,看到伯虎的眼神很是順服,便決定開始好好磨上一回鏡,可憐的伯虎,此時醉倒在下方是任人魚肉,天香先這麼的稍稍挺動,下面的伯虎被壓著不能動,卻輕喘了一聲,上面的天香則是繼續不耐的向下挺動,將女孩子家最隱秘的部位,用那一片濡濕和溫潤,不安份的磨弄著那一大朵假花兒。

  接著天香便扭著細腰、挺動豐臀,將自己嬌嫩的玉戶兒,一輕一重、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的磨弄著伯虎突出的假穴兒。不多時嬌花中大量花蜜泉湧而出,將那假花的花瓣糊成一片,在磨弄之中,發出浠瀝浠瀝急雨之聲,聽起來甚是淫靡。

  除了上邊親嘴、下面磨陰,天香那一雙素手還甚為不安份,在伯虎平胸、俏臉、腰側、臀後,上上下下、前前後後撫摸不已。醉倒的伯虎卻只能安安份份的躺著,起初還感到有些怪怪的,任憑天香磨弄,經過一磨一弄、摸摸捏捏之後,隨後感到有些意思了,這時才開始體會到,原來女孩兒家之間磨磨弄弄有這樣的趣味,就算沒有插入快感,卻另又不同的甜蜜。

  伯虎身不能動,只能任天香為所欲為、磨磨擦擦、哼哼叫叫;耳中聽到天香那張櫻嘴兒,洩出了含糊不清淫言俏語,水蛇般扭動腰身廝磨著肌膚,眼中看到她那張嬌媚的臉兒,寫滿著征服者的快意,經過一柱香時間,快感如急雨般澕澕襲來,嬌軀猛然一緊,一聲嬌聲歡呼之後,那繃直玉體瞬間鬆弛,艷紅的臉龐,沾著幾絲汗水濡濕烏黑秀髮,酥軟爽快而卷下身。

  對於伯虎而言,到底只是磨弄陰囊仿成之假花唇,雖然也會有些麻癢之感甚是有趣,然而到底並無真槍實彈,不足以讓他丟精。那天香小姐也看得出,一番廝磨似乎只是獨樂樂,還未能將這西貝羅姑娘帶入極樂,抬起頭來,看到這羅姑娘眼神,雖未真個銷魂,但是似乎也被勾得欲上心頭,滿臉風情。

  輕吻了下伯虎,天香小姐在他耳邊吐氣如蘭輕聲問道:「妹妹可感到有趣?」

  伯虎經過天香小姐在身上一陣磨弄,倒也急了一身汗兒,消了些酒意,居然口舌能動可以說話了,哼唉一番後,沙啞的說道:「有趣。」

  聽到伯虎給了正面答覆,天香內心充滿欣喜,在燭光搖曳之間,抬起那白玉無瑕的嬌軀,現出胸前嬌美俏挺峰巒,肌膚因磨弄激情染成粉紅,一臉詭笑著爬起身來,將平坦光滑小腹下,那伏貼於誘人玉戶一團黝黑毛髮,朝向伯虎臉兒貼來。天香小姐下體對著伯虎的臉,心想今晚一次都教給這位西貝美人,好讓她領略其中的美妙,屆時追求快感之本能自是揮之不去。

  伯虎眼見天香小姐的花唇,送到了自己面前,展開之內陰花唇,像大片花瓣兒顏色很紅,那花唇張得極開,連內裡粉紅色花道繾綣皺摺都清晰可見,因先前磨弄動情,正不斷流出滾滾蜜汁。有蕊一條自花心抽出,長如花葉,這是天香她那長過尋常的花蒂兒,這可讓伯虎聯想到朱槿突出之花柱兒。伯虎色眼兒看到這裡,心底也跟著一路讚歎自己真好命啊,居然又給他遇上了花中異品「急雨扶桑」。

  難怪天香小姐與自己的假磨鏡之時,胯間一直感覺有根手指似的玩意兒,上下掃弄於自己假花唇之間,甚至頂入戲弄藏於其中的虎首豹頭,原來竟是這有趣的花柱兒。看來這天香小姐倒有些女身男相,也難怪她容易對女子動情了。

  咕唧咕唧之聲,正是伯虎貪婪吸吮蜜汁的嘴兒所發出,雖然天香要伯虎吸盡蜜汁,但是才從酒醉稍退之人,根本出不了太多氣力,稍稍舔動之後就要停一會兒,天香那充滿青春活力之淫情玉戶,潤紅如玉、充血蜜唇間不斷流出蜜汁,像極了春潮帶雨晚來急,津液順著花唇滑落,拉出一絲絲的銀線,最後滴落在伯虎半開的口中。

  「姐姐又要丟了。」天香低沉的嗓音是因為大量消秏體力之故,更顯出少女想要將那慾望一次盡情發洩之可愛。最後她將整個陰戶貼上了伯虎的口鼻,伯虎只感到愉悅,渾然不知自己慾望會墮落至更深層,這呼吸一窒,洞玄子十三經玄功一個不繼,胯下神鞭飛鋌而出,當天香嬌軀後仰時,掃到她白嫩的臀背。

  正是:

  風流不分雌與雄,逢場做戲假亦真。

  此番伯虎尚未動到一刀一槍,這天香小姐已是連連丟身,如今這神兵一出,又會鬧出什麼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