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35.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0◆天縱嬌姿、美人爆春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0◆天縱嬌姿、美人爆春

  眼見天香姑娘破瓜後力盡臥倒,伯虎受了一夜壓制,心中很想要好好報復一番,然而身中「三杯百步醉」酒力剛退,身子還是軟軟的,雖然胯下長鞭沒有問題,但是身體的其它部位實在是有心無力,無奈之下,看在她自動獻身的份上,就一笑泯恩仇吧,於是登上繡榻,擁著天香的玉體,蓋上被窩共同夢進溫柔鄉。

  一清早晨曦映紅東側窗簾,天香小姐就醒了過來,空氣中瀰漫著一夜顛狂之獨特氣息,然而身邊卻是空無一人,窗外也是一片寂靜。她芳心一驚,勉強坐起身,下陰酸楚告訴她初夜回憶,慢慢掀起凌亂絲被,望著原本潔白床榻上片片暗影,不禁又想起昨夜興奮衝動,裸露的乳珠竟慢慢挺立起來。

  唉!男人就是這樣,一得到女人身體後,就不知道躲到那兒去。唐寅這採花淫賊好像已經溜了,看起來得要央求在衙門當差的父執長輩,尋遍天涯海角將他捉回來,然後拿把尖刀頂在他身後,逼著他就範,這才會乖乖的娶自己了。這有手段、有機巧、有氣魄的天香小姐如是想著。

  唉!還是咱們女人間有情有義,自己每次上了一位黃花處子,第二天早晨總是會甜言蜜語的講個不休,等不及到晚上,在午睡時就先纏綿磨弄一番,而且總是要待個三五天才放人走,離開時還難分難解的依依不捨。這有情、有義、有愛、有心的天香小姐又這麼想著。

  天香小姐一面這麼胡思亂想,一面穿上衣服,一面緩緩爬下床榻;或許是前一晚上獨角戲,耗費太多體力,居然覺得雙腿發軟。正待要開口呼喚侍婢進來幫忙,卻聽到自書桌傳來的腳步聲,一雙有力的手伸了過來扶住她的身軀,轉頭一望,一張笑吟吟的俏麗的瞼兒,可不是那羅翠姑,不!應該是改裝的唐寅才對。

  原來他還在這裡,是自己多心了,以為他是位薄倖男子,偷了人家的身子就走人呢。咦!本來自己一向自詡為女中豪傑,提得起、放得下,怎的才和唐伯虎這個小白臉春風一度,心裡就如此牽三掛四的想個不休,這可是怎麼了?天香心裡是這麼想,嘴裡仍是冒出了一句:

  「我一張開眼卻沒見著你……」說著就彷彿要哽咽起來。

  伯虎忙不更迭的輕撫她的背,告訴她因為醒來時看她仍在熟睡,不忍將她吵醒,下床後來到書桌旁,正準備要畫一幅書送給她,沒想到就聽到她起床的聲音,他可是立刻丟下手中的事,急忙過來扶她起來哦。這一鼓腦的甜言蜜語的哄著,果然就讓她心裡開朗起來,嫣然一笑,然後要求來書桌旁看著伯虎作畫。

  伯虎扶著天香來到書桌邊,卻看到昨日被伯虎擦拭元紅,上面染得片片血漬的白色絹巾,正端端正正的鋪在上面,天香小姐一看,面上就要變色道:

  「你是不是深怕別人不知道,你已經要了我的身子似的,怎的將這玩意兒大大方方的放在這兒,還不快些收好!」

  唉唉唉!有沒有搞錯,明明是你要了我的身子,怎的說成我要你的身子呢?咳!還是算了,好男不跟女鬥、強龍不壓地頭蛇、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好漢不吃眼前虧,這種會捏爆子孫袋的姑奶奶,還是不要得罪的好,趕緊賠個笑臉道:

  「小生實在非常珍惜與小姐的初夜,能夠得到小姐寵幸是小生三生修來的福氣,小生正準備將這初夜紀念,繪成絕世美圖永世珍藏,以示對小姐終身不忘,不知小姐意下如何?」

  一番軟言討好,果然見效,只見小姐聽了伯虎如此重視與她初夜之事,內心也是喜滋滋的,只是臉上仍放出那似喜似嗔的佯刁狀,嬌哼了一聲道:

  「要畫還不快畫,磨姑些什麼!」

  伯虎連聲道:「是是是」之後,仔細審視被那元紅染成片片鮮紅色好一陣子,由於前一天夜晚,天香小姐以倒澆蠟燭之勢破身,於多元紅流到伯虎身上,因此轉那元陰元紅時染了頗大片。閉目瞑思一會兒,腦海中浮現了昨日夜裡,品評天香那異品陰戶時,想到她鮮紅花唇如同朱槿花瓣,那長過尋常的花蒂兒,則如朱槿突出之花柱,於是就有了個主意了,數筆勾勒之後,居然就將絹布上大片元紅繪成了數朵鮮艷朱槿,在艷陽下隨清風飄揚。最後在絹布的邊邊題上了:

  「天縱嬌姿、香盈滿庭」

  天香小姐見著那伯虎,刷刷刷的隨意三兩筆,幾朵嬌花即已畫成,果然不愧一代書畫名家,只是還沒有習慣誇他,只能隨口敷衍說道:

  「噢,這樣就畫好啦?」

  伯虎以為天香小姐在嫌畫得太少,急急接話道:

  「小姐莫急,這只是開始,小生的意思是要畫一張倩女報春圖的。」

  在這姑奶奶面前,那「四不繪」原則還是藏在箱籠裡,絲毫不敢怠慢的就要畫下去,抬頭看著天香小姐翠眉含嬌,丹唇啟秀,嘴角微揚、瓊鼻微皺,又帶些嬌縱的神色,憶起前夜的那場狂風暴雨,心中頓有領悟。

  先調上了些朱紅,繪出了帶有喜氣的大紅衣裳,再慢慢工筆細描,花貌盈盈,粉臉桃腮,唇點櫻桃,眉蓋秋波,接著稍許暈染那雲鬢,秀髮上插著鑲紅玉蟠龍掠鳳紫金釵,畫中身著大紅薄襖嬌俏仕女已是躍然紙上,畫得是一幅俏女爆竹圖,畫中一位頑皮佳人,一手掩耳,一手持線香一枝,正準備點燃一隻大紅爆竹,爆竹上倒寫了一個「春」字,畫中美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滿臉又愛又怕又期待的俏麗頑皮神色,讓人看了真是又憐又愛,又疼又惜。

  天香小姐看著圖中的美人兒,活脫脫就是自己故意放嬌裝嗔的模樣,能將如此神韻畫出來果然不簡單,只是聽伯虎說這是「倩女報春圖」,不知道該是怎個解?便隨口問了出來:「為何此圖叫做倩女報春圖?」

  伯虎呵呵一笑道:「小姐可見著圖中這爆竹上寫個春子嘛,若是點然了爆竹,那春字不就爆了嗎?就是取這爆報諧音,所以就是倩女報春圖。」

  天香小姐「啊!」的一聲點點頭道:「原來如此,果真有些學問。」

  一個早上,到了這個時候才聽到天香小姐一句認同的話,看起來這位姑奶奶的下床氣可是消了,伯虎就趁機加些俏皮話語,想要逗小姐高興,於是說道:

  「小生畫這幅畫兒可還是有更深之意涵。」

  「願聞其詳。」天香小姐一臉認真的說道。

  伯虎故做誠懇狀,充滿感情說道:「為了紀念小生與小姐之定情初夜,小生不斷思量,要畫出何種涵意最為恰當,於是想到這倩女報春最是應景。」

  天香小姐聽到伯虎又提到了初夜之事,不禁面上羞紅、秋波流媚,向伯虎睇了一眼道:

  「卻又是如何應景?」

  伯虎故意搖頭幌腦沉吟道:「如今看到這圖,真讓小生觸景生情,這春兒便是那男女纏綿之事,這帶春之大爆竹便是小生,想那昨夜小姐也是自己去爆那春兒,豈不和這幅圖蠻相合的嗎?」

  天香小姐見那伯虎明諷暗刺自己倒貼他,心裡想要發作,然而他說的又是實情,一張俏臉青一陣、紅一陣,心裡又是羞又是嗔,與伯虎一臉清白無辜、天真無邪狀對望良久,終於忍不住兩人皆噗嗤一聲爆笑出來,天香笑罵一句:

  「文人嘴上無德!」

  「美女腹下有料!」伯虎摟著她隨即回贈這麼一句。

  天香小姐一聽可又笑開花了,兩人一陣嬉鬧之後,彷彿隔閡盡消,天香小姐丟去了彆扭小女子姿態,又變成了豪放女子,與伯虎有說有笑起來。

  這天香小姐的侍婢,似乎很清楚小姐的習慣,若是有那姐妹淘來到家中,夜中必然有事,第二天早晨小姐必然晏起,小姐還規定若是沒有招喚不得隨意過來打攪。說穿了,就是天香小姐為了保守與閨中密友磨鏡之秘密,因此過了大半個早上,繡樓中都無人打攪,等伯虎將畫收好了,天香便喚人上來侍候,並送上早點。

  早餐已畢,伯虎依著前面兩位小姐的規矩,總要配合美人兒的興趣做些消遣,好多培養培養感情,果然這喜好算計別人的天香小姐,最為愛好之道就是下棋。這下棋可也是伯虎四絕中之一絕,當然不能拿自己的絕活兒欺負人家小女子,於是便從饒個七八子開始。

  這天香小姐果然慧黠,並未事事依著棋譜來,沒事就出個奇兵,若是伯虎一個沒看清局勢,還真的會被她給蒙贏個一兩盤,連續幾盤下來,天香小姐仍然是樂此不疲,直說別家閨女大多不好棋道,好不容易遇到高手,得要多學習學習。伯虎也就一整天都順其所願,捨命陪淑女啦……咦?天香小姐像淑女嗎?啊呀!!放過在下的子孫袋,是淑女!確實是淑女!

  天香小姐生性活潑愛鬧,這走棋時也不是規規矩矩的,若是伯虎當局者迷、陷入長思時,就會在一旁用那伶牙利嘴、插科打諢,故意亂他,而伯虎也會以牙還牙不時戲謔一番;這一對活寶,若不論兩人棋力如何,只說這舌劍唇槍,小倆口還真是棋逢對手,各不相讓。所以一天中這棋一路下來,倒也一點兒都不沉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