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36.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1◆兩奇交鋒、願賭服輸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1◆兩奇交鋒、願賭服輸

  用過了晚飯,天香小姐又取出棋來要佈陣再戰,伯虎便出了個題目,這棋要睹個采頭,天香小姐拍手稱好,然而等到伯虎說出那采頭名目時,豪放的天香小姐一時倒臉色微微一紅,害羞的低下了螓首,露出了羞澀忸怩,然而豪放女果然不愧是豪放女,隨即毅然決然的一抬頭,慨然說道:

  「賭就賭,誰怕誰唄!」

  這兩人到底在賭啥啊,怎會讓天香小姐變得這麼迷人?原來伯虎昨晚在床上被壓制了一夜,心中頗不服氣,因此便要與天香賭,誰要是輸了,今夜就任人擺布,不得有異議。就是這麼一個賭注,在天香小姐的芳心中,激起了陣陣遐思。

  伯虎讓了天香小姐七子,不知是受到什麼影響,棋兒下著下著,天香小姐就臉上飄起片片紅雲,似笑非笑般怔在那兒,根本就心不再焉,果然連連三戰,都是兵敗如山倒,可以說輸到脫褲子了,這樣說別人的千金小姐好像有點不雅,。。。不過,天香小姐輸了還真的脫了褲子哩。

  伯虎眼見大勢已定,天香小姐已是棄子投降,不禁歡呼一聲,笑吟吟的看著有些慌亂的天香小姐說道:

  「小姐,小生這廂有禮了。」

  話音剛落,只見伯虎一面淫笑,用力的摟住身邊的美人,美人一聲驚呼,早已被翻到在床榻,身上衣裳四下亂飛,三下兩下便被這風月高手,剝成新鮮荔枝一般的白白淨淨、柔柔膩膩,一對豐乳在顫慄中如水波狀抖動,拉開包裹著嬌美肥臀的底褲時,伯虎發現上面早就濕透了,原來這天香小姐人雖在下棋,心兒早就上床了。雖然先前說好輸了任人擺佈,然而美人仍是作態,拚命想推開這個撲上來的身軀,但終究難敵那股蠻力,呼聲也竟然變成一聲令人臉紅心跳的無力嚶嚀。

  天香那眼中落下淚來,終身打雁,居然被雁兒啄了,前半生床第間每戰皆捷的佳績,居然一夜之間被破。啊!真是太幸福了,喜極而泣的留下快樂的眼淚,從來都是費盡辛苦才能上別人家閨女取得快樂,這次居然是由別人主動出擊,還多帶了一隻銷魂按摩棒兒,自己只要躺在那兒,就可以坐享其成的爽得要升天,真是幸福啊!是不是該要到蓮花庵去找九空師太處還願了。

  天香嬌嫩的肌膚,毫無掩飾展露於眼前,雖然昨晚見過她那嬌軀,但僅止於有限角度,如今再次看到她峰巒起伏的美景,伯虎慾望無可抑制升騰起來。天香先是象徵性略掙扎幾下,伯虎一句「願賭服輸」,便讓那玉體軟了下來,後仰的臉蛋兒,剛好被伯虎嘴唇迎上去,封住她嬌艷欲滴之櫻唇。這稍帶潑辣的天香小姐,最能激起粗野的男性慾望、令伯虎是陣陣銷魂。在伯虎心理上,她可必須要被征服的可敬敵手,一定要完全佔領她的嬌軀及芳心。

  伯虎和她唇舌激烈地糾纏著。雙手移至高挺豐碩又圓潤的乳房緊緊握住,啊!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到手了,可想了好久了:從那日在羅府離別擁抱,昨日前來謝府歡迎擁抱,夜裡被天香小姐強暴,這一對豪乳,早已在自己胸前擺弄磨擦過幾回,令人心癢難熬,這碌山之爪鹹豬手早就蠢蠢欲動,只是前兩次光天化日之下動不得,昨夜酒後動不了,現在靠著這十根手指在棋局間一番博殺,終於勝出得以一親芳澤、如願以償了!

  雪白柔軟的乳肉隨著捏弄自指縫間擠出,一對圓滾滾的豐滿乳房在手中不停變化形狀;手指兒也不時捏住勃起變硬,像紅葡萄般的乳頭搓捻,或許是常與姐妹淘磨弄,乳珠不同於先前所見閨女的粉紅色,卻是嬌艷欲滴的鮮紅色。天香也是自信又自傲努力挺起胸膛,方便伯虎逗弄。

  天香近似虛弱地躺在伯虎身下,任憑伯虎玩弄她美麗的嬌軀,伯虎一手離開嬌美胸脯,一路向下越過柔細陰毛,玩弄起那如盛開朱槿般花唇,二指搓弄特長花蕊上。這可讓天香全身激動顫抖,伯虎手指感覺到她那淫液已是源源不絕。

  一手持續大肆揉搓著豐乳,把持異品名花的手兒,中指突入她那花房之中,果然花道是越進去越緊窄,天香猛烈地收縮肉摺兒,緊緊地纏住伯虎手指。伯虎在她花穴內大力攪弄一番後,將沾滿愛液而變得濕淋淋的手指抽出,先在唇邊輕吻之後,再送至天香唇邊,她深情的望著伯虎,張開櫻桃小嘴將手指含住,吸食自花房溢出之淫蜜。

  看著天香因激情變得嫣紅的臉蛋兒,令伯虎的神鞭更加硬挺,緊挺在她圓翹豐滿的臀邊。天香手向下探,再一次抓住伯虎的把柄,如今不再是嚴刑拷問,而是溫柔又深情的套弄。

  兩人愉悅的呻吟在繡房間迴盪,更加激烈地愛撫對方。天香花瓣中的淫液順著她的腿流到了榻上。她將伯虎的肉鞭兒壓在她的花唇上摩擦,使得那鞭兒變得濕漉漉的。十指纖纖的將鞭兒導入那迷人的名花美穴口,伯虎用力一挺,虎豹靈龜便破門而入。

  天香舒爽的發出淫言俏語,狹窄花道擠壓糾纏著進入體內粗長的肉鞭兒。伯虎使勁抽動著,肉體間碰撞發出「啪啪」響聲。淫津愛液洶湧流出,沿著肉棒流到陰囊、滴到榻上。

  在伯虎猛烈攻擊下,天香由那千金之軀,轉變成溫柔婉轉之情人,全心全意、毫無保留逢迎著伯虎。沒想到那麼細的腰,扭擺起來竟是如此有力,令騎在上面的伯虎,感覺像是在馴服一匹胭脂野馬,想必是與那閨中密友姐妹淘磨鏡時練出的功夫,不過。。。喂喂喂,不是說輸棋的人要任人擺佈嗎?天香小姐怎麼可以如此猛烈回應,犯規耶?……啥?唐大爺您叫在下別管您的家務事,是是是,您爽您的,在下就不打擾,一邊涼快去了,咻,還真是看得好熱呢。

  終於天香小姐自櫻唇吐出一聲嬌呼,嬌軀一個僵直,花房急劇收縮吐出一股陰精,從花心也傳來陣陣強大吸力。雖然伯虎盡力強忍,終究只能屈從和她一起共抵巔峰,「噢」的一聲長歎,一滴滴白花花的精液,如同投降棄去的白棋子兒,一一被天香花房給提了去。

  兩人軟軟地滑落榻上,急促地喘息,互偎著休息了一會兒,當天香又抬起頭,神采晶瑩的眸子深情望著情郎時,伯虎也毫不遲疑運起洞玄子十三經起手式,再度揮鞭奔騰馳騁。

  這一夜伯虎使出渾身解數,換了數種花樣,可讓天香小姐真正嘗到了身為女人的好處,到了第二天早上梳洗時,伯虎提議為天香梳頭,取出了一枝鑲有紅玉、中間嵌有映光珠的鳳首紫金釵,替天香小姐在雲鬢間插上,看到與「倩女報春圖」中美人發上雷同的釵兒,鏡中的天香小姐竟露出了從未出現過,像新嫁婦般小女子嬌羞模樣。

  伯虎在天香小姐的繡房中連住了幾日,白日在棋局上拚鬥、舌劍唇槍鬥嘴,幾日來混得熟了,有時天香眼見局勢不妙,還會頻頻嗲聲嗲氣、拖著膩聲媚語的叫聲:「寅-郎。」,再拋個媚眼的眉目傳情;或是故意解開領口扣兒,故意小露個酥胸,直道:「好熱好熱。」的,讓伯虎覷著那天然美景看個不休,如此一來讓他心中十分動火,如此便會有意的讓她一分,不盡情攻殺,故意下得個兩平。而天香小姐見到自己的媚力生效,也是眉開眼笑,比憑真功夫贏棋還高興。

  而夜裡在床第間爭鋒、淫言俏語連連,又在伯虎故意相讓之下,還真的是各有勝負,也是趣味盎然。

  正是:日長全賴棋消遣計取輸贏賭春宵。

  幾日努力下來,謝天香小姐的身心果然都寄在伯虎身上了,只是有一點唐寅一直沒有弄懂,也沒敢問,怕一不小心碰翻了醋罈子弄得一身酸。那就是天香小姐破身時為何提到了陸昭容小姐?

  伯虎自以為是的認為,天香小姐嫉妒陸昭容的南京第一美人的名號,又配上了他這江南第一才子,兩個第一湊成對了,將這位爭強好勝的官家掌珠謝天香小姐置於何地?於是決定硬插了進來,也和伯虎好上了先追個平手,將來或許在閨房之中還要比個高下哩。

  伯虎這麼個想法,自以為魅力無限,還真是在自個兒臉上貼金哩,然而他這淫中君子之心,怎麼度得出俏佳人腹中彎彎曲曲的小主意,倒有一大半打在他千辛萬苦覓得的絕色佳人身上。可笑唐寅這色中餓虎,全然不知居然在自己後宮禁臠中,就要放進了一隻女色狼。

  卻說伯虎搞定了天香小姐之後,又是如何離開謝府,將會有什麼奇遇,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