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37.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2◆空門奇葩、捨身飼虎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2◆空門奇葩、捨身飼虎

  話說伯虎在謝府,將那潑辣爽直的天香小姐,調教出稍許溫柔女人味之後,便準備拜別老夫人及天香小姐,好繼續那八美的尋芳獵艷。只是這回伯虎還沒出門,這美女卻是自己找上門來。當伯虎天香小倆口正在堂中叮嚀話別,忽的伯虎胯下處女風向雞突然指向門外。

  伯虎這屢試皆爽的處女氣機指引,自從在陸府、羅府連著上了昭容小姐、春桃及秀英小姐之後,已經變得非常挑嘴,普通處女已無法引起動靜,唯有高檔處子才會引出動作,看倌不禁要奇怪了,原先在寧王府時節,不是對所有處子侍婢都會感應嗎,為何上了昭容、春桃之後就不感應了?

  其實說穿了也沒什麼神奇,當初邵道長在伯虎出師時,放出模擬七大名器的銷魂八卦陣,幾乎吸盡了伯虎元陽,而伯虎所練龍虎山玄功發出回饋感應,極需吸起處子元陰練化為元陽,以補足空虛,而在陸、羅、謝府中與多位絕佳處女相交,吸收那許多極品元陰,練化之元陽幾乎回填過半,回饋感應因而削減,因此對於尋常處女元陰已無感應。

  因此伯虎在天香破身之後,發現神鞭對府中其他人皆無反應,因此也沒在刻意的運功縮陽為陰,就放著神鞭在胯下晃蕩,沒想到就在與天香小姐話別時,居然演出一幕一枝紅杏出牆來。

  又有美女啦!頭兒轉向胯下風向雞所指方向,還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前兩夜天香小姐才想到要去九空師太那兒還願,還沒動身哪這師太就施施然來了。只見到:

  粉雕玉琢的面龐上,肌膚白的近乎透明,素淨端正的面容,芙蓉為面、秋水為神,眉青如黛,唇若桃花,一頭青絲又長又直,一襲袈沙之下身段修長,雙峰玲瓏,柳腰不盈一握。胴體苗條有致,即使身在尼僧服飾中,也難掩四射的艷光,神情莊重又不失親切和藹。

  那蓮花庵內的九空師太,攜著一位十一二歲的小沙彌走了進來,見著天香小姐施了一禮,就說是因為老夫人先前在大士座前許下心願,今日要在庵內誦經禮儀,想請夫人、小姐同去拈香拜佛。

  天香小姐一面招呼九空裡面請坐,一面等著伯虎作別上路,誰知唐寅也是淘氣,一見這九空師太長得美麗出塵不禁心頭一陣蕩漾,兩條腳就不肯動了。連忙運功將怒指的鞭兒收起,不待天香居中介紹,早已迎向前去搭訕起來。此時的唐寅,已將九空尼姑當作了意外奇遇。

  正應著那一句:

  意外奇緣真難得,人間艷福應無雙。

  如此一來可急煞了天香小姐,既不便阻擋,又恐唐寅露出破綻。其實這生性豪爽的天香小姐倒也不是因為吃醋,雖然這位標緻美麗的九空師太,早就是天香垂涎已久的磨鏡對象,只是師太身在佛門,舉止端莊又不飲酒,因此還未能找到機會下手。

  她所擔心的,是怕伯虎這淫棍,以為來到謝府的美麗師太,也是與天香小姐磨鏡的閨中密友,因此就要和她胡天胡地的亂說起來;無論伯虎以女裝的身份或是以男子的身份,在謝府對九空有無禮行為,恐怕都會壞事,眼見他倆在廳堂敘話,一時間也沒了主意。

  天香小姐見九空尼姑和唐寅談得非常投機,心裡真的說不出的焦急,倒有點後悔前兩天在床第之間,怎的居然會想著要還願,這會兒菩薩果然顯靈,就差了位美人來請她去上香還願。

  呆呆的發了一會怔,只得從旁打斷她們的話頭,引著九空去見老夫人。好個唐寅,一看天香的模樣就已窺知天香小姐想要從中作梗,哼!都已進了我的後宮了,怎可如此拈酸吃醋、阻撓相公尋芳獵艷的正事兒,於是急忙起身握著九空尼姑的手慇勤的說道:

  「我在這裡等候,你見過老夫人出來,我同你去寶庵中談談,菩薩座前我也有一個心願,趁機讓我也去燒一枝香,磕幾個頭吧。」

  九空尼姑聽了,連說很好!天香則急得咬著銀牙,暗暗向唐寅丟了幾次眼色,唐寅卻只是當作不見,仍然一屁股坐下,天香無奈,只得引著九空入內見老夫人。

  見了老夫人,卻因身子還沒復原不能同往,只命天香小姐隨著九空同去拈香,九空不知甚中曲折,便望著天香一笑道:「既是老太太不能同行,那麼讓羅小姐作伴不是很好嗎?」天香還未回答,老夫人早接口道:「羅小姐還沒走啊,很好,香兒你就央她做個伴兒吧!」接著又對九空誇了一番羅小姐如何溫文美貌、善解人意。

  此時天香小姐正是有苦說不出,無可奈何的與九空辭那那老夫人,回到臥室換了衣服,粉脂也不施的就和九空一同下樓,命使婢傳話,準備了四乘肩輿,帶著女婢與九空、伯虎同上蓮花庵。

  這蓮花庵就在學士街的東盡頭,距謝府不過一二里遠,轎子走得快不一會就到了,下轎後庵內幾位女尼早已迎在門首。九空以地主之誼慇勤招待。天香因有事在心,不願久留,便推說老夫人病體未癒,不能沒人侍奉,拈過香後就得回去,免得老人家懸心盼望。這時觀音殿上早已設著懺案,幾位女尼在那兒誦經,九空便陪著她先去大士座前拈香禮拜,接著又至各處菩薩面前,一一點過香燭,行過稽首禮,唐寅也在後面裝腔作勢的胡搞,各處瞻拜完畢,又回到方丈拜茶。

  天香見著伯虎的舉動,不由得又好氣又好笑,略坐片刻,飲過一杯香茗,便起身作別,唐寅見天香一路過來臉色不佳,知道這位佳人有些惱他,也順勢向九空辭別。

  天香原要用轎子送唐寅回寓,怎奈唐寅堅辭不必破費,天香只得作罷,在伯虎耳邊急促的留下一句:「你得仔細小心一點。」說完便帶著婢女自行回家。其實天香心裡想的,只是要伯虎別露出破綻;然而聽到伯虎耳裡倒是心裡一驚,只當是天香小姐在記恨了,倒白擔了許多心。

  這唐寅待天香小姐轎夫的後腳一走,他的前腳又跑回來,推說想要如廁方便,重新進入蓮花庵。九空尼姑見他又轉回來,倒是喜出望外,在他方便之後,一面吩咐倒茶,就留他在房中談心。在唐寅旁敲側擊之下,也弄清楚了九空師太的出身來歷。

  九空這位帶髮修行的美尼,原本也是名門後裔,只因父母雙亡,家產被佔奪,所以輾轉流入空門,不過她雖歸依佛座,卻是年紀很輕,而且出落得美麗絕世,因而初進蓮花庵時,當家師太就不肯讓她落髮,只叫她帶髮修行,預備日後挨不得苦楚時,可返回俗世。

  後來當家師太得病元寂之時,因見九空心志誠篤,並無邪念妄想,因此傳她衣缽,將蓮花庵交與她掌理。九空本是冰雪聰明,又年輕貌美,琴棋書畫也都能上手,自從住持蓮花庵,許多名門閨秀官家內眷,因見九空才貌出眾,很願意照顧她,與蓮花庵結了香火緣,讓她得以募集銀兩,將佛像殿宇修茸一新,一切事務重行整頓,使那香火日盛一日。

  九空在庵中衣食安足,也就一心一意的清修,預備就要以此了卻殘生。或許是我佛慈悲,不肯令那美麗青春虛耗,居然讓她遇到了唐寅,乃跳出佛門另結了一門善緣。此乃後話。

  九空乃方外之人,不若閨閣小姐謹守禮教男女之防,於是伯虎很快的自揭身份,以圓滑靈活的手腕、高人一等的才貌,斯文溫柔的性情,開始對九空展開追求。

  九空本非無情之人,遁跡空門也是出於無奈,如今得遇一位名滿大江南北、青年才俊的堂堂解元郎,怎叫她不生出敬愛欽羨之心。伯虎何等機靈,略一接談之下,便摸出了對方的心思,於是婉轉誠懇的旁敲側擊。九空難擋伯虎蓮花妙舌的千方百喻,不禁古井揚波,一顆芳心怦怦亂跳,最後深歎一口氣,仍然婉拒了唐寅的求婚。

  唐寅一聽心急的不得了,自己己坦誠表達一片真心,看起來九空對自己明明有意,為何就是不答應,定要九空說出個理由:

  她面色微微一紅,低下了螓首,羞答答的低聲說道:

  「此事真是羞與人知,解元郎硬是要知道原委,小尼只好有污尊耳了,小尼是白虎……」

  說那最後幾個字時細如蚊蚋,伯虎聽不楚,急忙問道:「小生的字叫伯虎,難道你也叫伯虎,這也可巧了……」

  九空見伯虎誤會了,急急放高音量道:

  「不是不是,小尼的意思是,小尼乃天生白虎身子不祥,恐怕是白虎精轉世!因此不敢與解元郎結姻緣,怕會害了您!」

  伯虎一聽詫異道:「怎會有這等事?」

  九空兩眼一紅,淒涼的說道:「小尼自幼父母雙亡,家產被匪人所奪,輾轉流入空門之後,常常捫心自問,為何身世如此坎苛。待長成後才發現,自己竟是不祥之白虎轉世,難怪會剋死雙親,一生不幸,於是決意苦守青燈,一心為善,不敢再以此身害人。因此不敢應允解元郎姻緣。」

  伯虎聽到九空所說理由,感到啼笑皆非,怎會有如此迷信之歪理?若是說到世上傳說女子陰部天生無毛之白虎,那傳言可就什麼都有啦,淫慾界說那是名器百難求一,生有如此名器者絕淫無比。鄉下人說會剋夫、克親人。愛嫖的人說上了好爽。迷信者說遇到了會走霉運。唐伯虎則說,上過那麼多個美女至今還沒遇上一個白虎,好不容易遇到的這一個,咱是要定了。

  唐寅聽到九空說出她深信不移的迷信理由,又開始說好說歹的表示,自己不怕白虎;八字是百虎星座命,只要讓人倒霉,沒有自己倒霉;自己才是白虎星害人精;不過無論伯虎怎麼說,九空都是不肯應允。

  唐寅這下可就急了,抬頭一看壁上掛著一幅觀音大士圖,正以那柳枝普施甘霖,突然靈機一動,開始轉移話題了。

  「唉!」伯虎先是重重的歎了一口氣,便滿面淒容、默然不語。

  九空見他突然不說話了,又是一副失戀想上吊的樣子,心中也是不忍,帶著哽咽聲道:

  「小尼見到解元郎,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文采才氣如此高明,性情如此溫文爾雅,對小尼又是如此深情,小尼真真是心有所感,也不畏懼犯了佛門色戒,死後墮入阿鼻地獄,也情願委身與您,只是小尼實在生來不祥,不敢害瞭解元郎……」

  伯虎愁眉苦臉、微微搖搖頭道:「小生這番歎息,倒不是為了個人姻緣區區小事……」

  九空疑道:「不是為了與小尼姻緣之事,又是為了那椿?」

  伯虎突然面容一肅,十分誠懇問道:「九空師太時時遊走於官宦之家,可聽聞過寧王有那狼子野心之事?」

  九空一聽這事關天下之事,也是面容一整,小心的回道:「小尼多多少少有所聽聞,不過小尼乃方外之人,這官家之爭鬥,也只能聽聽罷了。」

  唐寅面容一正,十分嚴肅道:「師太乃佛門中人,難道不知所謂出家人慈悲為懷嗎?」

  九空一聽忙肅容道:「啊彌陀佛,我佛慈悲,敝庵中也是時常做那施捨善業。」

  唐寅點點頭道:「若是這些施捨,也不過是那小慈小悲,小生當前論及乃事關千萬人之身家性命,若是有朝一日寧王果然起兵稱雄,大江南北之百姓只怕是在水深火熱,就算是師太方外之人,屆時亦難瓦全。」

  九空師太一聽如此厲害,一時也不知如何應對,只是口中喃喃念著佛號不已。

  伯虎續道:「若是師太也是慈悲為懷、有那好生之德,顧念那千千萬萬大江南北百姓之性命,小生倒是有一言相告,否則。。。」

  九空師太一聽將有用於己,隨即振奮起精神道:「小尼雖是一介女尼,若是有益於江南百姓,小尼必盡己所能,解元公請道其詳。」

  於是唐寅索性將自己的豹房密探的八卦任務,由於取元紅事關人家閨女名節,另一方面要佯裝花癡躲避寧王刺探,因此與友人賭那三個月內求得八美團圓做為掩護,至今已取得昭容主婢、羅秀英、謝天香等佳人之元陰元紅,同時也訂下了姻緣。先前積極求取九空姻緣一事,除了愛慕九空人物以外,同時也是為了這計策。

  向九空源源本本簡述一番之後,還特別強調,若是能夠完成元陰八卦陣圖,將可破了寧王築壇所集皇氣,使他無法坐大,如此一來即可消弭一場戰爭之禍,這拯救蒼生之舉,實乃功德無量。

  九空一面聽來,心中充滿感動,沒想到這唐解元如此關懷蒼生百姓,如此勞碌奔走,然而也不禁懷疑,自己可有何種作為,於是問道:

  「敢問解元公,這八卦計策之中,何者可用到小尼之處?」

  唐寅臉不紅、氣不喘嚴肅的回答:「小生願取師太之元陰元紅一用。」

  九空一聽不禁遲疑道:「佛家有雲慈悲為懷、捨身喂虎,為那蒼生百姓,小尼可以奮不顧身,可是小尼為白虎之身……」

  唐寅急急接下去說:「師太若是還有懷疑,小生這兒有那玄術仙法,可以用來確認師太元陰合於八卦陣圖所用,敬請師太莫再推辭。」

  九空道:「若是解元公有仙法認定小尼元陰可用,小尼就無話可說,敢問解元公如何施法確認?」

  唐寅道:「這玄門功法只怕有污尊目。」於是就將那處女風向雞可以指出上好元陰之事說了出來。九空聽了是半信半疑,於是伯虎便收回縮陽為陰之功,胯下神鞭迅速在褲襠處頂出了一座蒙古包,九空一看羞紅著臉,照著伯虎說明在房內走動,果然那帳蓬頂就隨著她的身子移動,連伯虎閉上眼睛時,指向仍神准無比,於是也就信了伯虎所言。

  終於九空答應與伯虎陰陽交合取處女元陰元紅,而且既然伯虎能夠為那天下蒼生百姓,不計個人榮辱,看唐解元做大事的模樣,那麼自己考慮那白虎煞星也不過就是小事一椿,不會影響唐寅的福大命大了,那麼嫁給他也是沒有問題了。

  然而這蓮花庵乃佛門淨地,自不可褻瀆神佛在這兒取元紅,於是九空乃與伯虎相約,第二天兩人結伴前去她師父生前閉關悟道之福地洞天,在那進行攝取元陰元紅之事。

  當下九空就留了唐寅在庵中進午餐,將伯虎送走後便開始安排庵內接任住持之事。

  正是:

  說道理佛寺定情,為蒼生女尼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