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38.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3◆人間仙境、美人如玉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3 ◆人間仙境、美人如玉

  第二天一早,唐寅為了避人耳目,穿著一頂白色儒巾、一套白色儒服,這是前一天叫唐慶去當鋪裡賃的,然後牽著兩匹賃租來的蹇馬,來到與九空尼姑約定的西城門外,等在路口一株大樹下,只見九空換了一襲素白衣裳,秀髮上頂著白色素帕,神色端莊,在薄薄晨霧中裊裊婷婷緩緩行來,背後映著初升之旭日,妙相非凡,真是有如那:

  出自仙雲觀世音,來到凡間渡眾生。

  伯虎一步向前,握住了她的雙手,訴說著許多想念的肉麻話,九空僅微微一笑,只俏生生的回了一句:「多謝公子掛念。」,兩位穿著素服出塵的站在那兒說話,真是一對令人稱羨的俊男美女。

  於是伯虎便扶著九空的嬌軀上馬,看她高佻苗條的身材,身上竟是沒有贅肉,身子十分輕盈,伯虎輕輕一舉,九空就上了馬鞍了。伯虎自己也騎上馬後,就往九空所指清修閉關之處前進。

  迂迂曲曲穿林過野,頃刻間走到一林梅花,果然是爛銀一片、碎玉千里、幽馥襲和風、素光映朝陽,綽約枝幹獨傲冰霜;接著上了一座山崗,一直走了約有一里多路,見著一個斷崖,底下一座松林,都是合抱不過的老松,林中隱隱一座小庵觀,周圍一帶粉牆包圍,向陽兩扇八字牆門,門前一道溪澗其是僻靜,扶了九空下馬,拽開腳步便行將進去。

  說到這住持閉關的福地洞天,果然不似俗塵俗居,就在南京城西郊附近一座清涼山的山腰上,一座簡單的石屋,其中有桌、椅及簡單廚具。

  後面緊臨著山崖有一凹進淺淺山洞,裡面有一活泉眼,水味甘美,既可以飲用又可以清潔身體。水溫宜人,就連那山洞四周也被泉水調得四季如春。泉眼旁之地面皆鋪有打磨過之青石,光可鑒人,其上有一可容雙人並臥之白玉石平台,上面散置了數個蒲團,想必就是歷代住持閉關打坐之處。

  伯虎與九空自南京城出來,花了一個時辰來到這裡,看起來這裡有一陣子沒人來了,九空便先將石室中之桌椅床幾簡單清理一番,然後將從山下帶來食物用品安置妥當,然後便帶著伯虎來到山洞旁,對著一旁的數座牌位祭拜一番。

  原來此處放著蓮花庵歷任住持之靈位,此處原本是蓮花庵首任住持發跡之地,這位師祖找到這個清靜處所清修參悟佛法,至南京城化緣時,因為講法精妙,使得南京城信徒日眾,於是為了上香禮佛方便,眾信徒便集資在城裡建了座蓮花庵。而這個清靜處所,便做為住持閉關靜修之處,特別是在仲夏之際,南京城酷暑之日,亦是在嚴冬冰雪之時,來到此冬暖夏涼之人間勝地,特別方便清修。

  伯虎隨著九空來到此間,只覺得一切很新奇,到處東看看、西瞧瞧,感覺到住在此間彷彿人間仙境,特別是這股奇妙湧泉,雖是在這早春時節,外邊清晨時分仍是春寒清冽,此處則依靠溫暖活水,竟是十分宜人,沿著山洞邊上應了水氣長了些花花草草,除了應著當季開花的水仙花以外,竟也有其它並非當季的花兒,也合著洞中的溫暖開花了。

  九空祭拜祝禱之時,伯虎顧著觀看四周景致,並沒有十分聽清她祝禱內容,只知道大致上向歷代祖師訴說,自己身為蓮花庵住持,因為顧念塵世生靈,倣傚我佛慈悲、以身飼虎之精神,將此身獻給唐寅那安邦定國之八卦計策,然而卻因此要淪入色道,不宜再侍佛祖,於是便要將住持之位傳與庵中深明佛理之師姐,同時為了證明自己並非追求男女之私,特別來到歷代祖師靈牌前告解,並有請歷代祖師為此見證,並予保佑。

  待九空虔誠祝禱結束,便立起身來面向伯虎,神色莊嚴的寬衣解帶,那白色衣裙便滑落於青石地面,外衣脫去之後裡衣及褻褲也隨即一一解開脫落一地。接著輕啟芳唇說道:「小尼有請公子施術取我陰元。」

  此時的九空一身晶瑩如玉,立在落於青石地面之雪白衣物上,彷彿出水白蓮一般,令人不敢褻瀆。全身除了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兩道彎彎細細的眉毛,清澈的眸子,淡粉紅色芳唇,以及小巧玲瓏菽乳上,頂著那淡粉紅色乳珠以外,全身都是近似透明的白玉色,連那修長的玉腿根處,也是一片雪白的稍稍賁起,之下則藏著一條裂縫,果然是天然的白虎。這出塵的美,令伯虎看得是目瞪口呆。

  對於九空而言,她是內心坦蕩蕩的是為了救蒼生而非男女之私,帶伯虎來此於歷代祖師牌位前祝禱之後,脫了衣衫由歷代祖師神靈見證她的犧牲,則用以說明此心可表天日。然而她沒有進一步考慮到的是,如果歷代祖師果然有靈,豈不是便宜她們這些出家之魂,白白的看了一場俊男美女的活春宮?

  伯虎原先斷斷續續聽她部分祝禱,心裡還嘀咕著說,從來只聽過苛政猛於虎,如今卻將小生胯下之物比為虎?這倒也無妨,就將你這嬌滴滴的小尼姑,餵給我這唐伯虎雄壯威武的虎豹神鞭吧。然而見到她祝禱完畢後,二話不說就將全身衣衫脫盡,就要讓伯虎在她那祖師牌位前面做將起來?還真的有點怪怪的不習慣耶。

  看到如此觀音大士般聖潔的面容,伯虎心中的淫念俱消,忍不住就要頂禮膜拜起來。看倌或許會以為,以伯虎此時如此清心虔誠,想必是色慾全消,原本想要做惡的傢伙也都硬不起來了,那要如何取九空元陰元紅呢?看倌若是果然如此天真,可就低估那宗教本源力量。此時雖然伯虎心神向佛,然而胯下的神鞭卻受到道家玄門真氣之影響,仍是怒目圓睜,急欲挺身而出,預備與九空來個佛道之爭呢。

  唉!這世間之事還是不能左思右想、瞻前顧後的,否則啥事也都別做了。伯虎此刻管它是佛是道,全依本能行那人道之事,緩步走向前去,輕輕擁著九空苗條的玉體,低頭輕吻著她的前額、眉間、眼瞼、鼻尖及雙頰,接著吻上她的淡粉紅色的芳唇。

  九空彷彿經歷了一生一世溫柔擁吻之後,魂兒如同被攝了般,順從的被伯虎帶到了白玉石上軟綿綿蒲團,讓她舒適的躺於其上。

  接著伯虎吻過她纖幼的肩胛,輕吻胸前粉紅幼嫩的蓓蕾之後,便伸出舌頭在兩具仙桃般大小、圓圓挺挺、小巧玲瓏的乳房上舔逗舐弄起來,舌兒在兩峰間一番遊歷後,接著繞過平坦小腹正中的小麝臍,伯虎便輕柔的打開九空的雪白修長的雙腿,注視著迷人的白虎玉戶。

  方纔是九空對著靈位誠心祝禱,而此時的伯虎竟要對這絕品名器頂禮膜拜了,豐隆的恥丘上寸草不生,整個玉戶晶瑩剔透、綿綿軟軟、白膩無毛,白嫩嫩、細致致,輕輕撥開那嫩豆腐似的外陰,連裡面的內陰花唇,都只有淡淡的粉紅色,再稍稍撐開,只見到花道裡平平整整,只有數條與花道平行之縱紋,整具玉戶看起來就像是一朵潔白無瑕之百合花。

  伯虎越看越愛,忍不住在那外陰花唇上輕輕吻了一下。

  原本躺在蒲團之上等著伯虎吃她、以成就佛家捨身飼虎好生功德的九空,在與伯虎擁抱親吻,以及伯虎舔弄雪白的肌膚時,都只覺得心弦之振蕩,在身體上倒是沒有太多反應。然而就在伯虎吻上了陰戶時,九空卻發出了劇烈反應,嬌軀發出扭曲、口中吐出嬌喘,兩條玉腿又是張開又是合起,同時自那花唇中瞬時泌出一大滴晶瑩閃亮的花蜜,伯虎於是再用舌尖將其輕輕勾起,黏稠稠的花蜜被拉出一條銀色的絲狀。

  九空此時滿臉嬌紅,起身抱住唐寅急急說道:「小尼怕是墮入了色道,著了色相,心魔已生,難以消除,望公子救我。」

  原來九空這名器也有個好名字,叫做「幽谷百合」,冰清玉潔的佳人若是有這名器,就如同純潔的百合花一般,挺不容易動情的,若是要她動情的話,必須以嘴兒或是陽具接觸到這百合陰戶,這時就會產生連鎖動情反應,叫做「空谷回音」。

  原本古井不波的九空尼姑,此時會如此情急,就是因為「幽谷百合」名器被親吻,引發「空谷回音」造成極度之淫慾,由於她久受佛法薰陶,這種由芳心中發出極想要男子擁抱,以及陰戶中搔癢期待陽具插弄之陌生感覺,令原本歷經生離死別、艱苦磨難,善於控制自身情感的九空尼姑,頓感全身失控,因此認為自己受到心魔控制,所以說出了這番佛家話語。

  伯虎微微一笑道:「不怕不怕,看我用那虎豹伏魔鞭,可以除盡心神不寧之心魔業障。然而若是與你做這極為親密之事,小生仍稱呼你師太,你仍自稱小尼,這恐怕有污佛耳,何不由小生呼你空姐兒,你就自稱空兒,如此也比較親近一些。」

  九空依在伯虎懷裡,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這安排,於是伯虎再度將九空放倒在蒲團上,開始脫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九空睜著一對晶瑩無邪的眼睛,看著伯虎脫衣,直到除去底褲,現出那直挺堅硬的肉鞭兒,這才驚呼一聲,頭一偏用手輕遮著雙眼,但是仍然從那指縫出,偷覷那鞭兒的大小尺寸,衡量自己窄小的穴兒堪不堪容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