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39.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4◆幽谷百合、綻放吐芳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4◆幽谷百合、綻放吐芳

  伯虎微微一笑,要九空將手兒放下,將胯下怒挺的肉鞭兒,送到躺在蒲團上的九空面前,只見九空臉兒向旁一偏。

  伯虎一看,有些尷尬道:「空姐兒認為小生這玩意兒骯髒不願親近嗎?」

  九空臉兒一紅道:「小尼是吃素的,如今為了救世破了色慾戒,不可除意再破口腹戒……」

  伯虎心裡暗笑,好吧讓你上面的嘴兒吃素沒關係,待會兒就叫你下面的嘴兒吃肉呢。不過仍然十分正經說道:

  「空姐兒又再小尼了,小生將這玩意兒放在面前,只因這陽具經那道家玄功改造,其有好處,所以不敢埋沒它,要來親近深諳佛法的空姐兒,求你賞鑒的意思。」

  九空一聽,倒不好意思拒絕他,於是嘗試以纖纖玉手溫柔觸摸那肉鞭,這是九空長這麼大以來,首度觸及男子陽具,雖則摸起來感覺暖熱熱的又硬繃繃的,然而看到伯虎被自己撫摸很舒服狀,九空也就放寬了膽子,漸漸的增加撫摸強度,來讓伯虎感到舒服。九空的臉上神情便由嬌怯害羞,慢慢轉換漸入狀況之熱情。

  伯虎肉鞭兒被九空玉手撫弄雖是好,然而尚感不足,於是出言道:

  「空姐兒可知有所謂舐犢情深的話兒,請問是否表示慈愛之心?」

  九空點頭道:「此乃天下萬物最偉大之母愛,當然是慈愛。」

  伯虎續道:「若是只用舌尖舔舐表示慈愛,而未吞入口中,如此可否算是破了口戒?」

  九空一聽稍一遲疑,也沒有回答,隨即輕啟那小嘴兒,伸出嫩舌,將手中的肉鞭兒從頂至根,好好的來回掃了幾遍,伯虎心下可真爽,倒不是九空舌技有多好,才第一次做怎會有多高明?主要是能說動她用嘴兒服侍自己,那種心裡的爽啊。

  終於,伯虎感到時機成熟,便要九空放開自己的肉鞭,在九空俏臀下鋪了一方白綾巾,然後輕柔的打開九空那雙修長玉腿,讓自己的虎豹神鞭抵住了九空那神聖不可侵犯之佛門聖地。

  伯虎之前曾為四位佳人破處,可都在夜間,如今可是初次在大白天為美女破處,心情自然也是不同。更何況在這福地洞天,幾乎可說是以天為幕,以地為床,以花草樹木為擺設,以蟲鳴鳥叫為樂府,一身猶如融入自然之中,心中更是怡然。

  當伯虎肉鞭一頂住九空那名花「幽谷百合」之入口,受那「空谷回音」之影響,原本閉合之花唇立刻張開,剎那間綻放出之美麗,比鮮花更為嬌艷,似是十分熱情接納伯虎之虎豹霸王神鞭進入禁地。

  畢竟伯虎有著與數位黃花閨女破處之經驗,甚為清楚如何讓這位佳人舒適愉悅享受初夜之魚水之歡,而不會有不適之感。於是俯身伏在九空身上,試著溫柔的安撫著愛人緊張心情說道:

  「空姐兒,小生就要插入。起初或許有些疼痛,可要稍稍忍耐。但如你身子著實承受不住,就要與我說明,小生就會停一停。」

  「嗯,為那天下蒼生,空兒會忍耐。」

  咦,到了這時候還在為天下蒼生啊?果然是慈悲為懷,心中有大愛。雖是這麼說,九空雙手卻緊緊握住身下蒲團。

  當伯虎肉鞭進入花道時,九空只感到痛!那種痛就如同韋陀將一根粗長的金剛杵,直直由上而下刺穿身體一般,接下來撕裂的疼痛,更是讓九空忍不住流下晶瑩淚珠,雙手緊緊抱著伯虎,十指尖尖也在伯虎背上留下若干抓痕。

  而在倆人下體結合部位,一些些鮮紅的血絲,混在晶瑩的淫津裡,緩緩的滴在蒲團上的白綾巾上。

  比起先前為其他佳人破處之落英繽紛,九空所流出之元紅甚顯單薄,這其實與其體質有關。若是說為何九空膚色如此雪白,而且那嘴唇、乳珠、及花唇皆為粉紅色?這可就關係到九空身在佛門長年茹素,使那血氣稍稍不足。因此在破身之時,落紅也較其他處子為少。由於血氣不足是經年累月如此,這玉體倒早已適應,也不會讓她顯得特別嬌弱。

  經過了一會兒,九空感覺到下體疼痛漸漸消失,取而代之乃是帶有脈動之充實感與灼熱感。隨著伯虎緩緩抽送,這種充實灼熱的脈動,帶著稍許酸癢之感漸漸增強,而九空也漸漸愛上這感覺。感到嬌軀深處不斷分泌著暖暖黏黏滑滑的津液,與伯虎那虎豹靈龜抽送時所吐出熾熱津液相互混合。

  九空此時彷彿身在雲中失去方向般茫茫然之感,以一種身處極樂世界之眼神,望著在她身上努力抽送好讓自己舒服的情郎,不禁柔柔說道:

  「寅郎,這感覺真真太奇妙。」

  這話兒讓伯虎更為努力抽插著肉鞭,好讓九空有更多享受。而伯虎之虎豹霸王鞭一進入這幽谷百合,又有不同尋常的異樣之感,初時用手指撥弄九空白虎玉戶時,只覺得這絕品妙戶比先前諸多女子都要嬌小,彷彿那含苞百合,然而當自己的嘴或是肉鞭兒的陽氣,一觸及九空的玉戶時,那花唇就如同春暖花開般的嫣然綻放,同時瞬間結出黏膩淫蜜,好讓肉鞭兒能夠速速插入,充實空虛的花道。

  若是說九空這幽谷百合,與謝天香的急雨扶桑這那名器相比,在動情之時,表面上看來有些相似處,那就是兩朵名花皆為開口較闊,長長的花道亦屬平滑型,越進去則越窄,且泌出淫露極多。然而仔細品味兩者間還有差異,那扶桑之淫津,稀稀狂湧如急雨,抽送之時浠瀝嘩啦響個不停,頗有聲樂之效,那狹長的花道很難擠入,而且插入後若不繼續堅持,則又容易被擠出,再配合謝天香靈動之身形,整體上充滿動感。

  而百合淫津濃稠如蜜,抽送時潤滑有餘,但不足以外滴,抽插之時只能形容是無聲勝有聲。與扶桑類似狹長花道也是不易擠入,然而一但擠入之後,則整條玉莖會被緊緊夾住,留在裡面讓你享受花道中數條縱狀皺摺一張一收,如同按摩般之快感。配合九空在床第間嫻靜的個性,整體上充滿靜態溫馨之感。

  伯虎在前戲時親吻九空之百合名穴時,頗令她覺得難耐而嬌軀扭動,然而一旦伯虎肉鞭進入花道之後,令那「幽谷百合」之空谷有人入主,九空便安靜了下來,任憑伯虎抽插。喜好在床第間搞情趣的看倌,此時就要說話啦,那麼這位九空還真難搞,未動情時像是冰雪美人,好不容易利用「空谷回音」讓她動情,結果插進去後便成了位木石美人,那有啥意思?

  其實那倒也未必如此,前面已經說過,藏於山靈水秀中之名花「幽谷百合」,本來就是孤芳自賞,意遠香濃,宜靜靜玩賞。而此花特質就是在交合時,就算身形不動,也可經由自主之花道脈動,令那男子胯下不動而自爽。惜花愛花之淫民雅士,當此之時應可靜心下來,細觀那美女如花芳容,十分賞心悅目,來個目奸加肉奸的身心俱爽;或是與那佳人深情擁吻,上下皆親如甜蜜之溝通;或用那甜言蜜語悄悄話,深深打動芳心,來個既插其身、又虜其心。

  以上諸多建議,皆是在美女身上狂騎猛飆、氣喘吁吁時所無法做到的,至於在這個節骨眼上,空著的雙手要往那兒擺,那就任憑個人喜好隨意放啦。

  這床第間機巧靈變的伯虎,在九空身上插弄了一會兒,可就探出了這朵名花的妙處,於是便將聳動的腰臀慢了下來,將虎豹鞭兒深深插入,細細品味那花道自動收束之妙,同時雙手在九空那如玉的嬌軀上下撫摸,感受那晶瑩玉潔、溫潤柔美、令人憐愛的體驗。眼睛看著九空既端莊又美艷的秀臉,美目中迷離的表情,口中開始在空姐兒耳邊訴說著,自己與她纏綿之感受,如同金童玉女金剛杵入蓮花宮,身在九天、騰雲駕霧、如入仙境、共游極樂。

  怎知道這番佛家術語,入了九空之耳,又在九空下身之空谷中傳出迴響,那原本緩緩自收自張,令伯虎肉鞭感到絲絲美快的平滑花道,居然猛烈的收縮起來,突然耳中聽到一聲嬌呼,鼻中嗅到來自胯下結合處,一股清新馥郁的花香,原來是那九空的百合花心因應迴響,情深意濃的洩出陰精。就在這時,伯虎的鞭兒也禁不住花道劇烈收縮,「噢」的一聲長歎,如觀世音手持柳枝灑下甘霖一般,一股一股晶瑩熱精,從伯虎的靈龜,填滿那百合幽谷。

  洩身已畢,伯虎運功取那處子元陰,然後運起十三經秘注起手式,將沾有處子元紅的神鞭取出,步下白玉石平台,取出一方收取元陰的白絹,在陽具上裹住後再取下,只見到上面若有若無,僅有微微數道血絲,然而那元陰卻在白絹巾上留有一股花香氣味。

  收了那元陰元紅之後,回身望著九空那單薄嬌弱的玉體蜷曲在蒲團上,於是又跨上蒲團盤坐著,憐愛的將九空輕輕摟住。誰知伯虎才觸著了九空的嬌軀,她竟然用盡了最後一點力氣,將身子翻過來面對著自己,再用那百合名器,將硬起神鞭上的虎豹靈龜,請進了幽谷做主人,而九空也張開雙臂,緊緊摟著深愛情郎腰部,他們倆就以這歡喜坐禪面對面結合姿式,嘴兒相對互擁著在蒲團上入定。

  怎知這又是「幽谷百合」另一特色,可久納陽具不放,百合百合,意即久久交合,而那幽谷自是不願時時空著做無主之物,若有陽具進來做主,當然希望能長能久,於是利用幽谷花道緩緩收放,令男根不受冷落長期勃起。

  在這兒拉拉雜雜盡講那九空「幽谷百合」絕妙之處,主要是奉勸風月淫民雅士,這行走淫浪江湖、打滾脂粉風塵之際,可別小覷那正正經經出家人,雖是心思無邪、不善浪語,然而極有可能身懷異稟,另有絕技,遇上了是燒了三生好香,若是錯過了,可是要終身遺憾。

  正是:百合葳蕤不鎖情,裙內消魂別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