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41.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6◆頌經懺悔、情慾之謎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6◆頌經懺悔、情慾之謎

  雖然經過一夜莫名其妙的激情,第二天早上九空並未對伯虎有任何親暱的表示,仍然是平平淡淡的,打點好早餐後就頌經去了。令伯虎弄不清楚這九空對自己是有情、有愛、還是有欲?

  這個問題讓伯虎仔細反覆思量、幾經試驗之後,這才意識到,與這九空相處,倒不必太過於介意兩人間言語或心意之交流,九空久在空門,七情六慾早淡,既然已答應婚約,平日並不一定會有尋常人親蜜表現。

  而自己的神鞭,與九空的名器,本身就成為開啟情慾之門鎖與鑰,九空早已習於空門之六根清淨,然而身具絕世名器卻不會放她放棄情慾之歡,只要將虎豹神鞭頂到幽谷百合,必可在她心中激起狂熱情慾。

  而每次那激情抽插春風一度之後,九空總會虔誠懺悔似的頌經一番,而且是纏綿得越激烈,這經兒就頌得越長。所不知道的是,若是經兒頌得較長時,會不會在下一次的床第交歡會更為高潮迭起?

  原本是第二天早晨下山的,結果拖了三天到第四天才下山,在多留下來的三天之中,伯虎一再試驗自己的理論。果然,無論在任何場合、時機,只要將自己的鞭兒頂到了百合名器,九空就會停下任何事,無條件的接待幽谷主人進入百合玉穴。

  有一次這頑皮的伯虎甚至在九空頌經時進行突襲,結果讓她的頌經中斷,在他盡性抽插結束之後,九空一個勁兒念著「罪過、罪過」,並要求伯虎與她補頌三回經文,伯虎怕了這枯燥的頌經,僅此一次,之後再也不敢打斷九空的頌經。

  另一次是兩人到福地洞天之外的松林中散步,伯虎看著四下無人、一時興起,從後方抱住九空,鞭兒自後方頂著九空之百合花穴,結果九空因那「空谷回音」作用,當場就全身酸軟的趴倚在一株老松上,乖乖的翹起臀兒撩起白裙、拉下褻褲,然後伯虎掏出自己的神鞭,對著她的芳臀下,沒頭沒腦的對著百合玉穴狂抽、猛鞭一陣子。

  九空受此驚嚇,使那幽谷百合強力收縮,居然讓伯虎神鞭卡住其中,久久無法抽動。這種男女交歡時,因為女子過於緊張使陰戶急縮卡住陽具,就是尋常人所謂的鎖陰,常常會讓男子陽具疼痛難當甚至受傷。伯虎仗著自身改造神鞭之犀利,無懼於這收縮壓力,然而兩人維持這隔山取火的式子幾乎一柱香時間無法動彈。若是伯虎練過武功把式,可靈活的將自己腳從上面繞過鞭兒轉個身,做成為屁股對屁股那三春狗的式子,兩人可就像極了一對在野合中分不開的狗狗了。

  有趣的是,這回伯虎爽快的做完之後,九空站起身來將褻褲拉上、長裙放下之後,像是沒事的人兒似的,只是嘴裡咕嚕了幾句,說自己「心魔太重」、「道心不堅」,絲毫沒有責怪伯虎的突襲,令她突然緊張、難以為情的意思,後來也沒再提起過這件事,只是一回去就頌了好一陣子的經。

  這種陰戶接受陽具交歡時,就放任著身體去享受那快感,絲毫不抗拒,爽完之後則將淫褻行為全都歸罪於自己道心不夠、讓那心魔作祟,然後就拚命的頌經,以求得解脫罪孽。很明顯的受到佛法洗腦過度,將肉體本能與精神修養完全分離,像九空這般出塵美麗的女子,與她對面相處時,寶相莊嚴令人不敢褻瀆;然而只要陽具投入其陰戶中,卻可以讓她順從的接受極為淫蕩的交歡。伯虎一想到能夠遇到這種奇女子,呣,從趕緊去東嶽廟多燒三柱香還願啦。

  在福地洞天做完那拯救蒼生免於兵災之功德後,九空和伯虎便回到南京城,九空先回到蓮花庵,並與伯虎約定不可污了佛門淨地,因此在他們兩人完成婚禮前,不可到蓮花庵找她胡來。唐寅也是滿口答應,必會做出妥善安排,找合適的長者為她主持婚姻大事。一番叮嚀後,伯虎也回到了寓所。

  先前唐寅打發唐慶回蘇州邀祝枝山來南京,好向陸府做伐,結果他說正月間忙完才能上南京。果然,當伯虎自清涼出福地洞天回來,到那悅來客棧之時,這祝允明已在這兒住上一日了。如今祝枝山只在孔方兄的圈子裡打轉,只要能滿足到他「見錢眼開」,什麼事情都好說,唐寅要唐慶和祝枝山說,這媒人錢不會少,果然他很爽快的來了,兩人相見不免又是一番相互戲謔。

  當晚,唐寅置酒相待,席間將在陸府、羅府及謝府成功求婚的情形相告,央他到這三個府第去充現成的月老,祝技山一聽,老毛病又犯了,開始故意刁難,望著伯虎訕笑道:「啊喲!我說伯虎啊,當初你在蘇州不是說單槍匹馬,要在三個月內覓得八位絕世佳人先後成婚,載回蘇州八美團圓嗎?怎的如今……」

  伯虎不待他說完,早呵呵笑道:「不錯,這話是我說的,但我不已聲明在先,不過是要你上陸府充現成的媒人,這現成要怎麼解釋,您這赫赫有名的江南才子,難道還解釋不來嗎,我請您擔任這月老,無非因為八位佳人要有八位月老,很可撈上一筆媒儀,這肥水不落外人田,咱們朋友一場就便宜你了,若是您不貪財,那我倒可以另請高明。」

  祝枝山一聽有方便錢可賺,忙賠笑轉話鋒道:「咦咦,伯虎啊,我不過同你取笑,怎可認真,不過那幾家千金到底如何被你上手,可要將那詳情相告,我可不想臨時碰壁啊。」

  伯虎無奈,只得將詳細情形向枝山陳述,然而未說之前,先一本正經的問枝山道:「且慢,有一句話先問明,你替人做一次媒人,到底多少媒儀,得先說明。」

  枝山笑道:「那有可以預先說定的,也要看事情難易而定,著是容易的不要多走路多費唇舌的,當然可以少些,若是很難說好,由我一手包辦,當然減不來,若是一邊不答應,需要跳城門、鑽狗洞,那就得加倍報酬,否則划不來啊。」

  伯虎不由得笑道:「才問一句你倒說了一大篇,就當做一般的,需要多少謝儀?」

  枝山伸出三個指頭道:「縉紳門第至少三百兩,其餘看事情增減。」

  伯虎嗯一聲道:「這價目還算不貴,但是你拿一方呢還是拿兩邊?」

  枝山斜著一笑道:「本來雙方都拿,女方比男方減半,但你的事我可破一破例來個優待。」

  伯虎笑問枝山:「怎個優待法?」

  枝山喝了口茶道:「本來男方三百兩,女方一百五十兩,如今是你同窗好友,女家謝儀任憑隨意,你看如何?」

  伯虎又計較明明是現成的婚姻,只是出出面擺擺樣子而已。

  枝山認定他沒這個能力八美團圓這種如意夢,故做大方:「既然如此,你伯虎的事一律再打對折,不論門第,一次一百五十兩,不過話要說明,得要八次批發,合計一千二百兩,多走些路、多費唇舌都不必說它,可算是優待了。」

  不過伯虎仍是討價還價,最後講定八位一次講定了五百兩,女方則任由他們隨意,若是少了一個,都要按舊例辦。

  於是伯虎與枝山就一面喝酒,一面將如何在紫竹庵遇見昭容,如何喬裝賣身,如何與侍婢春桃定情,再與昭容小姐私訂婚約,後來又再喬裝至羅府、謝府,兩家小姐也是手到擒來,一一細說分明。枝山聽了,斜著眼看伯虎道:「哼,真有本領,也虧你那張小白臉才能如此好運,若非我已娶妻,否則真要被你氣死。」說罷兩人哈哈大笑,祝大鬍子也就答應做媒這椿事了。

  從第二日起,祝枝山就開始奔走於陸、羅及謝府前去執伐,原本伯虎認為現成媒人的工作,後來卻發現沒那麼容易,後來又多生了些枝節才說定好事,此乃後話。

  至於九空尼姑,唐寅因她原是尼僧,爹娘都已離世也無長輩照應,雖則帶發修行,但也沒有在佛門行禮之理,於是便托了祝枝山,將九空接出蓮花庵先送到蘇州,讓他的夫人與九空結拜為姐妹,並代為準備婚禮。

  當祝枝山開始奔走時,伯虎也是養得精神飽滿,至今已收得五位佳人元紅,尚欠三位,而離期限尚有二個月,因此不敢怠慢,當下和祝枝山約定,由他分頭接洽作媒,伯虎則繼續訪美覓艷,

  伯虎本想不再裝扮女子,另外再想辦法,倒是祝枝山勸他喬裝女子大吉大利,倒不如繼續下去才是好采頭。

  唐寅雖不重迷信,但聽他如此一說,也是有理,當真依舊扮女子。說也好笑,先前份女子大吉大利,可是這次卻出了問題,本是要去打別人的主意,不想弄巧成拙,卻讓別人當他是女子,花言巧語誘到家中,險些被人家強姦,把處男貞操給破壞了。

  正是:

  獵艷淫徒反被獵,偷雞不著蝕把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