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43.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8◆見風轉舵,如遇故舊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29◆計中之計、再見媚體

  馬鳳鳴被他又看又摸的,也有些羞澀的道:「解元郎,請勿以為妾身恬不知恥,身為相府千金為了有好聲名,妾身一向潔身自好,絕非淫娃蕩女,今夜獻身解元郎,倒是有原因的。」

  伯虎奇道:「小姐怎知小生會來貴府,這是否與教坊司李總管艷紫姑娘有關?」

  鳳鳴小姐道:「解元郎為何還站在床邊,何不先上床來抱著妾身,我們再好好談。」

  這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何況紳士是不能拒絕淑女的要求,於是伯虎重新登床,將鳳鳴小姐擁住,順便那鞭兒又舊地重遊,一下子就鑽入了那玫瑰花穴。

  接著馬鳳鳴向伯虎丟了一個媚眼道:

  「妾身這天生媚體乃傳自家母一系,揚州教坊司總管李艷紫乃家母的親生妹子。」

  伯虎一聽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天生媚體乃來自遺傳。難怪這「我們再來一遍。」會那麼的熟,而且一開始就猜到我是唐寅唐解元。

  於是在龍虎霸王鞭與帶刺玫瑰緊緊結合的情形下,鳳鳴小姐也娓娓道出這一夜風流之前因後果。

  原來鳳鳴小姐與那馬文彬並非一母所生,馬文彬為馬相國正室所生,而鳳鳴小姐則為側室所生,鳳鳴小姐的母親也是天生媚體,馬相國是在過了中年才納其為妾,結果不堪天生媚體高度索求,未能得到耄耋之壽,成了牡丹花下死,而鳳鳴母親也鬱鬱以終。

  鳳鳴小姐的小阿姨李艷紫姑娘,很早即因選秀女而入宮,在宮中教導嬪妃房室規矩的豹房嬤嬤,依據皇家房室秘典記戴,很早就發現艷紫姑娘是天生媚體,若是讓她成為嬪妃,那種需索無度,恐怕皇上很快就會馬上風、沒有多久會駕崩,於是就收她為徒,成為教導嬪妃房室規矩及如何侍候皇上的女官。

  之後當正德皇帝即位,就由已在豹房女官的艷紫姑娘親身進行性啟蒙,果然讓這位少年皇帝嘗到甜頭,常常在她身上爽得叫親娘,而艷紫姑娘也是盡忠職守,當真將正德皇訓練成大明朝第一風流皇帝,而她也被升為豹房總管。

  當馬相國在朝任職之時,也多虧艷紫這位任豹房總管小姨子的幫襯,也正是朝中有人好做官,讓他的相國之職十分順利。後來馬相國及鳳鳴母親相繼去世,艷紫姑娘受到姐姐的臨終托付,要她照顧馬鳳鳴小姐,於是乃奏請皇上准調至楊州,任揚州教坊司總管,密兼豹房南方總管,也就是為了好好就近照顧這位乖巧的甥女。而馬相府在相國去世後,維持地方勢力不墜原因之一,就是有艷紫姑娘照應。

  艷紫姑娘深知娘家一脈所傳之天生媚體,並非尋常男子可以滿足,若是所適非人,不但自身情慾無法得到滿足,還常會造成男子折壽,因此為了甥女馬鳳鳴之終生「性」福,她在教坊司之時,便常常留意足以和鳳鳴小姐匹配的對象,這不但得要才貌俱佳之條件,那床第間高明的能力更是重要。

  而兩、三個月前,伯虎在揚州被豹房吸收,成為「陵林奇」進行秘密集訓時,艷紫姑娘就發現伯虎乃絕佳人選,身為豹房南方總管,當然清楚伯虎之元陰八卦計劃,想那元陰豐沛之處子並非隨處都有,因此極有可能會找到馬相國府的鳳鳴小姐,於是很早就與小姐透露相關事略,希望她能夠留意,若是有機會時,莫要放過了這位金龜婿。當然伯虎的各項特徵:相貌、文采、煉牌、虎豹霸王鞭等,早就被交待清楚了。

  鳳鳴小姐初聽到艷紫姑娘這位小阿姨,要她主動配合別人的偷香竊玉,可真是非常羞怯,這與過去自己所熟習知書達禮、謹守閨訓完全不合。但是艷紫姑娘極為誠懇的與她說明天生媚體獨特神妙之處,以及難找到匹配佳偶的悲哀,並以自己及鳳鳴親娘為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鳳鳴,要她對此有所覺悟。

  為了讓鳳鳴小姐體會自身肉慾之需求,艷紫姑娘還對鳳鳴小姐動手動腳示範一番,在她身上敏感處撫弄,令她親身感受慾火上身、難以滿足的苦處,如此一來,果然讓鳳鳴體會到自身對男子本能上之需求。艷紫姑娘於是又對鳳鳴因材施教,讓她在床第上更具風情。由於天生媚體已甚具優勢,因此也不再教她素女房中術,特別著重在言語、表情及姿態等媚人之術,使得馬鳳鳴無論用表情語言逗人、唬人、勾引人、教訓人,皆十分的精通,練就了妓家那種翻臉如翻書的神技。

  經過這一番解說,才令伯虎恍然大悟,唔……真是太幸福了,這麼多人為了在下的幸福,花費這麼多的苦心。

  唔……依說書人的意見,這伯虎被奸人算計,被訓練成一堆女人的專屬洩欲工具,還要在那兒感動,真是不知好歹,被賣了還替別人算錢。。。啥?眾看倌都想要被奸人算計?唔……這麼說在下也想被奸人算計耶。

  無論如何,在龍虎霸王鞭與帶刺玫瑰維持結合之下,還真佩服這小倆口能將整個故事一口氣說完,既然故事說完了,鳳鳴小姐便微紅著臉,輕聲在伯虎耳邊細語道:「我們再來一遍。」這句話彷彿點燃那花炮引信,重新爆開了這個夜裡許多次「我們再來一遍。」的第一次。

  與嚓|滋味的鳳鳴小姐在床上纏綿整夜,一場接一場的盤腸大戰,把個馬鳳鳴弄得欲仙欲死,數度春風之後,伯虎終於滿足了這位千嬌百媚的美人兒,稍事休息一番,才披上衣服,讓侍婢送上早餐,兩人對坐一桌用起早點來,同時討論捉弄馬文彬,好給他一個教訓的對策。

  待到日上三竿之際,馬文彬興匆匆的登上繡樓,要與假扮王三姑的唐寅說話。一見到馬文彬上來,唐寅立刻將臉兒一變,露出本來面目,說明自己是新科解元唐寅,假道身具錦衣衛兼皇家豹房密探身份,因江寧府大老爺,傳聞你平日沉湎酒色、作惡多端,因此由朝廷授命私行察訪。果然發現你這個馬文彬真是作惡多端、妨害風化,居然花言巧語的將皇家密探哄到家裡、心存不軌意圖非禮,讓當何罪?這會兒沒得說了,且隨本探去見府尊老爺再說。

  說著就要氣勢凶凶的扭著馬文彬出去,可憐馬文彬被這美艷的王三姑逗得太興奮,找了二位如夫人搞了半夜才洩了火氣,因此一夜沒怎麼睡,身體有些虛,一大早又出現如此晴天霹靂。別的不打緊,居然讓這位男扮女裝的密探,在妹子房中宿了一宵,這俊男美女乾柴烈火的,想也知道會發生什麼事,這下可糗大了,相府這下丟人丟大了,自己以後也別出去混了。

  馬文彬看看勢頭不對,又羞慚又氣氛,沒奈何,只得央求伯虎得饒人處且饒人,既然無意將你收進府中,又在小姐房中過一夜,也是有緣,不如結為秦晉之好,以後就是一家人了,馬文彬情願改過自新,從今以後不敢故作非為。

  話未說完,只聽到碗盞一片聲響,那小姐早把早餐掀翻,房中所有器具撂得滿天飛舞,只往那馬文彬身上招呼,一面放聲哭道:

  「你這個沒長眼的無良哥哥,平日不做好事,如今居然放進一個男子到我閨房,叫我以後如何做人,我又怎能活於世上。」

  說罷站起身來,拿起一把女紅用剪刀,對準自己咽喉,咬定銀牙、緊皺娥眉,淚眼汪汪,氣喘吁吁的,渾身亂抖、兩手發顫,擺出要用力向頸項刺將下去的模樣。馬文彬一見,嚇得膽戰心驚,忙起身將剪刀一把搶去,小姐仍是啼哭,說是哥哥陷她於不貞、失節之嫌疑,又作勢去取那帶兒擱在脖子上,說要上吊自盡,也被馬文彬急急一把拉下。接著鳳鳴小姐就要口說要往那壁上撞去,又被馬文彬攔著,這會兒馬文彬可是心慌意亂,無計可施,只得將那帶著黃金的雙膝跪下,直直打揖道:

  「妹妹請息怒,哥哥跪下給你陪罪了,此事我定會妥善安排,我立誓從今以後不敢故作為,求求你別哭了。」

  照說這馬文彬及正室所生,而馬鳳鳴乃側室所生,一嫡一庶、男尊女卑,兩人同是相國所生,身份差異甚大,為何這馬文彬此時,卻對這妹子如此屈躬卑膝,果然因為顧念手足情深嗎?

  其實不然,主要還是怪自己沒出息,犯了些事常得要鳳鳴那有權有勢小姨娘暗地擺平,這艷紅姨娘與側室所生的鳳鳴小姐為血親,與那正室所生的馬文彬則無瓜葛,如今若是這嬌滴滴的妹子,因自己一時迷瞎了眼,放入男子進她閨樓,讓她尋了短,有所爽失,那麼在官場中頗具影響的艷紅小姨娘,自是不會放自己干休,屆時真的會死得很難看!

  此時仍為一身女裝的唐寅,彷彿像是看戲的局外人似的,竟然出面要當和事佬,先朗聲對著眾人說道:

  「小生身負豹房秘密任務,查輯官家子弟是否敗壞朝廷聲譽,不得已男扮女裝來到相府,昨夜小生人雖在閨樓,但與小姐分睡兩榻,小生可以證明我倆之清白,另外小生也另有內情相告,望請小姐先息怒,好讓小生說分明。」

  接著向馬文彬使了個眼色,在他耳邊小聲說:「這事兒讓我來。」

  馬文彬對這便宜妹婿,滿臉感激之色,趕緊將不相干家人都趕了出去,自己也抱頭鼠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