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55.江南第一風流才子40◆清倌開苞、血染白巾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40◆清倌開苞、血染白巾

  伯虎一路被哄抬到這裡,也都沒了主意了;要走嘛,堂堂一位淫聖又是新科解元郎的唐伯虎,若是被人傳出在妓院臨陣脫逃,這可是怎樣天大的笑話啊?反正既來之、則安之,要安之、可插之,若插之、必爽之。若是當真不爽的話,還仗著有那龍虎山縮陽為陰之玄功,將那鞭隱於腹下,如此一來總不成還有人能將其挖出再套牢他?於是便安下心來靜觀其變。

  當伯虎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有趣的是,雖然服侍他沐浴的兩位小丫鬟,是尚未及笄的青澀少女處子,胯下的處女風向雞,也只是隨意的對她兩招招手沒啥興頭,這或許是因為這兩人正在發育,元陰尚不足,因此造成感應有限,伯虎見既然胯下鞭兒沒動作,也懶的運功挺它,就任由他吊在那兒。兩位小丫鬟則對這揚州風月場上近來獨領風騷的神鞭,則充滿著好奇與敬畏,替伯虎洗澡時,一半時間都斜著眼兒估量這鞭兒的份量,不時交頭接耳,咬著耳根子偷笑。

  換了身輕鬆的紅色睡袍,見到廳裡圓桌上,安置了精緻酒菜,趕了一天的路還真有些餓,便坐了下來用些美酒好菜。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想起自己懷才於亂世,文章不能載道,卻拚著一身六尺之軀、八寸之具,為了那八卦白巾,必須血戰於床榻,不禁詩興大發,隨口吟道:

  笨鳥先飛為惜春,落花塌翼也曾嗔;哼呀堂上嚶鳴客,孤獨庭前快活人。

  綺歲操觚心競古,愫情湧血手丟巾;文章載道惟經國,消遣姑休撤錦茵。

  酒足飯飽,也做了首詩一吐胸中塊壘,便放鬆心情,在這繡房中東看看西瞧瞧一番,貴賓開苞室果然較一般炮房擺設不同,精緻舒適了許多,想必來這兒住個幾夜,千兒八百兩的金銀總是跑不掉的,看了一圈後,便回頭來試試床榻,又軟又柔,還香噴噴的,手在上面摸起來如絲般柔滑、棉般暖和。上床去試躺了一下,真是舒適無比,正優哉優哉的試著床榻,卻聽到開門聲,胯下鞭兒劇烈指向門口,伯虎立刻坐了起來。

  只見到傳紅姑娘像是新嫁娘一般,身披大紅喜袍,唯獨頭上少了罩著臉兒的紅巾,俏生生的低著頭走了進來。也沒有往床上的伯虎看,只是默默的先在堂上點燃了兩支大紅囍燭,同時取了香拜了一拜。膜拜已畢,便將頭上象徵處子之身之丫角髻解了開來,整頭秀麗的長髮披散下來。

  接著開始對著囍燭解開身上的衣裳,動作並不快,然而卻無半分遲疑,甚至在卸下褻衣之時,那晶潔如玉的手兒仍然沒有一絲顫抖。鬆脫的衣衫隨著一雙玉手輕輕拉扯而滑落一地。玉頸,藕臂,香肩,素背終於都暴露在空氣中。稍一停頓,傳紅姑娘玉手又輕扯褻褲絲帶,緩緩將其拉離少女下體,露出那雪白渾圓俏臀。伯虎見著她那赤裸背影,彷彿一尊完美無暇之雕像,傲然沐浴在囍燭光輝中。

  傳紅姑娘轉過身來,面兒低垂,雙頰因嬌羞而嫣紅,一雙小手垂在前方,無力的謢住少女最終之秘密花園,緩緩的走向坐於床沿的伯虎。到了床邊,她慢慢移開護住下腹的手兒,把少女美妙的秘處展現出來。潔白平坦的肌膚上,那一叢烏黑顯得份外惹人注目。

  「公子爺,你果然來了。」傳紅姑娘邊說,羞怯的走向前,跪下身子,將嬌挺雙峰展現在他面前。溫軟的小手輕輕的為他除下了鞋襪,一雙玉手在腳板上一番捏揉,十分關心的嬌聲問道:

  「公子一路趕來,腳兒只怕是都走酸了吧,待奴家為你揉揉。」

  伯虎見到傳紅姑娘這小妮子擺出如此陣仗,知道此番已是難以全身而退,在這粉妝院的豪華貴賓開苞樓,絕對是地點合適,又有醇酒、燭光,榻軟枕柔,氣氛浪漫,美女溫柔體貼,如此怎能再高掛免戰牌,在此良辰美景自然跑不掉得要上馬急策、揮鞭奪元。

  箭在弦上正是不得不發,鞭在胯下可也不得不揮,看到先前光景,粉妝院名妓、鴇母加上妓院大大小小迎賓仗陣,似乎這傳紅姑娘早就算準自己過來的時間,同時早就打點好了,等他一來就可以進行點大蠟蠋的清倌人開苞,在這個節骨眼上,看來只能把所有其它問題丟到腦後,先上了再說。於是伯虎乾脆就舒適的斜倚在床上,享受著溫柔鄉里的滋味。

  傳紅姑娘在伯虎腳上輕揉一番後,便替伯虎寬去衣物,當胯下虎豹霸王鞭露臉之時,傳紅姑娘是毫無羞態,完全不在意其巨大、以及虎首豹頭、虎紋豹斑之奇形,彷彿早已自其靈通之情報來源,探知此神兵之特異之處。可不是嘛,遠的那袖紅堂姐不說,單單是近的也有王美美、王好好這兩位名妓嘗過美味,隨便問問就可獲得許多珍貴之第一手情報。

  另外傳紅身在妓家,就算是清倌人,對那男子陽物也是不陌生,鴇母為了做好性教育,常要清倌人躲在暗室中,觀摩其他妓女接客之技巧,因此個個見多識廣,了沒碰過,那大小長短各種形狀的,見識之多也可如數家珍,絕非一般閨女可比。對於尋常閨女而言,頂多只有無意中撇見男子在街角掏出行貨灑尿露出的一角而已,那大家閨秀則更是無緣見到了。

  伯虎直到此時全屬背動,然而他也知道,通常在妓院中買清倌兒初夜者,往往是一擲千金的富商巨賈,這些人年紀老邁、腦滿腸肥的,那有什麼力氣去搗弄青春少女,因此說是替少女摘那處女花冠,往往倒是處子利用他們半硬微軟之陽具為自己破身,常常在一番小點蠟蠋之後,還得要找位巨陽客去點個大蠟蠋,以後才好開碼頭接客。

  而咱們號稱為淫聖之唐伯虎,正值青春、年輕有為,又有改造之神兵,再加上練有屢戰不屈之玄功,除非是受到暗算,被醉倒、迷倒或是被綁時身不由己,否則怎可如此被動?於是當傳紅將他的衣衫脫光之後,伯虎便輕輕將她帶上繡榻,摟著她柔情蜜意的吻了起來。

  傳紅姑娘被挑逗得不禁微微啟開櫻唇,把條丁香小舌深入伯虎口中,品嚐深吻的滋味,這種吸吻的快感,使她昏昏迷迷地陶醉其中而不可自拔。熱辣纏綿之長吻,令善於歌唱中氣十足之傳紅姑娘也有些喘不過氣來。伯虎放開她的櫻唇,輕撫著眼前艷紅燒灼的粉頰,她那雙眸碰上伯虎深情目光,不禁露出些許羞澀,眼神躲閃幾下隨即低下的頭悄悄閉上。

  「傳紅妹子好美啊。」伯虎輕輕在她耳邊說。

  扶起傳紅的臉蛋,再一次印上她溫柔濕潤的芳唇。伯虎的手順著她的粉頸滑下,牽起她收在胸前的玉手。她那纖手軟化在伯虎掌中,伯虎一手攬著她的雙手,另一手探上她胸前起伏峰巒,傳紅的呼吸頓時緊了起來,輕輕擺動迎合著伯虎的巧手。他感到她心頭小鹿急促的「噗通」、「噗通」響著。她那一身除了伯虎之外,從未被其他人輕薄過的嬌軀,此時卻在伯虎撫摸下放棄了先前之矜持。伯虎的手更放肆地在她酥胸上游動,自乳房基部至堅挺乳尖來回不斷地捏弄,使她有些昏昏然,陷入恍惚迷離之境界,全身鬆懈的地任由情郎擺佈。

  伯虎撫弄著她那一對香暖鮮嫩的乳球兒,只覺得觸手滑酥,像一團綿花似地,軟棉棉、硬實實、香滑滑。伯虎輕輕地摸著弄著,兩座峰頂的乳頭漸漸地浮凸成珠狀。身上那沁人的香氣,幽幽地瀰散在房中,聞之令人心爽神怡。隨著伯虎熟練的撫弄,她順從的配合著伯虎愛撫搓揉俏挺的雪乳,一雙小手滑向伯虎的手腕,以握持之輕重反應自身的爽樂。

  伯虎熟練地擠捏著她突出的粉紅蓓蕾。像是觸及了情慾之穴道,傳紅情不自禁地出聲呻吟起來。隨著她胴體一陣一陣的擺盪,伴著膩到骨髓的嬌喘,再和著醉人的少女幽香,讓伯虎那早已因感應處子元陰,完全脹大的肉鞭兒又彈了幾彈。

  細腰如水蛇一般地扭動,令胸前雙丸前貼,一鬆一緊地按摩伯虎的胸膛。伯虎的雙手,便改在她絲綢一般光滑的美背和翹臀來回遊走,伯虎的鞭兒再度彈向她柔滑緊致的肌膚,輕輕的抽揮著。

  伯虎放開了傳紅那櫻桃小嘴,繼續吻向她的粉頸,雙手游移在她纖細敏感的嬌軀上。傳紅緊緊的摟著伯虎,扭動,配合伯虎的愛撫,磨擦玉體的各個部位。

  伯虎吻向她粉紅色的乳暈,吸吮她水蜜桃似的美乳。調皮的舌頭逗弄著她的玲瓏乳尖,使得傳紅口中嬌吟更加放浪。張口含入一隻腫脹乳珠,又讓傳紅癱軟下來,雙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伯虎後枕,漲如櫻桃桃般乳珠在伯虎口中滾動不已,那嬌軀也不住扭動,似乎在閃避伯虎靈蛇似舌尖。然而若是乳尖脫離伯虎嘴兒親密包圍,傳紅又身軀上扭,去追尋被包裹疼愛之美感,連串的嬌吟似讚美詩般自櫻桃小嘴中洩出。

  伯虎一面輪流吸吮逗吻那對可愛乳頭,趁她陷於迷離之中,一隻手往下觸弄到胯下密處之處女聖地,輕柔地撫摸著她生著柔柔短毛,又暖又滑、肥美的處女陰戶,就那輕輕一下,就讓傳紅起了寒顫,酥麻麻地起了一陣莫名的快感,頭使勁的拱在伯虎懷中,呼吸頓時急促,口氣如蘭似麝,媚眼微閉,長長的睫毛在她眼皮子上顫抖,小玉縫裡溢出了濕黏黏淫蜜。

  伯虎見傳紅春情滿懷,便將她那嬌軀抱在軟榻上躺正了,再好好欣賞了一番。柔嫩細膩的肌膚,因那情慾激盪而白裡透紅,胸前一對豐乳,原本粉紅而圓翹翹的乳珠,此時像櫻桃般腥紅上翹,肥白的乳峰,圓軟香嫩又聳挺,細窄的腰枝恰可一握,玉臀肥隆豐腴、結實渾圓,小腹平滑緊繃,正中鑲著一隻可愛香臍,再往下面夾於修長玉腿之間,則是墳起之陰阜,迷人的處女聖地。

  聖地上方長滿了短而濃密之春草,兩片花唇掩蔽在陰毛裡,中間夾著一條細縫,呈鮮艷的緋紅色,緊密地合著。為了一探幽境,伯虎擘開她的雙腿,輕輕撥開陰毛,仔細觀看那紅通通、嬌嫩嫩的小玉穴及那粒艷紅滑嫩的花核兒。

  雪白的外陰,夾著的幼嫩內陰花唇,如同紅珊瑚一般,鑲嵌混雜著粉白、粉紅、及艷紅色,深緋粉紅、分佈不均,猶如雜色杜鵑花一般,而這些粉紅色部位,似乎隨著發情增強而色澤越是轉深。

  伯虎御女甚多,也是首次見到如此特別之異品花穴「杜鵑泣血」,伯虎輕舔自己乾渴的雙唇,頭一低終於觸及傳紅微潤的花蕊,一股迷人之處子幽香環繞在伯虎鼻端。他將的舌尖滑過傳紅微開門扉,一路往下舔舐至會陰敏感而嬌澀之肌膚,弄得她週身劇顫,俏臉嬌紅,春意漸升,忍不住嬌哼著把玉體迎向伯虎,淫蜜流到女孩潔白玉臀上,在燭光下反射出晶光。傳紅禁不住哼道:

  「哥……哥……我……好難受……」

  伯虎見大股淫津自花穴中流出,玉戶已潤滑了,便在那俏臀下方墊了方白綾巾,然後翻身上馬,叉開她的大腿,露出那珊瑚紅色而濕淋淋的小春洞,握著大鞭兒在口兒研磨幾下,就用力地奸插進去,她立刻哀叫一聲:

  「啊……好疼……」

  伯虎的虎豹霸王鞭已過關斬將似地,塞進了她那小玉穴之中。如同一把利刃插進了傳紅最敏感而柔嫩的地方,混合陌生的疼痛、喜悅、解脫,交織在一起,讓女孩尖叫起來,她竭力扭動著豐滿的臀部,似乎想要擺脫開,但是在伯虎與自已全面覆蓋式的相貼,傳紅的掙扎只換來與他更多摩擦。

  伯虎不由自主的長長吸了一口氣,女孩下體柔澀而略為溫潤的洞壁,緊緊環護著他那鞭兒,甚至能感受到裡面一絲絲顫動,令人爽爽的。緩緩把自己抽離傳紅的秘處,再一次猛烈的送入。

  傳紅痛苦地用小手頂著伯虎道:「情哥哥……不要動……慢一點,啊……好痛……」

  他的動作猛烈而持續,如同滔滔不絕的巨浪,連著幾次衝擊,很快就揉碎了花冠,徹底粉碎傳紅那脆弱貞潔守護者。

  「唔……」傳紅緊緊咬住芳嘴,無助的微仰起頭,眼淚簌簌的滾落下來。

  伯虎既已破去元紅,便稍停下來,溫柔的吻去傳紅眼角淚珠,一面柔聲撫慰傳紅,盡說些「妹子乖,忍一忍,疼一下,待會兒就好了。」安慰話,同時感受到自己堅硬的肉鞭兒,在她濕滑而緻密的小穴被緊緊地困住,四面八方的嫩肉擠壓、蠕動,像是不堪蹂躪,又像是渴望更深更美的刺激,對伯虎的肉鞭又是推擠又是吸入。

  而伯虎的動作也由先前狂暴變得越是溫柔,手兒滑過女孩柔膩的肌膚,撫摸著她全身細膩的肌膚,哇!真嫩,真滑,這才是天生麗質呢。手又移向女孩的乳峰,撫摸她那一雙緊繃繃,彈力十足的乳房。不一會兒,傳紅的情慾又漸漸復甦,津液慢慢自私處滲出,原來的抽泣聲,逐漸變成了若有若無的呻吟。

  「啊……」乳頭傳來的微癢讓傳紅輕哼了一聲。

  乳珠在他巧妙指尖下再度茁壯起來,傳紅敏感覺察到自己臀下流有來自於情縫的津液。

  「傳紅妹子好乖喲!」伯虎一面輕柔的抽插,手兒一面撫摸著女孩散亂的秀發。

  「嗯……」傳紅佯羞撒嬌似的回應著他的輕薄。

  伯虎將自己的上身抬起,低頭看著傳紅與自己鞭兒結合,那初經雲雨的私處,女孩的陰毛已是一片濡濕,原本緊合的玉門被他的巨大完全撐開了,轉成了鮮紅色之唇瓣,隨著他進出動作而翻出體外,上面還可以清晰的看到帶著血絲的晶瑩露珠,不時順著臀縫流淌下去。

  隨著伯虎的抽插,傳紅弓起身來甩蕩著秀髮,嬌媚而高亢的呻吟不住飛颺。挺俏的乳峰激烈晃動,噗滋噗滋的浪潮聲,由那滑凝如脂的美腿間傳出。傳紅纖巧細嫩的蜜唇已是充血腫脹,隨著伯虎的深入淺出而翻入捲出。一陣猛似一陣的衝擊下,令她渾身顫抖抽搐,伴隨著一聲美妙如仙樂的長長呻吟,小穴不可自制地劇烈抽搐,自花心洩出大量的瓊漿玉露。

  伯虎連忙運起龍虎山玄功,將這些陰精悉數吸納進入。而伯虎那虎豹神鞭被她陰精一衝,燙得又酸又麻,又感動於處女陰元之賜予,也是身子一陣顫抖,「噢」的一聲長歎,把持不住地一股熱騰勝陽精,如同送出白花花的夜渡資一般,飛射進了她花宮深處。

  傳紅感受到這股精液的沖射,也用盡力氣,將伯虎拉近死命地緊抱住他好一會兒。

  伯虎接著運起玄功,將虎豹鞭兒抽出,取出最後一方施法白絹巾將這寶貴的元陰元紅轉了上去,傳紅十分關心的看著他做完這些,然後露出滿意的微笑,深情的對著伯虎說了一句:

  「多謝伯虎哥哥……」

  伯虎轉過頭去,見到傳紅長長的秀髮披散於凌亂床褥上,粉紅色的嬌軀像晶玉一般發散出誘人眩惑光澤。半閉半睜的秀目,臉蛋上嬌艷的紅霞久久沒有退去真是嫵媚含羞、無限風情的。再看看小巧微翹的瓊鼻、微張的櫻桃小口、吹彈可破的肌膚、雪嫩飽滿的乳房,可真是愛煞人了,忍不住回身將她緊緊摟住,那硬硬的鞭兒,再度插入傳紅那美滋滋的花穴,兩人又再度情深意重的交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