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59.江南第一風流才子44◆論功行賞,故佈迷陣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44◆論功行賞,故佈迷陣

  待八美圖送至寧王府,再追加一背面美人圖之後,唐伯虎已完成那元陰八卦計策,又完成了與三位解元在三個月內上那八位絕色美女之賭約,伯虎與八美在南京完婚後,便將八位美人載回姑蘇,就將那桃花塢那所府第,做為那藏嬌金屋,又因四娘子九空皈依佛教,歡喜清靜,便在桃花園中造了一座桃花庵,做為誦經拜佛之處,特別是九空娘子每次被激情抽插燕好之後。

  此時園中桃花正是開得爛漫如錦,滿園子除卻桃花庵的前後左右栽著些桑麻以外,余則是桃花環繞,一望無際,人行其中,簡直似置身桃花源裡,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真使人俗慮滌盡,心曠神怡。唐寅在這時候,撰成了一首長歌:

  桃花塢裡桃花庵,桃花庵裡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月下眠,半醒半醉日復日,花落花開年復年。

  但願老死花酒間,不願鞠躬車馬前,車塵馬足貴者趣,酒盞花枝貧者緣。

  若將富貴比貧者,一在平地一在天,別人笑我忒瘋顛,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

  這首長歌便是「桃花庵歌」,唐寅持著杯,攜著佳人,趁那桃花盛開時,便去花間賞花飲酒,高吟這得意之作。

  這天正在桃花林中歡唱之時,突然來了位不速之各,竟是邵真人找上門了,說要與伯虎與眾娘子至書房密談,進入書房後邵道長便取出一份聖上密旨宣讀,伯虎及眾美又是跪倒塵埃,一陣萬歲萬歲一番。

  邵道長將那黃卷軸展開不徐不疾念道:「奉天承運,皇帝召曰,查豹房密探陵林奇完成元陰八卦計策乙案,特重賞密封勳位從五品豹房帶鞭飛騎尉副千戶,命婦陸氏昭人封五品宜人,命婦羅氏秀英封六品安人,命婦謝氏天香封六品安人,馬氏鳳鳴封六品安人,蔣氏月琴封七品孺人,李氏傳紅封七品孺人,九空封七品孺人,春桃封七品孺人。並予執行此案所耗銀兩及贈銀,合計一萬兩,欽此。」

  眾人謝恩起身,邵道長取了件包裹,裡面裝著就是那與品秩相關之霞帔等物事,眾伯虎的眾位娘子見伯虎封了官,眾妻妾皆成了官夫人,一時喜氣洋洋,吱吱咂咂、議論不休。

  伯虎倒沒那麼興奮,知道這官兒是密封的,而且還是封給代號「凌林奇」的,恐怕拿出去沒啥用處,看到眾位夫人這等愛好虛榮,也就隨她們樂去了,倒是最後這銀兩倒是實用。

  邵道長也帶來一份豹房開銷清單,伯虎展開一看:

  「支付豹房特務陵林奇元陰八卦計策開銷

  八美聘禮,合計白銀七千一百兩陸府昭容 白銀一千兩羅府秀英 白銀一千兩謝府天香 白銀一千兩九空 白銀一千兩馬府鳳鳴 白銀一千兩蔣家月琴 白銀八百兩李氏傳紅 贖身價 白銀五百兩,加妝奩代金三百兩,合計八百兩春桃

 贖身價 白銀二百兩,加妝奩代金三百兩,合計五百兩

  元陰八卦計善後津貼支付二十年每人每年白銀三百兩本年八人合計二千四百兩

  計策完成獎勵特支 陵林奇五百兩

  合計白銀一萬兩

  豹房總部總管 陵林山

  註:自任務完成後一年之內,若有添增人口,則一人再加五十兩」

  「這是大通行的銀票一萬兩,最後五百兩獎勵乃是師兄極力爭取而來,就不必謝我啦!。」邵道人說著,便遞出了銀票。

  伯虎一看便要開始討價還價,為何不是每位聘禮皆千兩,似有職業岐視及門戶之見。

  邵道長輕描淡寫道:「豹房有豹房的規距,官家的千金小姐,聘禮千金,平民八百兩,樂戶、侍婢依贖身價,這可是不能動的,連皇上選女子進豹房也是這個價。」

  「善後津貼,若算八位妻子加上我應是九人,怎的只算八人呢?」

  「這個善後費用當然只管計劃的受害人,你可是受益人,憑什麼可以拿錢?」

  「這添增人口是怎麼回事,為何以一年內計?」

  「呵,呵,呵,這乃是小道設想周到,若是你在取元紅時,恰巧來一個胎珠暗結,那麼當然需要善後啦。但若是超過一年以後才生下一男半女的,那可就是你自家事啦。本來是懷胎十月應以十月為計,但是小道以師兄弟的情誼寬限你兩個月,師弟可要好好加把勁啦,哈哈哈。」

  伯虎一聽,只是無言以對。眾美則是個個面紅耳赤,暗啐這個歪道不正經。

  邵道長又道:「師弟此次可是立了大功,那八美圖送進奸王府後,隨即破了府中所聚皇氣,之後師弟居然另發奇兵,多送了幅美人圖進去,不知怎的竟然激得那些番僧個個吐血,魂歸西天,師弟果然是豹房新秀,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後生可畏啊!」

  伯虎一聽,心想什麼後生可畏,不過就是瞎貓遇上死耗子,算那寧王命衰。

  接著邵道長語重心長道:「不過,也不知那寧王府是否還有高人,若是查出這元陰八卦陣圖之虛實,只怕會對師弟不利,因此師兄想要為你此處住所做些安排,以保護你一家人不受寧王刺客暗算,以及喇嘛尋仇。再不嗎也可防宵小。」

  伯虎一聽,似乎邵道長歷來這句最像人話,也就聽得他的安排。

  桃花塢依山面水,陸路僅條可通,自蘇州城一路行來,走了約十餘里,但見碧草如茵的山坡已在眼前,山陰之處有片茂密竹林,林前一灣溪水,溪上一條窄窄的竹橋,景色秀麗至極,跨足過了小溪小橋後,前有三條小徑,通往竹林深處,過了竹林眼前桃花一片便是那桃花塢。

  依邵道長的意思,就要在這四周竹林依五行八卦設陣,設有多重迷陣,與世隔絕,從無外人進入,若是外人想要入內,走來走去就會走到原路出去。

  伯虎不信竟有如此神奇之陣法,於是就任邵道長在竹林中佈陣,經過半天工夫,邵道長回來與伯虎說陣已布好,要伯虎前去試陣。伯虎便帶了八位美人共同出了桃花塢,去試那八卦陣。

  伯虎在前帶路,順著中間的小徑蜿蜒而行,輕步緩行,直走了約一柱香時間,卻忽然又回到了竹橋之前,三條小徑赫然在目,伯虎一驚,這陣法果然厲害。於是心悅誠服的向邵道長討教,要如何過陣。

  邵道長呵呵一笑,隨即授予過陣口訣,伯虎等人依口訣而行,幾個回轉,果然一會兒就過了竹林進入桃花塢。

  邵道人於是就好人做到底,說要將這佈陣秘法授於伯虎,好讓他可以自行安排桃花塢外圍之陣勢,如此將可避免閒雜人等闖入。於是回到伯虎書房,伯虎要那春桃備好文房四寶,邵道長便取出了一張八陣圖紙,隨口念出佈陣口訣,伯虎亦振筆疾書,一頓飯工夫就已龍飛鳳舞的將佈陣法則騰寫完畢。此時已是夕陽西斜,大娘子陸昭容要留客晚膳,邵道長說自己正在辟榖求道,不食煙火,於是飄外而別,消失於夕陽餘輝之中。

  這伯虎是一藝通而百藝通,經過數天心境平和、頭腦清晰之探究,幾經演練之後,便將這陣法自行融會貫通,他發現這竹叢倒是佈陣的好法子,於是就在桃花塢外圍、道路之間,依那地形布了大大小小的正反八卦陣式,道路的兩旁也用竹林隱掩。

  看倌這可要好奇了,做了這等多的陣法,難道這唐寅果真是怕那寧王派出刺客?或是喇嘛轉世來尋仇?非也非也,唐寅自認這元陰八卦計策十分隱密,應該沒麼容易識破,若是真的被識破,罪魁禍首也是龍虎山一干做法的道士,與小生何干?其實直到他與八美歡度一生、榮登極樂之時,也沒見任何一個前來尋仇者。

  嘿嘿,要說伯虎這個佈陣可是有深意的,若是說桃花塢那麼大個地方,只有唐寅夫婦幾個,怎的照顧得來,自然是有家人僕婢幫忙。

  那唐寅原本就有那書僮唐慶,後來又外帶個在南京悅來客棧,與他如膠似漆、難分難捨的大腳婆娘蓮芸,當伯虎完成八美團圓離開南京時,見那唐慶在這段時間,腿跑得極勤,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於是就花了些銀子將蓮芸買下,待伯虎自己完成了八個洞房花燭後,便將剩下的花燭賞給唐慶、蓮芸這對寶去拜堂。

  有幾位夫人也有陪嫁的侍婢,伯虎與八位夫人揮鞭走馬之風流韻事,也不想讓這些下人看到,免得便宜他們看免費活春宮,因此伯虎便想到要用八卦陣法,將這桃花塢的裡裡外外分隔開,好讓在陣法外的僕婢無法看到陣法內的主人和夫人們在幹啥好事。

  一面佈置著陣法,伯虎心中所想的是那次與九空在福地洞天外松林之野合,以及與蔣月琴在她家瓜棚中的興雲布雨;若是能在桃花塢的桃花林的繽紛桃花間,與我那面泛桃花嬌嬌滴滴的美人們,來個探桃花訪花蜜,那可有多好,一面佈置著,突然覺得有什麼跘腳。咦?是那一個那麼大膽,在大爺褲檔放了枝大竹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