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72.江南第一風流才子57◆開封菊花、曲徑通幽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57◆開封菊花、曲徑通幽

  昭容經過一番插屁眼兒,無法像先前插弄穴兒如此盡興,但也還算是歡暢,鳳鳴擦乾她身下之淫水,接著悄悄在昭容耳邊道:

  「姐姐,要不要再試試妹子的媚功。」昭容見鳳鳴如此體貼可人,欣然點點頭。

  於是鳳鳴全身慢慢貼緊她身上,四眼相視、四乳相對、四手相握、四腿也相疊,四片芳唇柔柔細吻,四瓣花唇也輕輕磨擦,接著鳳鳴將身子輕輕抖動,兩人肌膚間產生細密之磨擦,兩人都覺得極為舒服。

  接著鳳鳴放鬆握住昭容雙手,一面用素手撫弄,一面用嫩舌舔著,先從昭容耳垂、臉頰舔起,一路從額頭、鼻尖、嘴角、下頷、玉頸,再往下舔她的乳房,在乳珠部位逗留戲弄了一番,然後往兩旁腋下、芳肚、小腹,然後再一路下去,直到她那恥丘及牡丹玉戶,到了這裡,昭容已嗯聲連連,鳳鳴倒不急於舔那花穴,先繞到了雪白大腿內側,再到膝及小腿。

  當鳳鳴又回到昭容神秘中心,細咬牡丹花蒂,舌尖在花唇間一個旋轉,昭容再也忍不住,原本插弄後庭無法盡興之高潮,此時是澎湃而出,兩條玉腿張得開開的,豐臀不住往上頂動,身子也抖個不停,嘴裡哦哦不止,終於漸漸無聲,最後深深喘了一口氣,頭兒撇在一側,爽利後連眼睛都睜不開了。

  鳳鳴緩緩起身,溫柔的為昭容擦乾全身,又替她蓋上被子,這才在她身旁躺下,輕聲問道:「姐姐,你感覺好嗎?」

  昭容勉強睜開雙眼,目露感激,要說先前天香也與自己磨過鏡,但感覺上天香真是頗為急色,比較起來鳳鳴真是很會服侍人,於是輕聲說道:「真是太美了,姐姐真慶幸有你這樣的好妹子!」

  說著又伸手去摸鳳鳴胯下,忽然笑道:「你還是那麼濕,我要趕緊讓你和寅郎歡好,真難為你忍得住。」

  鳳鳴嫣然一笑道:「姐姐怎的忘了,妹子今夜仍是媚術教官,怎可自己先來,總要等姐妹們學好才是!」接著又似想起什麼似的噗嗤一笑道:「寅郎娶了咱們這些姐妹,可用的洞洞還真不少,有人說三扁不如一圓,那一圓就是指的臀縫,三個陰戶也比不上一個臀縫好玩,然而尋常人都不敢嘗試。」

  昭容一想也是,於是便與鳳鳴相擁,共同看著伯虎如何為眾姐妹們開後庭花。

  這裡可又要讚那鳳鳴心思之慎密、計劃執行之周詳,才兩個晚上,就讓大娘子昭容對她在床第間知識心服口服,倚她為床第軍師,可任鳳鳴在床上為所欲為;每次自己留在最後,雖然說是前面讓賢,然而實際上則是收取所有眾美吃不完之大餐,以充份滿足天生媚體之高度肉慾需求。

  就在鳳鳴奉承昭容磨鏡之際,伯虎已為二娘子秀英後庭開過封了,正在與三娘子天香上演精彩好戲。要說這伯虎為七位娘子開那後庭花,也不是就那麼一抽一插就結束了,還真有些波折,咱們來看看怎的回事。

  二娘子秀英水水嫩嫩的豐臀,承受力也還好,而她那後庭呢,進去之後竟是是彎彎曲曲的轉個不停,那鞭兒越伸入就越像被纏住了一般,伯虎邊插入邊想,怪道這秀英平日會耍些小心思呢,原來肚裡的腸兒就是彎彎曲曲的。

  要說秀英這谷道,還真有些與先前經歷過之仿名器「玉渦鳳吸」頗似,然而當下只有「玉渦」卻無「鳳吸」,也許是因為初度吧,或許假以時日,也可發覺出有那鳳吸的潛能也說不定。

  接下來的三娘子天香可不是好與的小辣椒,翹起肥臀才被伯虎一插入屁眼,就疼得她開始破口大罵「直賊娘!」,直說要在伯虎插弄完之後,也要拿根棒子捅一捅伯虎的後庭出出氣,害得伯虎邊插邊是膽顫心驚,一抽一插之間還得一面賠小心、道不是。

  幸好這天香那後庭還有些巧妙,那前庭有異品名花「急雨扶桑」之好水,後庭也是直比那仿名器「水渦菊花」多水,一陣抽插之後,彷彿也得了些滋味,竟讓那天香小丟一番,算是將功贖罪,否則只怕伯虎後庭之貞潔今夜不保。

  嬌弱的四娘子九空前庭有一個幽谷百合之福地洞天,可惜後庭谷道則頗為一般,一被插進去,疼得她牙齒緊咬之後,口裡直念著阿彌陀佛、觀音菩薩、救苦救難。搞得伯虎只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趕緊收鞭。

  五娘子身為教官,依舊讓姐妹先來,自己留在最後壓陣。

  六娘子月琴做閨女時勤於田園勞動,果然刻苦耐勞,極為耐操。這田舍小家碧玉來到伯虎面前,粉臉通紅,芳心直跳,嬌軀緩緩趴下,兩瓣圓厚的肥臀高高翹起。傳紅幫著將月琴的雙臀扳開,一輪菊瓣鮮紅宜人,又將她玉戶中的淫水塗抹其上,好讓伯虎將鞭兒插進去。

  伯虎興奮的鞭兒在菊門輕輕頂了幾下,覺得實是太小,有些擔心是否可以進入,於是微微吸了一口氣,鞭兒縮小了一圈,稍一用力,靈龜頭兒就塞了進去,月琴哦哦連聲,呼痛中帶有歡聲,豐臀連連搖動,令伯虎稍覺放心,慢慢頂著就全根盡入。

  伯虎稍一吐氣,讓陽物恢復原大,諾大虎鞭硬生生插進去菊穴,月琴也僅眉頭稍稍皺一下,倒是挺能承受的,於是又緩緩拔出,開始緩進緩出,月琴則是隨著抽插,那快板說書之淫聲也是不絕於耳。慢插一會兒之後,才大力抽插,月琴渾身輕抖,淫聲急促,傳紅看得也是淫水直流,兩腿夾得緊緊的。伯虎只覺週身酣美充實,暢快已極,一番急攻之後,月琴也在嬌啼聲中連連洩身,最後無力的癱伏床上喘著大氣。

  七娘子傳紅年紀最小身子也嬌小,膽量雖大,但承受力不足,伯虎如一樹梨花壓海棠的硬插入後庭,疼得她全身發抖,嚶嚶哭了出來,倒令那伯虎好生不忍,一再運起玄功,將鞭兒一縮再縮,才終於草草了事。

  八娘子春桃見那傳紅叫疼,居然有些怯戰,想要臨陣脫逃,倒是被幾位姐妹緊緊摟住,好讓那伯虎取她後庭初度,姐妹們將春桃跨在伯虎身上,扶著那鞭兒,對準臀縫往下套入,春桃雙眉微蹙,呵呵輕叫,伯虎稍稍縮小陽物,春桃終於慢慢的將整根陽物吞入,她也喘了一口氣。

  沒想要鞭兒插進去之後,這春桃似是愛上了這味道,開始上下搖動,淫聲連連,後來居然嗯嗯啊啊的叫起床來,只見她突出的桃花穴兒水光晶瑩,潺潺而流經過會陰流至伯虎鞭兒上,增加抽插之潤滑,而春桃那起伏幅度也愈來愈大,叫聲也愈來愈高。輪到最後的鳳鳴此時也坐起身,幫著揉捏春桃雙乳。伯虎舒服得哼出聲,臀部直抬,春桃更加用力,晃得好是有勁,在一陣陣嬌喘聲中,趴倒在伯虎身上。

  春桃在伯虎身上休息了一會,伯虎的陽物仍硬挺挺的插在她的臀縫,她在伯虎耳邊媚聲道:「伯虎哥,你再插我幾下,還好癢。」

  於是伯虎起身抱起春桃,換成了上插體位,他將春桃雙足高舉在肩上,鳳鳴將枕頭墊在她豐臀下,伯虎即用力抽插,春桃哼聲不斷,還不時叫道:「親哥哥,好美,好爽。」伯虎更加肉緊,低頭一看,一插一抽之間那臀門幾乎都翻了出來,紅白相間,煞是有趣,接著春桃再啊啊幾聲就洩了身,丟精一陣結束。

  最後則是房事軍師五娘子鳳鳴上場,她趴下身子,翹著圓臀,提起先前插在春桃臀縫的鞭兒,以高跪姿態,將陽物插入鳳鳴高翹的臀縫中,鳳鳴只是輕呼了一聲,就全根盡入。春桃則從伯虎身下滑出,取了一條棉巾,夾在雙腿和臀縫之間,加入眾姐妹坐在一旁觀看最後決戰,口中還不斷喘氣,胸前一對俏乳仍不住起起伏伏。

  伯虎一臉快意,兩手抓著鳳鳴晃蕩的雙乳,不住搓揉,臀部前後猛搖,口中赫赫出聲,鳳鳴也將豐膩臀兒前後左右輕晃,芳頰貼著繡枕,小嘴微張,咿咿哦哦哼個不停,嘴角還流出口涎,雙眸似閉非閉,似在品嚐這獨特之滋味。天香看了忍不住過來伸手在鳳鳴那玫瑰花穴搓揉,又叩進中、食兩指抽插,拇指則揉著花蒂,當天香手指探入花穴中,掃動到異品名花玫瑰花刺之肉棘時,鳳鳴立刻放大了淫聲,像是一股憋了很久之悶氣要吐出似的,一會兒之後,她喘叫著:

  「快,快……寅郎,要丟了……快……。」

  伯虎和天香都加快動作,忽然伯虎挺直背脊,口中直是吐氣,連連抖動,「噢」的一聲長歎,一股陽精如豎起白旗一般,直入鳳鳴後花心而去。鳳鳴在一陣滾燙的熱精沖射後庭之下,花穴中噴出一股玫瑰花蜜,盛滿了天香一手,令她格格直笑道:「好妹妹,你好多的水啊!」

  鳳鳴這天生媚體果然厲害,居然在後庭裡也生了一個菊花花心,雖然是菊穴初度,但也是興致昂然、連連丟精,靠著極佳復原能力,連後庭花都能說幾次「我們再來一次。」,直將伯虎夾得舉手稱降。

  見到鳳鳴得勝,眾美個個捂著屁股大聲喝采,軟倒在後面之伯虎再度抗議比賽不公,天娘子天香回過頭來,拿出三娘教子的姿態惡狠狠道:

  「要不要我去廚房拿支撖面棍來?」

  嚇得伯虎摀住屁股趕緊認輸。

  眾女都笑了出來,伯虎也是覺得又尷尬又覺好笑,心頭卻是甜絲絲的,今夜可又是與眾妻妾在一起時的奇妙經歷。

  八出後庭花唱完,眾美多少有些不適,於是紛紛早早就寢,到了第二天早上,下床之後,一個個走起路來,都有些彆扭,彼此看著又羞紅了臉嬌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