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75.江南第一風流才子60◆消息有無、難判好壞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60◆消息有無、難判好壞

  當唐門一家子關起門來日日追歡、夜夜淫樂之際,為了杜絕家僕見到如此家主人如香艷淫蕩,而起傚法之心,連房子外都布上了八卦陣,使得伯虎家裡簡直八卦得到底了。

  只苦了寧王那些打探消息之眼線,那唐門中簡直是滴水不露,完全沒有任何消息傳出,結果到了初秋之際,這會兒唐門有了消息了。

  有人說「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又有人說「沒消息就是好消息」,那麼到底來的消息是好是壞呢,這又有點難說了。

  自從那大被同眠以來,伯虎與眾美連連樂了個把個月之後,昭容發現自己沒有那月信消息,秀英也沒月信消息,天香月信也沒來,鳳鳴、月琴及春桃月信都無潮,除了九空時間本就未定以外,只有七娘子傳紅定時來潮,原本眾美以為或許是大被同眠相互影響之緣故,也不以為意。

  一男八女又再樂上了一個月,結果幾位娘子仍然沒有月信消息。眾美正在懷疑不定之際,這時恰巧艷紫姑娘,抽空自揚州來唐門探望甥女鳳鳴。原來先前昭容聽鳳鳴說,她那艷紫阿姨還有種特別功夫有助於懷孕及駐顏,於是特別請鳳鳴邀約那艷紫姑娘來桃花塢小聚。

  艷紫姑娘見到眾姐妹一臉幸福狀很是欣慰,接著看著眾女神色,又為她們把了個脈,於是神秘的笑了笑,對著鳳鳴歉然道:

  「小姨見你信上說,要我過來傳授你們姐妹受孕之事,這會兒看是來遲了。。。」

  眾美一聽,正在驚疑之際,艷紫已轉過頭有些曖昧的對著伯虎說道:

  「解元郎真是好能<干>!短短一兩個月,就將這麼多美女的肚皮都搞大了呢!」

  一旁的眾女個個臉上浮現紅雲,那些月信未潮的姐妹都心裡有數了,有好消息了……只是,這對伯虎而言,只怕是壞消息了,從此八美同床聯歡將成絕響矣。

  客人來了當然不敢待慢,特別是告訴他們這好消息,於是備了豐盛酒菜與艷紫姑娘接風,幾位娘子得知有了身孕皆十分欣喜,席間頻頻向艷紫姑娘敬酒致謝。

  然而既然艷紫姑娘來了,還是得要教上幾手功夫,那如何懷孕看來是不必教了,那麼就教教養生駐顏之功夫,至於是那一種養生駐顏功夫呢?首先便是要以食補得到均衡營養、但又要忌口不可貪食;再來就是不可受到太多日曬風霜,其實這些都是富足之家皆可輕易做到,接下來便是就是利用床第功夫,再輔以呼吸吐納、氣息之運行令週身血脈暢通。

  由於眾女皆已被診斷三月之餘有孕在身,此時注意的是安胎保養,也就不宜演練床第工夫,但是仍被請來見習,而未懷孕的九空及傳紅,則被派送上床去與伯虎實戰演練。

  眾人進得大廈臥房中,只見房內燈燭輝煌,又鋪設整齊了酒席桌椅,但與方才滿是山珍海味之晚宴不同,現在則是幾道精緻的清爽的下酒小菜,以及粥、甜點、水果及甜酒。

  昭容吩咐在房內侍候的丫鬟道:「你們不需要招呼了。」丫鬟連聲稱是退出房間。各人依主客落坐,昭容知道自己有身孕了,心情極佳的端起酒杯先向艷紫姑娘敬酒,笑瞇瞇的道:

  「多謝紫姨這番來到桃花塢,告訴我們這番好消息,同時傳授我們姐妹駐顏之術。」

  艷紫姑娘豪爽的接受眾人敬酒乾了一杯,說了幾句應酬話後,便開始來到桃花塢之正事。身為豹房總管總理皇帝房事,對於女子婦科之事所知甚詳。聽聞伯虎先前對房中妻妾一視同仁、雨露均沾,然而八位娘子中卻是六位有身,兩位仍無消息,為瞭解是否有所問題,不免就要把脈切問一番。

  艷紫得到結論是九空、傳紅身子都太單薄以致於花宮空虛、體質太寒,這個問題除了可以用食物調養外,也可用男女交合採補度精之法補其不足,於是她便先將伯虎帶到一邊,告訴他一些行氣運功之口訣,而這些方法,與龍虎山洞玄子秘注是同樣道理,因此伯虎很快就得到訣竅。

  另一方面她也知道九空在心理上受到佛法影響十分壓抑,對於床第之事十分放不開,先單獨對九空一陣開導,要她放開心懷與伯虎盡情交歡,接著又對九空及傳紅吩咐在床第間如何配合伯虎,便讓兩美上床與伯虎依照指示歡好。

  三人離座來到了合歡大床,雖然艷紫是鳳鳴長輩,但是也是與伯虎早有一腿的老相識,因此他也毫無顧忌的開始褪了九空衣衫,並讓她平躺在床上,身旁傳紅則很乖巧替伯虎脫了外袍,伯虎上床輕輕抱著九空,九空低聲有些抱歉說道:

  「寅郎,都是奴家沒用,眾位姐妹都懷孕有身了……」

  伯虎側身一手撫著九空面頰,一手撫著她的玲瓏玉乳,溫柔道:「空姐兒,不要這樣說,我們再多努力些就會有的。」

  伯虎壓在九空身上,愛憐無限的深吻著她,傳紅在旁撫摸著伯虎的背脊、股溝,還伸舌在伯虎耳邊輕舔。

  艷紫見床上的九空和伯虎正相依相偎細細低語,不由微微一笑,心想九空這丫頭雖是虔誠篤信佛法,但仍是可造之材。

  伯虎對九空一番擁吻撫摸之後,便將硬漲鞭兒緊頂於她那幽谷百合花穴口,引發空谷回音之異相,九空眸子中滿是柔情,微微嬌喘細聲道:

  「寅郎,進來吧,裡面好空,又好癢。」

  伯虎抬起臀部,對準方向輕輕一挺,虎豹霸王鞭就進入了大半,只覺九空的百合玉戶緊滑的不得了。伯虎緩緩抽送,舒服極了,不覺加力,九空已是淫聲連連,臀部也是上下起伏,她將內壁一鬆一緊的運轉了幾次,那幽谷百合就已經爽透了,她在伯虎耳邊膩聲道:

  「寅郎,先讓空兒洩身,紫姨說要大洩一番才好。」

  伯虎立即深深淺淺的大力抽插了一陣,然後緊頂深處花心研磨,九空嬌啼不止連連丟身,終於四肢鬆軟,雙眸無限滿足深情的看著伯虎,伯虎則是悶不吭聲的伏在她身上微微顫動,還不住的親吻她的雙頰、酥胸。

  伯虎在九空丟身的時節也隨之一洩如注,然而此番並無那「噢」的一聲長歎,而是記住艷紫所傳的採補度精之法:先運上一口真氣,但氣並非沉於丹田,而是直接送至虎豹鞭兒上之脈穴氣孔,以採取九空花心中洩出陰精之氣,然後存於氣海,再配自己射出之陽精佐以本身真氣,度入九空花房。

  此番練化之精氣,已是無法令女子受孕,但是卻可以藉此改善女子體質,具養生之效,按照艷紫姑娘說法,就是要以這種方式,改善九空及傳那紅花宮空虛、體質太寒不利於懷孕之症頭;準備以此法經一年半載調養之後,再以正常之交歡設法受孕懷胎。由於這運氣之法伯虎還是首次使用,不夠純熟洗練,差一點就要「噢」的一聲差了氣而出不了精,幸好他早已有龍虎山秘法靈活運功之經驗,還是能夠順利出精、采氣,並度精於九空。

  眾美就坐在大桌旁,眼睛都盯著床上三人不肯離開,天香一把緊緊抱住了昭容,只感到她全身輕抖,臉紅心跳,氣喘吁吁,顯得很是激動,艷紫在床邊做臨床指導,也摟著走近來看的甥女鳳鳴,兩人索性在大床邊坐了下來;秀英、月琴及春桃本來就快坐不住了,這時乾脆跑到床邊趴在床上,一面嬌喘,一面盯著看。

  伯虎抱著九空良久才從她身上起來,那根鞭兒雖仍粗大但已微軟,一旁的傳紅伸手過來輕輕套動著,準備緊接著登場。

  天香則放開昭容,走上床來抱著九空,在她耳邊道:「妹子,很舒服嗎?」

  九空無力一笑道:「爽極了,下身流了好些津液。」

  天香吃吃笑著,拿塊棉布替九空拭了下身,然後抱起她的身子,放在大床的內側,將中間留給了伯虎和傳紅,接著自己躺在九空右邊,舔吻著她那面頰、耳輪,一手揉按她的雙乳,一面說道:

  「妹子,你可要放開心懷多洩幾次身,才有助於日後懷孕呀,姐姐來幫你吧。」

  原來依據艷紫之計劃,是要將經常纏繞於九空心中,壓抑其性慾之佛法破除,如此才能坦然接受伯虎改善體質之房中術,而破除之法,除了用男女極樂交歡之外,還想利用皇宮中宮女磨鏡法子,原先想要徵求甥女鳳鳴進行這勾當,沒想到一旁的天香聽到了,立刻主動請纓上馬,強攬去了這份美差事。

  九空滿臉差紅,天香則從她前額開始一路舔吮,只吮到酥胸,九空已哼叫出聲,那種聲音又與和伯虎交歡時有所不同,和伯虎插弄時是無比歡暢的淫聲浪語,此時卻充斥鼻音、如泣如訴,她雙目緊閉,全身扭動,兩手緊緊抓著被單。

  坐在床邊幾位美人,個個面紅耳赤,不知如何是好,只覺自己腿縫之間,流了一長串的水,伸手一摸,黏糊一片,個個去取那棉布夾在雙腿之間。艷紫看到這些美人兒不知所措的模樣,雖覺好笑,但也不敢逗她們,怕已知懷有身孕的她們熬受不住。

  天香已吮到了九空小腹,她一手輕揉她那花蒂兒,另一手中指伸入幽谷百合玉戶,小指卻勾進了臀縫,不住抽插她那後庭菊穴,九空淫聲大作,臀部跳躍,身子連連抖動,口中叫道:

  「妹子受不了啦,空兒受不了啦……。」

  天香招那鳳鳴過來接替吮吻九空的雙乳,鳳鳴則抓起九空的一隻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九空也不住的搓揉她的酥胸,淫聲不絕,天香終於吮住了九空的花蒂,一陣吸吮,還把香舌深入半膩無毛之百合玉戶四周舔吸,插在菊穴的小指換成了中指,九空哼聲連連,天香在她耳邊小聲帶著誘惑聲音連連說道:

  「妹子,快丟出來了吧!」

  九空果然一聲長吁,又在啊啊聲中,首度在天香純熟指功之下大洩特洩,似乎比剛才與伯虎交歡燕好時洩的還多。天香則是樂開懷的滿臉媚笑,眾姐妹中唯有九空這鐵板一塊,先前任自己如何動手動腳,都無法敵過她那佛性堅定,如今經過艷紫姑娘開導後九空放開心懷,總算令天香一遂平生心願。

  大床中間的傳紅已是淫聲不斷,看樣子也是到了最高點,春桃則忍不住的進來插花,在一旁舔著她的右乳,一手伸在鞭兒與花穴交接之處,急速搓揉著傳紅的花蒂,伯虎奮力抽插,勇猛驚人,傳紅則以那豐潤之歌喉嬌啼婉轉。

  艷紫見伯虎進入情況之時,便開始對著觀戰的眾美說道:

  「咱們身為女子,美貌如生命般重要,有些女子還是閨女時節,長得是花容月貌,人見人愛,然而一旦嫁人之後,不到一、兩年工夫,身子就變得肥胖臃腫,丈夫見了都性致缺缺,若是生兒育女之後,更是變形走樣,腰兒如水桶,奶兒也垂了,臀部也塌了。這時男子見到妻子這番有如夜叉德性,往往會見異思遷,往往這些女子不思檢討,反怪男子薄倖,雖然這男子也確實是不該,但這也沒法子,就是引不起他起興嘛,所以我說咱們女子就要珍惜愛護自身之美貌。」

  眾女皆為萬中選一的美貌佳人,與眾多艷麗姐妹同侍夫君,當然要十分重視自己的容貌,因此一聽艷紫講到這裡,個個都豎起了耳朵,知道她接下來所講如何保持花容月貌將會很有用,因為艷紫小姨身子就保持得這樣好。

  果然艷紫接著道:「一般婦人隨著歲月增長,身子發福變胖,肌肉鬆弛垂軟,此皆為好吃懶做又貪睡之結果,若想保持這輕盈身段,卻是輕而易舉。只要少食、少睡和多動即可。」

  她一邊說,一邊起身緩緩脫去身上的衣服,連底衣也一併脫掉,然後在眾人面前優雅的轉了個圈子,眾女瞪大了眼睛,仔細端詳,連昭容也張著妙目細看。

  眾女簡直不敢相信,這李艷紫的身子真是一無瑕疵,全身潔白如玉,細膩皮膚下寶光流轉,胸前雙峰柔軟而具彈性、高聳不墜,兩粒乳珠及乳暈粉紅柔嫩,水蛇腰兒十分細緻,臀豐圓而上翹,兩條大腿修長勻稱,小腹一片平坦並無一絲皺紋,一叢細軟陰毛如春草般均勻覆於恥丘,鼓鼓的兩瓣花唇白裡透紅、密密而閉,玉戶上端那一粒花蒂宛似翡紅寶石,艷紫彎腰輕輕剝開兩瓣花唇,但見裡面桃紅一片,這正是最具成熟風韻之女性胴體。

  艷紫緩緩將衣裳穿回,輕輕一笑道:「姨娘這是現身說法,倒在你們面前犧牲色相了。」

  鳳鳴過來緊緊抱著小姨,把頭埋在她的雙胸之間道:「小姨,你真美極了,比起來甥女兒可真是醜小鴨。」

  李艷紫又道:「你們剛才都看到九空、傳紅的身子,可真說是年輕就是美,她們身子如此青春健美、苗條婀娜,當真是美的不得了,阿姨年歲稍長,自認比不上她們,然而要如何維持,可就有學問了。」

  艷紫姑娘一邊與她們閒談,一邊密切注意床上三人的發展,九空已先被天香指功挖弄洩身,而傳紅正在上下左右騰挪,她的臀部很是靈活,只見她兩手肘撐在床上,整個臀兒懸空擺盪,不斷向上挺弄,顯然是用出了在妓家所習之真功夫,那淫言俏語也頗為好聽,如泣如訴,彷彿在吟唱那絕妙好詞,伯虎看起來則是很興奮,挺動抽插之動作正在加速。

  看到伯虎他們插弄到了緊要關頭,艷紫便中斷談話,等看完好戲再繼續。

  先前與九空歡好時,伯虎將新學之功法已練習了一番,因此與傳紅交合時心中已較篤定,這樣一來出精就較易控制,傳紅也知自己不能太早丟身,所以一味以媚術誘得伯虎鬆動精關,這方法果然有用,伯虎已到箭在弦上的地步。終於傳紅在一陣高亢聲中突然沉寂,伯虎則悶著聲緊頂著她不住顫抖,正努力運行那采補度精之法,以助傳紅改善體質。

  待伯虎摟抱傳紅良久,才從她身上起來,由春桃招呼他們幾位到後堂去潔身。等沒多久九空和傳紅已然潔身穿回了睡裙衣衫,走到昭容面前,羞澀的道:「姐姐……。」又對艷紫道:「小姨……。」

  鳳鳴從艷紫懷中站起,昭容也站起身,把她們拉到身邊坐下,為她們各斟了一杯酒,道:

  「兩位妹妹多有辛苦,姐姐恭喜你們習得改善體質及駐顏之法,也謝謝你們將這方法學好,待姐姐生子之後,得要妹子好好傳授我們。」

  身子單薄的兩女臉色有些蒼白,喝了酒之後,臉上稍有紅暈,喜悅之情卻是溢於眉梢。

  艷紫伸手搭了搭二女的腕脈,喜道:「好甥女,你們真是十分聽話盡力,日後依照這個法子經常與公子行房,只需要一年半載即可改善體質,成功受孕是指日可待啦。」

  兩女聽了大喜,雖然她們先前不很在意懷孕生子之事,然而見到眾姐妹肚子就要大起來,心中總有沒跟上腳步之感。沒想到與伯虎燕好,不但享盡魚水之歡,尚可改善體質有助受孕,可真是好處多多哩,想不到天下還有這等美事。

  艷紫道:「乖甥女,你二人把衣衫都脫了,讓姨娘再細細一看……不要怕羞嘛。」

  二女都紅著臉脫了睡袍,眾人發現二女白膩乳房上,兩顆紅艷蓓蕾依然尖挺,艷紫又要她們張開雙腿,二女更是羞得抬不起頭,這與先前在床上淫聲浪語將簡直判若兩人。當兩人雙腿一張,發現兩瓣陰唇微微外張,猶未閉攏,顏色鮮紅,充血未退。於是艷紫小姨便指著兩人花穴說道:

  「你們看,她倆方才和唐相公交歡,心情自然興奮欣喜,而這心情一興奮,身子血脈流動可就會加快,全身敏感之處便會積血,如那乳頭、陰戶這些地方積的尤甚。然而一旦交歡洩身之後,血脈流動則會恢復緩慢,而這些部位血脈極為細小,積血一時消退不了,經年累月之後,膚色就會加深,如果不加保養,以後就會變黑,那就很不好看了,那兩片陰唇和內壁,又常常受到陽具連番刺激衝撞,很快就會裂開外翻,那麼便再也閉不起來了,若是生了娃娃,那就更加擴大也沒了彈性,這陽物進到裡面,也再無樂趣可言,可就失去使女子的模樣了。」

  前面一翻話令傳紅、九空心下惴然,最後幾句更是令眾女聽了都覺很可怕,,嚅嚅欲言,李艷紫看眾女的表情,笑道:

  「姨娘這可不是嚇唬你們,不過,也勿需這般緊張,也不是交歡插弄幾次,就會變壞的,這大可放心,何況你們年紀尚輕,若要恢復也是很快,姨娘告訴你們幾個簡單的龍虎山築基心法,每天只要練功築基,加上這個房中術的法子,保證你們啊,一輩子都可維持這樣身材,而且啊,咱這甥女婿的度精術已經練成了,就算將來你們年紀大了,身子可比姨娘還好呢!」

  於是艷紫細心教導她們如何避免積血成瘀,怎樣消積成精,怎樣水火相濟、陰陽相調,怎樣和伯虎交歡洩身度精之後填壑補虛,怎樣永保青春,怎樣長存春情,不厭其煩的一一指點,心思玲瓏之眾女都能夠心領神會,一點就透。

  接著艷紫小姨緩緩說道:「九空娘子,你的月事不正,但我想你若能與公子有經常之魚水之歡,日後自然就會改善,另外飲食也要多多注意些。」

  艷紫在桃花塢住了兩天,交待了許多如何安胎補身以及駐顏功法之後,突然得到急報,說是寧王似乎是有所動作,便急急趕回揚州。

  果然等到艷紫姑娘離去之後,被診斷為懷孕的娘子,個個起了噁心咽酸的毛病,果然是懷孕的意思,這可是了不得的消息,眾美紛紛將這信息送回娘家,結果這陸、羅、謝、馬、蔣府紛紛送來各式補品,令這桃花塢喜氣揚揚、好不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