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77.江南第一風流才子62◆種瓜得瓜、瓜熟蒂落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62◆種瓜得瓜、瓜熟蒂落

  結果唐門姐妹中,有的明著安胎,有的暗著交歡,不知不覺就過了年。只是到了除夕之前,所有挺著大肚子之唐門姐妹,都停止與伯虎行房,一方面是挺肚子太大不俐落了,另一方面對則桃花塢來了一堆客人。

  這年的年節過得可真熱鬧,可與前一個年之冷冷清清不可同日而語,眾親家因為大都是獨生女,因為女兒大肚子了不宜奔波回娘家,因此反倒是親家公親家母們,包括了陸、羅、謝府及蔣家眾人,紛紛從南京城內外來到蘇州桃花塢來看女兒。

  大過年夜,親家母們見著唐寅時,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個個眉開眼笑,口口聲聲交相稱讚說這位女婿「很能幹」。而在團圓年夜飯時,眾位岳丈大人在酒酣耳熱之際,也紛紛笑呵呵的稱讚唐寅「很能幹」。

  而伯虎這時就挺納悶了,一般所謂很能幹,是指事業有成生意發達,話說他過去所做營生之事,主要是以賣畫為主,然而自春末八美團圓起到歲末這段期間,自己所做營生,皆為畫那些春宮畫、秘戲圖,叫那唐慶送至南京賣確實賣得了好價錢,只是難道這些岳丈岳母皆知道年來他畫春宮秘戲發了些利巿耶?

  還是說一口氣將幾家嫁給他做妻妾的女兒們肚子都給搞大了,這就代表能「干」了?其實這些親家翁、親家母所謂很能幹,是有一點這些意思,最主要的還是關心自己女兒嫁入唐門,一男八女的粥少僧多……這句成語有些不倫,算了,文章都快寫完了管不了那麼多了,就是怕伯虎妻妾太多,自己女兒嫁進來被冷落了,如今事實勝於雄辯,六位大了肚子的女兒,表示伯虎可是雨露均沾,沒冷落她們,又見到她們幸福的表情,見到在這兒生活富足和樂,當然要誇伯虎能幹了。

  大年一過,親家公們都先回了,親家母們則紛紛留下來要照顧挺著大肚子的寶貝女兒們。

  於是依序在立春過後大娘子昭容分娩,生了個兒子。陸母見著那外孫頭正面方的福相,樂呵呵的天天都要抱上一回。

  隔了幾天則是秀英也是足月分娩增了個男丁……只是如果仔細算那受孕之日,算來算去有些奇怪,若是依照先前唐門家規之規定,秀英被推算受孕時間,正好都未被安排與伯虎交歡,那麼又是如何受孕的呢?

  原來秀英在第一次房事會議後,因為年少青春嘗過甜頭深知滋味,就已受不了每八夜才輪到一夜交歡燕好,於是便發揮那商人愛好暗盤交易之本色,隔個一兩天就跑到書房中找伯虎暗中交易一番,伯虎對於這種送上門來之好事,當然也是樂得來者不拒,因此就是在暗盤交易中胎珠暗結的。

  若是說三天兩頭跑去書房與伯虎交歡插弄,難道不會有家人姐妹發現嗎?呵呵,想那二娘子秀英在唐門位居一人之下第六人之上,又會以小利攏絡人心,就算有誰知道了,也不會呆呆的去大娘子那兒舉報。

  結果或許為了補足唐門這會兒的陰盛陽衰,接下來天香、鳳鳴、月琴以至於到了春分時節春桃分娩,結果個個生的都是兒子,陸府對春桃生了個兒子可是舉家雀躍不已,主要是陸母認了春桃為義女,同時伯虎曾答應春桃生子就過繼給陸府,陸翰林連著幾天都笑得合不隴嘴,一生至此方信那老天有眼。

  這許多兒子都是要過繼給各府繼承香火的,因此各家親家母都將這些初生小子當小祖宗一般供養,各自都請了奶娘來帶桃花塢,好將他們養得白白胖胖的,這會兒唐寅可是連養兒子的錢都省下了。

  當那伯虎在桃花塢享盡風流,又再加上人說的「有子萬事足」之際,在大江南北則是發生了驚天動地之變化。

  寧王宸濠府內,喇嘛法王因帶有元陰八卦陣之八美圖而暴死,而寧王府也因八美圖極強之元陰氣息,搞得如牝雞司晨,使得寧王倉促決定在江西南昌叛亂,大明正德皇帝便以御駕親征為名,巡遊江南,行到半路之時,由具至剛陽氣之御使王守仁王陽明,所領軍之勤王之師已經攻破王府,平定了叛亂。

  正德皇朱厚照先是隱瞞消息,繼續南巡,一路遊山玩水而來,同時也開始在江南選秀女入宮。南巡之中,還不時還來個微服出尋,明著說是要考察民情,實則在於尋芳獵艷,果然在那梅龍鎮與那李鳳姐兒來了一段游龍戲鳳之精典好戲。

  到了南京受俘時,先故意將朱宸濠重新釋放,然後再由自己親自將寧王抓獲。下屬呈上平亂時在寧王府所搜出之八美圖,驚歎於上面美女個個國色天香,比起宮中后妃並不遜色,由邵元節道長處得知,此圖乃江南第一才子唐寅所繪,上帶有元陰八卦陣,乃寧王敗亡之關鍵,於是便起意要會一會這聞名江南之風流才子。

  當寧王之亂已定,正德皇帝坐鎮南京,邵元節受命飄飄然來到蘇州桃花塢,說要帶著伯虎去南京見一個人,來到了南京一極為豪華門禁森嚴之府第,經過層層檢查進入正廳,見到上面坐了位白面郎君,伯虎見這陣式,想必上面那位就是喜帶近侍和親兵出宮巡遊,常常自稱威武大將軍、太師、鎮國公朱壽,當今大明朝正德皇帝了。

  正德皇歪著身子坐在椅子上,背後一位美人兒在替他捏著肩,那小家碧玉秀麗的模樣,想必就是那已在大江南北流傳開來,那游龍戲鳳故事中,來自梅龍鎮的酒家女李鳳姐。這鳳姐兒看起來美是美,只是還沒有咱唐門的眾妻妾美哩,伯虎心下正在暗喜。

  伯虎知上面坐著的是聖駕,於是三呼萬歲行禮如儀。

  正德上上下下的打量著伯虎,於是開口說道:「朕聽邵國師說,你所繪之八美圖,正是你所娶到江南最美的八位女子,不知是否為真?」

  伯虎聽這愛拈花惹草皇帝酸酸的口氣,想必是因那「瑜亮情節」,對自己坐擁八美有所不滿,於是小心應對道:

  「微臣心懷朝廷,為了執行破寧王謀叛之計策,忠心執行豹房元陰八卦計策,娶那八位女子乃不得已之事,望皇上明察。」

  原來這正德這位風流皇帝,以平定寧王之亂為藉口,一路游來江南想要獵艷,怎知看來看去似乎都沒看到什麼中意的人選,好不容易在梅龍鎮的酒家見到了位酒家女鳳姐兒,於是施了些手段釣上了她。

  後來王陽明呈上自寧王府收來之九美圖,上面的美人個個美如天仙,於是就問邵真人這些美人是誰,邵真人不敢隱瞞,便將這元陰八卦計策之事,源源本本的稟告皇帝。這皇帝聽了之後,明的說這唐寅有功於朝廷,暗的則恨死了這位風流解元唐伯虎,將這江南最美之女子一網打盡,害得他來到這裡只剩了位酒家女,因此一見到伯虎,就有那興師問罪的味道。

  伯虎此時因自己那八娘子李傳紅,時時記得要為父親及伯父洗雪冤屈,既然在此面聖,何不借此機會為李家平反。於是便向正德皇啟奏,能否將苦命岳丈名聲恢復。

  心中不爽的正德皇這會兒耍了個小心眼兒,於是這麼說道:「豹房密探李袖紅姑娘也向朕上了這麼一奏,只是這事兒之是非黑白,仍需要時間來查證,好還原事實真像。」

  伯虎對於如此官樣文章著實不滿,口裡先說了個言不由衷的「皇上聖明。」接著就針對這位皇帝腳痛,裝出那自言自語的模樣說道:

  「啊,這洗清冤屈的確是需要查證,咱們豹房秘探對於查證這事兒也挺在行的,不如托我那五娘子的小阿姨,豹房南方總管李艷紫李總管幫個忙吧。」

  皇帝一聽這其奸似鬼的伯虎,居然要找為自己性啟蒙的李艷紫總管出面,這位在床上都得要叫親娘的狐媚女子若是果真插手,或許直接就會上朕的床來做詳細查證,免不了朕又要叫她親娘了,想想還是不妥,於是立刻接著說:

  「想那李氏昆仲既然是受寧王爪牙迫害,寧王賊黨常常誣陷忠良,想必李氏昆仲必然是忠良,那好,這就有請邵真人回去為李氏昆仲平反吧。」

  伯虎一聽大喜,正待謝恩,不過這小白賊皇帝卻又藉題發揮道:

  「這寧王在大江南北黨羽甚眾,朕擔心這些人再度鉤結起來,因此決定凡是與寧王有所瓜葛者,朝廷一律永不錄用。賢卿雖然是在寧王府為細作,但是為了避免你受到寧王餘黨之追殺,朕不想讓你的身份露白,預備將你列入不錄用之黑名單,這是為了賢卿好,望你能明白。」

  伯虎一聽,顯然是暗槓自己一記,這朝廷永不錄用意即以後不必去考進士了,什麼三元及第都免了,看起來還是暗恨本人的艷遇,想想也罷,有這種皇帝還當什麼官呢,不如回家看著美美的妻妾,起興時東插插、西抽抽、南摸摸、北親親,這才是快樂似神仙。

  君臣兩人,表面上十分融洽,相互恭維,然而背地裡,兩人君不君、臣不臣的相互腹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