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78.江南第一風流才子63◆喜極而泣、杜鵑重瓣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63◆喜極而泣、杜鵑重瓣

  正德皇離開前,交待邵真人賜予伯虎五千金,倒不是為了他參與元陰八卦計,平寧王之亂有功,那個部分之前已賞過了。這五千金是為了賞那九美圖,由於畫中女子都太美了,皇帝看了愛不釋手,寧王之亂平定之後,自王府搜出這畫原本應物歸原主送還唐寅,然而皇帝卻決定帶回北京放在豹房中觀賞,於是這五千金相當於買畫錢。

  邵道長此時也送上一份新年度豹房開銷清單,伯虎展開一看:

  「支付豹房特務陵林奇元陰八卦計策開銷

  元陰八卦計善後津貼第一年每人每年白銀三百兩本年八人共計二千四百兩任務完成後一年之內添增人口六名,一人加五十兩本年六人共計三百兩

  合計白銀二千七百兩

  豹房總部總管陵林山正德十四年四月」

  「這是大通行的銀票七千七百兩,沒想到為了爭取那一年內添增一人加五十兩之津添,師弟居然如此之賣力,兩個月間就中了六個哩,師弟真是神人,嘖嘖嘖。」邵道人一面說著,一面滿臉佩服的遞出了銀票。

  這風流才子與風流皇帝一晤,就在這針鋒相對、有得有失之間結束。經過了這個事件,伯虎決定做一件事兒,那就是他自刻了「江南第一風流才子」一方篆印,預備日後作畫時用。

  「江南第一風流」呀,呵呵,為何不直稱「天下第一風流」呢?豈不知唐解元正與這第一風流之正德皇帝一晤,發現他下江南之時,連李鳳姐兒那小小酒家女都不放過,更不用說在京城之中的「豹房」神跡,咱們解元公考慮了一番,還是自己獨霸江南,且將「天下」留給那位風流皇帝吧。

  當伯虎自南京面聖回來,心裡十分複雜,原本想到寧王敗亡後,自己可憑一身之學問,求取功名光耀門楣,然而這條路竟然硬生生的被那無良皇上給卡死了,所幸此次南京行也不算無功而返,倒底取得了銀票,同時還為八娘子李傳紅一家平反,恢復名聲。

  伯虎回到桃花塢,天色仍然尚早,眾美看伯虎似是滿腹心事,忍不住問發生何事,於是伯虎便與眾娘子說明面聖之情形,並告知受寧王之累,今後已是功名無望,眾娘子皆婉言相慰。

  當傳紅得知皇上已著邵元節國師處理為李家平反之事,喜極而泣,在伯虎面前跪了下來,嗚咽著說不出話,良久傳紅才抽泣說道︰

  「公子爺待奴家全家恩重如山,奴家粉身碎骨也報答不了……」

  伯虎看著眼前楚楚動人、哭得一枝梨花春帶雨的傳紅,心疼的將其扶起,對著她說道︰「好啦別哭了,都是一家人了,還謝什麼謝?」心情激動的她一下子哪裡止得住,緊緊的抱著伯虎,過了好一會兒才漸漸平靜下來。

  一家人用完了夜飯,傳紅及九空則伺候伯虎更衣,不一會伯虎就全身赤裸的泡在了大浴桶裡。看著一旁服侍伯虎洗浴,臉上蕩漾著幸福笑容的姐妹,伯虎不禁向她們報以微微一笑,向那九空那微微鼓起之小腹望了一眼,她那原本單薄的身子,在婚後經過半年多調養,在那冬至前後因為天氣寒冷,連著十數夜與伯虎窩著取暖,沒想到居然因此而取到了精,如今已懷有四月左右之身孕,再過一陣子也要開始安胎了。

  今夜傳紅只穿一件褻衣,雪白的香肩、手臂、美腿在伯虎眼前晃來晃去,似乎故意要引起伯虎情動。伯虎忍不住兩手東摸一下,西捏一記,弄得傳紅春意盎然,嬌喘微微,媚眼如絲,一旁九空也是臉上面紅耳赤。傳紅今夜如此穿著,顯是決定毫無保留地向伯虎奉獻,伯虎知道今晚必須接受她這番心意,否則會讓她心裡難受,有時慷慨接受是更顯得善解人意、通情達理。然而傳紅似乎不打算在浴室與他合歡,因為傳紅似乎要為伯虎做個全套服務。

  洗浴完後傳紅扶著伯虎跨出浴池,為他擦乾身子後,要伯虎躺在在浴桶旁之竹榻上。九空也乖巧的跟過來,兩人分兩邊為伯虎進行按摩,四隻玉手不住在伯虎全身遊走,高明的按摩手法讓伯虎通體舒泰,忍不住呻吟出聲,連日車馬之勞在這按摩之下已一掃而空。

  舒服過後,傳紅捧來睡袍讓伯虎換上,然而接著九空先行告退,只有傳紅隨著伯虎回到臥房,此時房中明燈高照,映著傳紅嬌艷欲滴的面容,更增房中春色。傳紅紅著臉對伯虎說道︰

  「伯虎哥,今晚便由傳紅一人侍寢,好多謝謝伯虎哥為我家連日來之辛勞,不知怎的,奴家今夜心跳得恁的快……」

  傳紅話未說完,伯虎已將她一把摟住,對著她嬌艷之紅唇深吻。吻罷傳紅服待伯虎脫衣躺上床後,也情意綿綿地爬了上來,放下帳子、褪下衣衫後躺在伯虎身側,於是伯虎便將手摸上了她的酥胸,果然覺得她的心跳得異常的快,於是伯虎又輕輕地在她玲瓏柔細雙峰上按揉了一會。

  其實此時傳紅之激動,乃是因為今日聽聞伯虎面聖時,當面獲允為李家一門雪恥平反,心中竟有那拚了一身粉身碎骨,也要報答伯虎恩情之心,因此情緒格外之高昂。

  伯虎憐香惜玉的一面在她櫻唇上深吻,同時雙手溫柔地在她全身遊走,傳紅閉目相迎,不一會便被吻得氣息紊亂,嬌哼連連,伯虎接著施展高超的情挑手段,不一會便春情蕩漾,慾火如焚,那杜鵑花穴已如同被一陣春雨打濕了一般,早已是一片滑潤,纖細腰身也不住地向著伯虎胡亂頂湊不已。

  伯虎見時機已成熟,便引導虎豹鞭兒緩緩進入了她的玉腿之間,虎豹靈龜甫一進入花唇之間,伯虎便感到進入所在十分狹小溫熱,濕暖花壁緊緊圍裹住伯虎鞭兒,接著伯虎感到了如同花瓣般,一層一層之柔軟的橫在面前,竟是傳紅那杜鵑花穴因為過於激動,於是再生出那「重瓣杜鵑」之異相,足以比擬七大名穴之「重巒疊翠」。伯虎輕輕一頂,傳紅啊了一聲,似是感到一些突然,但很快便被伯虎緩緩抽動所帶來的快感淹沒了。

  伯虎見傳紅頗能承受,便開始向傳紅猛烈進攻,在那罕有之改造虎豹神鞭和高超床第技巧雙重夾擊下,傳紅只覺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像亂流漩渦似向全身擴散,忍不住呻吟出聲,此時的她已經不再感到任何精神上之壓抑,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暢美難言的快感,隨著伯虎的動作一波一波的襲上來,似是飛到了九天之上,終於在伯虎又一下衝刺後,婉轉承歡於伯虎跨下的傳紅,猛然間繃直了身體,丟身之後全身無力的癱了下去。

  伯虎尚未丟精也只好偃旗息鼓,但也沒有急於撤出仍然火熱堅硬的鞭兒,而是繼續愛撫傳紅,施展挑情手段,好讓傳紅慾火漸漸轉熱,如此溫存一陣之後,傳紅臉上再次泛起滿足和幸福的笑容,輕聲對伯虎說道:

  「伯虎哥,奴家………還可以再來。」

  伯虎含笑吻了傳紅一下,再將她緊緊摟住。感到如同一團烈火在懷裡,原來她那嬌軀更是渾身滾燙,下身秘處早已成了泥濘的花園,但仍是十分的緊窄,緊緊的箍住了伯虎的鞭兒,傳紅的秘處,乃是天下罕有的異品名花「杜鵑泣血」,在那種極端感恩、喜悅、幸福、感傷、痛苦等激動情緒時,會轉為更為緊窄收縮之天賦異秉,如今傳紅正感到極度感恩、喜悅及幸福,因此帶給伯虎更強烈刺激。

  伯虎溫柔的愛撫她全身,直到她平靜下來後,一直在她體內硬硬的鞭兒,才又慢慢在她體內抽插不已,而傳紅忍不住爽快的吟哼起來。在她不自覺自己動起來之後,伯虎也開始了大動。

  傳紅不一會便不自主的發出如同吟頌般之淫言俏語,伯虎一邊大動,一邊享受著那緊窄繁覆花道所帶來快感,不斷變換鞭兒插入之度與力道,給予傳紅一波更比一波高之衝擊,同時伯虎也被她異品名花套弄得無比刺激和舒服,有了射精之衝動,雖然伯虎練就洞玄子秘注玄功,有許多法子可將這衝動壓下去,但伯虎卻不想刻意壓制,只想給盡其所有,將自己完完整整給了傳紅。

  終於伯虎不斷積累之極度快感如將決堤洪水,「噢」的一聲長歎,一串陽精,如同喜極而泣之眼淚滾滾流出。傳紅也在身心開放之際,在伯虎射精同時達到了人生高潮,全開之花心將那陽精盡皆收入,種下那生命之種子。而傳紅丟身之後也全身癱了下去。

  伯虎只略修息了一會,虎豹鞭兒又重新挺起威風,那傳紅又伸手過來握住鞭兒,以期待伯虎另一次之寵愛。伯虎笑吻她潮紅雙頰,此時伯虎腦海浮現中一句詩:「小樓一夜聽春雨。」看來今夜傳紅想要下一夜淫雨了。

  春情勃發的傳紅瞭解伯虎能夠帶給她是何等快樂,忍不住緊緊摟住伯虎,看著伯虎的媚眼像是要滴出水來。此時伯虎當然用不著憐香惜玉,傳紅也放開心懷,一次又一次承受伯虎的衝擊,又一番盤腸大戰後,兩人各達數度高潮之後,終於心滿意足癱下身去沉沉睡去。

  第二日金雞報曉時伯虎便已醒來,傳紅由於昨夜太過興奮仍沉睡不起。伯虎悄悄起身,將洞玄子玄功運過數周天後便神精氣爽。當伯虎再睜開眼睛時,傳紅已然起身,連忙過來服待伯虎梳洗,幾承雨露的她渾身上下透露出一股成熟女人味,讓伯虎忍不住又在她身上逞了一番手足之慾,把她弄得面紅耳赤,兩腳發軟,連聲告饒,說時候不早得陪眾娘子早餐了。

  見到傳紅因幸福而更顯嬌艷的容顏,伯虎心中也不禁泛起一種喜悅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