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淫傳-卷二:79.江南第一風流才子-64(終)◆八卦循環、物歸原主(全系列完)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64(終)◆八卦循環、物歸原主

  這八卦至極的八美圖,幾經波折之後居然又回到了桃花塢,

  八美團聚過了六年之後,桃花塢堂前樹下,八位裝份得像善財童子般清秀的娃兒正在那兒對對子、鬥嘴兒,旁邊坐著一位肚子微鼓的美人兒,正在一旁微笑著看他們玩兒。

  「姓馬的,你怎可如此耍賴?這<天>本該對個<地>的,你怎的對到<人>上面去了?來來來,姓羅的、姓邵的、姓李的,你們來做個證?」

  「姓謝的,你怎可如此誣賴我,喂,姓唐的、姓蔣的、姓陸的,你們可要過來評評理呀。」

  正鬧得不可開交,那個爭不過的小子已嚷嚷著:「九娘、九娘,您也來說個公道吧!」

  突然一位眼尖的小子,看到難得有人來的桃花渡口,出現兩位仙風道骨之道侶,如同家裡中堂八仙過海掛畫中走出仙人,一位像呂洞賓,一位像何仙姑,施施然的穿過了竹林間的幾座八卦陣,像馭風而行一般過來。

  一看到有客人來,一群小子嘴也不鬥了,個個衝向前去,嘴裡發出「阿伯、阿姨、姑姑……爹」的亂叫,而那個兒最小,嘴裡叫著姑姑的跑得最快,一溜煙的衝過去,就跳到仙女般的道姑懷裡,還是姑姑、姑姑的直叫,身子還扭個不停。

  而那位仙姑則是笑逐顏開的抱著他,親熱的在他蘋果似的小臉蛋上又親又啃的,「心肝、寶貝、小祖宗」的叫個不停。

  另一個也是小個頭,直叫爹的也是一般的快,衝到那道士身上像猢猻上樹般的,一口氣就爬到道士的頭頂,騎在他肩上後得意的叫著「爹來囉,爹來囉」。而其他的孩子,也是爭先恐後的叫著阿伯,然後爬到他身上,如一群猴子般的吊掛在他身上,也好在這位邵元節道長功力高深,身上掛了六七個孩子,仍然步履輕盈、健步如飛。

  原來這兩位仙風道骨的貴客,就是那八卦至極的邵道長,幾年不見更是道貌岸然,與那風華絕代的袖紅姑……不不不,自從寧王倒台後,李袖紅在父親得到平反後,已脫籍樂戶加入了龍虎山修道,成為邵道長之道侶,現在應稱為陵林玉人李仙姑。這會兒兩人來到桃花塢,是為了將那八卦八美圖又加一的圖,物歸原主送還唐寅。

  不過這群小孩子又是誰呢,怎麼對袖紅的稱呼又有姨、又有姑,對邵真人的稱呼又是大伯,又是……爹呢?原來,伯虎在那桃花塢之新婚期間,閒來無事便時時辛勸耕耘,在眾佳人的藍田之中,紛紛被他種下了美玉,有六位美人趕在一年之內瓜熟蒂落,有了豐碩的收穫。至於傳紅及九空,一位則是原先身子較單薄,另一位是年紀較小,等了養肥了一年後,才在隔年各生了個兒子。至於這些孩子的名兒,即然父親用地支,兒子都用天干吧,那就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這倒也省事。

  而伯虎也依了先前的約定,除了昭容夫人所生的長子姓唐以外,其他的都過繼給娘家冠了的其它的姓。說書人在這兒也要插個嘴兒,咱說的這一部書呢,可還真肏她媽的是種馬文呢,在下可沒要說髒話,可不是嗎,這伯虎所播的種,除了正室以外,都是別的姓的娘,姓唐的去為各家姓氏配種,這不就是地地道道的種馬乎?

  愛找碴的又會問了,先前好像沒有說馬鳳鳴之子要過繼給馬家,原來前次李艷紫姑娘來唐門傳授功夫時,曾向伯虎表明,她那紅顏薄命的姐姐,一生之遺憾就是未能替馬相國生個兒子,因此希望能讓鳳鳴所生之子過繼給馬家,這只論風流不計後果的伯虎當然是瀟灑的答應了。

  這愛找碴的又問了,不是說九空娘家人早就沒了嗎,還有香火的需要嗎?的確,九空早已不用俗名,她是見那邵元節道長對唐門百般照拂,基於佛道一家的心懷,將自己的兒子過繼給邵道長,所以叫道長做爹,叫伯虎做親爹。

  咦,不是李袖紅做了邵元節之道侶,何不他倆自己生一個,怎的需要從唐門過繼呢?原來邵道長及李袖紅修練龍虎山秘法,兩人所行之房中玄術,往天道長生之路而行,以致於失了人道懷孕之機,所以生不出兒子了。有人就會問,那麼唐寅……對,您機靈,伯虎也修練了龍虎山秘法,只是他還未入仙道之前,就已下好種了,這也是為何唐門每位娘子只生一個就停了,因為之後都去修仙了。

  又囉嗦了半天,還是言歸正傳,為何這八美圖要物歸原主呢?原來這八卦陣果然八卦到了極點了。依邵道長所言,當年八美圖送入寧王府時,那極強的陰元之氣,不但達到驅仙趕佛之效,更有一番效應是成寧王府眾妻妾間的名位之爭,因寧王有稱帝之心,八卦八美圖的陰元之氣造成寧王府陰氣盛而陽氣衰,引起寧王妻妾的勾心鬥角,爭奪未來的后妃之位,使得寧王不勝心煩,常常心浮氣燥,決策失誤纍纍,因而加速其敗亡。

  寧王敗亡後,此圖為平亂軍所獲,在邵道長指示下,將此名家之手、萬金難求,又經過龍虎山真人加持的國寶置於豹房供養,誰知此陣圖的陰氣久久不散,使得時常混跡豹房的正德皇帝,居然被侵傷元陽,使其至死皆無子嗣。

  新皇嘉慶即位,對邵道長仍是寵信有加,邵道長觀天象得知此八美加一圖有礙紫微,又因其中有自己之施法不可輕易破去,否則將會便自己元氣大傷,於是想到解鈴還需繫鈴人,於是自京城遠來江南,將這八美加一圖物歸原主。

  邵真人及陵林玉人來到桃花塢的中堂,兩桌麻雀唏哩嘩啦的,正搓得十分起勁,八位佳人正在那而力拼呢。即使看到客人來了也沒空招呼,即使是那傳紅看到姐姐來了,也只抬了個頭說:「姐,你來啦,坐在一邊等一會吧。」

  唐伯虎一身小廝的打扮,一回兒去輕捶那位美女微酸的肩,一回兒去輕捏那位佳人坐麻了的腿兒,還順便看個歪脖子胡,可忙著呢。好不容易到了四圈來了個暫停,傳紅才有機會站起來和堂姐見個禮。

  邵道長看到這原本是少年得志、高中解元、名滿天下的一代才子唐伯虎,如今卻是這副落魄的樣子,心中實在不忍,不禁將他拉到一邊小聲的安慰道:

  「師弟真是辛苦了,都是師兄當年不好,害你淪落到如今這般田地。」

  伯虎隨口含混的敷衍了兩句:「師兄這是那兒話呢,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說罷又要回去忙活去了。

  這時被一旁袖紅拉去說話的傳紅,將伯虎叫了過去說:「姐姐和我有話要說,你就去頂我的位子,我那兒手氣正旺呢,可不能輸喲,要是輸了的話,看我怎麼整治你!」說完就拉了姐姐轉頭就回房間講話去了。

  伯虎恭敬的將兩位姐妹送走後,灰溜溜的上了桌兒,同桌的三位夫人正輸得慌呢,也沒給伯虎好臉色,冷冰冰的就開始了,這手氣順就是擋不住,一圈清一色,一圈大三元,一圈大四喜,外加最後一圈的天胡,直把同桌的三位夫人氣得七竅生煙,一個一個的過來擰了伯虎一把,直嚷嚷著為什麼對傳紅那麼好。等到另一桌的勝負已分,這才全部收手,過來和邵道長見禮。

  邵道長見伯虎在牌桌上被其他夫人欺負,還得要等到所有夫人都收手時才得空,一副夫綱不振的模樣,心裡是直搖頭。待伯虎過來後,他才將要送還八美圖的事告訴伯虎。眾夫人早就知道那副八美圖,上面都有自己破處時的元紅,聽到這裡,個個都是紅雲上頰,羞得很呢。

  邵道長看場面尷尬,乾咳了一聲,隨便找一個話題問:「賢伉儷們真是好興致在摸麻雀兒,沒看到你們的采金,到底在賭什麼呀?」

  這一問,原本羞紅的七位夫人,更是面紅耳赤,伯虎正待要答,卻被一邊的昭容夫人猛猛的踩了一腳,只看他疼得齜牙裂嘴的,昭容夫人慌忙敷衍道:「自家人隨意玩玩而已,那有什麼采金。」眾夫人皆點頭稱是。

  看倌看這樣的情形,會相信沒有賭注嗎,這賭注可是桃花塢當下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今兒夜裡,誰要開碼頭,誰要推屁股,誰要先被上,誰要後被上。看倌這時可就會為伯虎可憐了,原來他居然成了位性奴了。

  呸,呸,呸,到了夜裡他可是被侍奉得像皇帝一樣呢,那裡是性奴,別看他穿了一套小廝的衣服,這只是昨夜裡和八位娘子在床上賭輸了,今兒個才會如此呢,其實也不是真輸,只不過是讓一讓罷了。

  原來伯虎這些年來窩在桃花塢,空有一身洞玄子十三經的秘法加上虎豹霸王鞭,但是只能用在親親愛愛的八位俏娘子身上,當他運起玄功,在八位娘子身上連走一輪都不會洩身,因此常有「武功太高強,對手真難尋」之歎。

  八位娘子受不了他那趾氣高昂的模樣,於是就激他不能使用玄功,賭伯虎無法在八人間打通關。若是輸了就得穿著小廝的衣服,替夫人們捶背捏腳服侍一天。

  結果在夫人們在內房自設了一個迷魂八卦陣,在搞小技倆的情況下,走上一輪讓伯虎洩身兩次,所以才會看到他今日這般的景像。至於眾娘子們擰他的嘴、踩他的腳……打是情、罵是愛嘛。

  伯虎和眾位夫人與邵道長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談著,等到袖紅及傳紅姐妹回來時,邵道長就與袖紅齊向伯虎告辭了。

  傳紅與伯虎親自將兩位客人送到桃花塢的渡口,臨別時邵真人同情的拍拍伯虎的背歎一口氣說:「師弟可真是為國犧牲得太多了。」袖紅及傳紅聽了,都神秘的一笑。

  等客人一走,傳紅急著問伯虎道:「剛才是贏了還是輸了?」伯虎得意的回答,連捷四圈,傳紅歡呼一聲,抱著伯虎一直跳著。接著她笑著對伯虎說道:

  「你猜姐姐這次來送給我們什麼?」

  伯虎搖搖頭說:「不知道。」

  傳紅調皮的一笑道:「幸好你替我贏了四圈,否則我就不告訴你這個好事了。」說著微紅著臉,在他耳邊嘀嘀咕咕的說了一陣。

  伯虎臉色先是驚訝,既而變成了驚喜,抓住傳紅姑娘的手直問是真的嗎?

  傳紅臉色紅紅的說道:「當然是真的囉,不過你現在高興個什麼勁,要是咱們姐妹不配合,你也是白搭!」

  到底是什麼事讓伯虎如此興奮?原來袖紅為妹妹及妹夫,送來了龍虎山鎮山之寶的秘法,就是摩擬七大名器的秘訣,由於八位夫人沒有孿生子或親姐妹,因此袖紅還建議比目魚吻這種需要默契的招數,就由表姐妹的秀英及天香,以及原為主婢關係的昭容夫人和春桃夫人,較為心意相通的試著練練看,其它人可以依自己的喜好,選個兩三招來練。

  聽到這裡,伯虎兩眼放出心字型的紅光,久違了的七大名器,這,這真是太幸福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