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我和妻子的故事】


(二)

  大學畢業不久,我結識了我的妻子。她在銀行工作,當時只是一個普通的櫃員,中專畢業於某銀行學校。當時她已經有了一個相處了一年的男朋友了。是她上一屆的師兄,因為那小子追求上進,上班幾年以後又考了全脫產的職大,重回了校園,結果被我鑽了空子,橫刀奪愛。

  妻子比我小一歲,苗條而修長的身材,性感而迷人,水靈靈的大眼睛,充滿純真。那段時間裡,我彷彿泡在了蜜罐裡,睡夢中都能笑醒。在談戀愛期間,我曾多次圖謀不軌想把生米做成熟飯,但都被妻子言詞拒絕。這一點,現在二十左右歲的年輕人可能不理解,但在十多年前,性還是比較嚴肅的話題。

  因此,直到新婚之夜我才真正擁有了她。望著白床單上那朵桃花般燦爛的處女之血。妻子在我眼裡,勝過純潔的天使。其實,我這人向來處女情結不深。而且,那種年代婚前性行為還不十分普遍,所以一切對我來說都彷彿很天經地義。

  和所有新婚夫婦一樣,我倆不放過任何一個在一起纏綿的機會。夜裡折騰兩三次不說,有時白天在家,相互一個眼神都能撞出火花,馬上寬衣解帶赤條條地滾到一起。

  那段時間裡,我體力嚴重透支,卻仍然生氣勃勃,最離譜的一次,激情之後我沒來及時從她身上下來就睡著了,她沒捨得動我,結果我趴在她身上睡了五個多小時——現在回憶起這件事情,我都覺得彷彿欠了妻子一輩子還不完的深情。

  一年以後,我們有了孩子,一個可愛的女兒。有了孩子之後,精力大部份都轉移到了孩子身上。夫妻之間的激情漸漸歸於平淡。

  這期間,我出軌了,對方是我的大學同學。這故事原本不稀奇,同學之間越軌的概率是最高的。

  我去她那個城市出差,一起喝了好多酒,然後她跟我去了我住的酒店,心猿意馬的聊了一會兒天,其實也沒什麼實質性的內容,都是回憶大學生活之類的廢話。突然冷場,我倆就那樣相互望著。

  不知誰先主動行動的,我倆突然抱在了一起,狂吻,愛撫,最後徹底滾到了床上。在進入她身體的一瞬間,我腦海裡一下子閃出了妻子可愛的面容。

  這念頭令我頓時興趣索然,沒抽動幾下就軟了。接下來大腦一片空白。同學不明原因,還善解人意的安慰我,說我可能出門在外,沒休息好的緣故。

  我木然的摟著她躺在床上,覺得自己十分禽獸,甚至想像著自己跪在妻子面前求她寬恕。

  後來,我的女同學趴在我兩腿之間,溫柔地用嘴愛撫我,妻子向來不喜歡給我口交,僅有的幾次還十分勉強。

  因此,女同學的刺激讓我爆發了原始的野性,翻身把她壓在了下面,這一次做得酣暢淋漓。看著女同學在我身下因興奮而有點扭曲的面容,我暴發出一種全新的快感。

  這件事情過去以後,我慚愧了一段時間,出於贖罪的心理,在家裡我經常主動做些家務活,也對妻子加倍體貼了一段時間。

  但是,狗改不了吃屎,沒過多久,我又開始胡思亂想了。隨後的幾年裡,我多次與其他女人私下交往,對妻子的忽略也越來越嚴重。

  結婚時間長的男人都知道,妻子對於丈夫的直覺在大多時候是非常準的。只是男人一般過高估計自己的智力,總覺得自己的謊言天衣無縫。其實一個妻子在判斷丈夫的行為的時候,不需要證據,因為她們天生具有最具殺傷力的武器:直覺。

  又過了幾年,我事業上比較順利,升任某個重要部門的負責人。而且,有了一個固定的情人,小鳥依人,風情萬種。我獨自陶醉在這種一妻一妾的齊人之美中。對妻子的忽略也越來越嚴重。

  這時,我倆已經把孩子送到了我的父母家,這樣既是為了讓父母打發寂寞,也可以讓我倆重溫二人世界的浪漫。但是,孩子雖然送走了,我倆之間的激情卻好像永遠沒有了。而且說心裡話,我的主要精力都在情人那裡。

  妻子在我眼裡,基本屬於可有可無,我倆做愛的次數越來越少。妻子是個含蓄的女人,有做愛慾望的時候從來都只用肢體語言暗示,但是,我卻越來越多地對她的暗示採取裝傻的態度。潛意識裡認為,妻子反正也是屬於自己的,不用有那麼多的在意,倒是情人需要好好哄著。

  直到發生了那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