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我和妻子的故事】


(三)

  大約八年前的一個星期天,我習慣性早起。妻子躺在被窩裡睡懶覺。我洗漱完畢以後,回到臥室看了一眼,妻子仍在那裡睡著。

  我說了一句:「我去買早點。」

  說完我穿過客廳走到門口穿鞋子,並打開了家門。

  這時,我忽然想去衛生間,所以隨手又關上了門,我家的衛生間就在房門旁邊,所以,我一轉身就進了衛生間。

  坐在馬桶上,我拿過一本雜誌慢慢看,雜誌上有一篇文章吸引了我,我不慌不忙地坐在馬桶上細讀。

  就在這時,我聽到了妻子穿著拖鞋在客廳內走動的聲音,我當時以為她要上衛生間,所以惡作劇般的坐著沒起來。

  出乎我的意料,客廳裡響起了電話撥號的聲音,而且用的是免提。我家的電話放在客廳的角落,離衛生間不遠,所以我聽的特別清楚。

  電話撥通了,那邊一個男人接的,妻子接下來說的話讓我五雷轟頂:「親愛的,起床了嗎?」

  那男人答:「早就起來了,寶貝,你怎麼用家裡電話打給我,你老公不在家嗎?」

  我妻子說:「出去買早點了。」

  那個男人說:「你幾點能過來?」

  我妻子說:「我不知道,要等他出去打麻將。」

  (週末的時候,我很少在家陪妻子,多數的時候是陪朋友胡混)。

  那個男人說:「不急,我等你,你想吃什麼,我去買。」

  妻子用異常溫柔的聲音說:「不用了親愛的,我買好帶過去,順路,先這樣吧,不和你說了,我老公可能快回來了。」

  ——電話掛了。

  此時的我,在衛生間裡已經驚呆了,眼前發黑,渾身氣得直哆嗦,直覺讓我馬上衝出去,理智又提醒我要冷靜。

  一個奇怪的聲音在我耳邊不停地問: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後來每回想起當時的情景,我都非常後怕:如果妻子放下電話以後進入衛生間,局面將不可收拾。而且,我還將被妻子懷疑成一個無恥的偷聽、偷窺者。對於妻子來說,由於事情敗露,更會面臨心理上的崩潰。

  好在那天妻子放下電話以後,又回到了床上。

  而我躲在衛生間裡,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理智一遍遍地提醒自己,要克制,一定要克制。

  我急需找地方獨自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因為現實總要面對。

  所以我盡量悄無聲息地出了衛生間,故意大聲的打開房門又關上,作出我剛從外面回來的樣子。

  然後用很平靜的聲音衝著臥室喊了一句:「老婆,早點賣沒了,沒買到,你一會起來自己煮點粥吧,我有點事出去一下,一會兒回來。」

  妻子在臥室裡裝出一副剛睡醒的聲音說:「煩死了,大週末的也不讓人睡個懶覺。」

  我沒說話,轉身走出了家。

  週末的小區裡,很肅靜,遠處有幾個老人在打太極拳。天氣很晴朗,但我感覺當時天空的顏色是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