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我和妻子的故事】


(四)

  獨自走在小區裡,整個人處於虛空狀態,彷彿腳下踩著棉花。偶爾遇到和我打招呼的熟人,我只是木然地點頭。我獨自一人來到了小區角落的一個石凳上坐下,夏日清早的石凳,冰涼徹骨,但我已經感覺不到。此時,我滿腦子只有一個問題不停的蹦出:怎麼辦?

  或許與石凳的冰冷有關,沒過多久,我感覺整個人都在發抖。但頭腦卻慢慢冷靜下來,開始琢磨如下問題:

  一、怎麼辦?戳穿麼?戳穿這件事情很容易,就算妻子不承認,到電信局調一下電話記錄就可查出那男人是誰。但是戳穿以後又有什麼好處?唯一的結果就是相互撕破臉,把最後的溫情打破。曾經刻骨銘心的愛人從此陌路,甚至反目成仇。

  二、我裝做什麼都不知道,慢慢想辦法?但一想到自己的愛妻與另一男人赤條條地糾纏在一起的情景,我的頭都大了。想到這裡,我甚至有殺人的慾望。

  當石凳周圍丟滿我吸掉的煙頭之後,我開始徹底清醒了。

  我開始逐個回憶那幾年裡與我交往的幾個女人,她們大多都有可愛的孩子,溫馨的家,大多都有一個深愛自己的丈夫。

  那麼,當我和她們在床上雲雨的時候,為什麼從來沒想到她們自己丈夫的感覺?古人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自問,那些女人,每一個都是好女人,她們都是合格的母親、賢慧的妻子。

  從另一個層面上說,當我與她們上床的時候,雖然我沒有絲毫褻瀆她們的想法,但我心裡愛的仍然是我自己的妻子,同樣,她們在與我上床的時候,她們也仍然愛著他們自己的丈夫。就算夫妻之間激情不在了,但是,她們與自己丈夫之間的那種血脈相連的親情,卻是任何其他人所無法取代的。

  那麼,對於我來說,這世界上還有別的女人能取代我的妻子嗎?答案是不可能再有。雖然妻子肯定是出軌了,這事實不需要再懷疑,但與我的荒唐相比,她的行為又能算得了什麼。

  那麼,我目前最應當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彌補,而不是更大程度的破壞。否則,傷害將變成永遠。

  想起妻子剛才電話裡的那個約會,我眼前又一陣發黑。於是我快速地作出兩個決定:第一,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第二,眼前這個約會一定要阻止,我不能讓她越走越遠。

  想到這裡,我跑到小區對面的花店裡給妻子買了一束鮮花,粉紅色的玫瑰。

  這是我第二次給妻子買花,第一次還是在婚前追她的時候,轉眼已過去多年了,一切都恍如隔世。

  拿著花回到家裡,妻子已經梳洗完畢在廚房裡做飯,望著我手裡的花,她很驚奇,問:「沒送出去啊?情人沒在家?」

  ——我都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倆經常用這種互相諷刺的口氣說話的了。

  心裡一陣難過,我向妻子走過去,一把抱住了她,把頭埋在了她胸前。

  妻子發現了我的反常,問我:「你怎麼了?」

  此刻我已淚流滿面,掩飾著說:「沒什麼,剛才在外面看到一對互相攙扶散步的老人,突然想到人這一輩子真不容易……」

  妻子第一次見我哭成這樣,有點不知所措,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快別瞎想了,乖,去看會電視,馬上開飯。」

  吃早飯的時候,我一點胃口都沒有,只在那裡呆呆地看著妻子。

  妻子再一次被我弄得不知所措,問我:「你怎麼啦,怎麼大清早出去轉了一圈回來就變成林妹妹了?」

  我沒說話,只伸過手在她的臉上愛撫的摸了一下。

  早飯過後,我若無其事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靜觀妻子接下來會做什麼。

  不一會兒,妻子問我:「今天你不出去了?」

  我說:「哪兒也不去了,在家陪老婆。」

  接著我心裡狂跳著反問一句:「你有事兒嗎?」

  妻子猶豫了一下,說:「單位裡有點事……不過不急,週一辦也來得及。」

  我說:「那就在家待著吧,要不然我陪你去逛街……」

  接近中午的時候,我借口買煙出去了一趟。我想,妻子或許需要機會和時間打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