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我和妻子的故事】


(六)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倆的生活好像又重新步入了正軌,在接下來的近兩三年的時間裡,我並沒再碰過妻子以外的女人,以前的教訓實在是太深刻了。

  但是,有一個非常令人頭疼的問題:當年的那一幕,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忘掉,反而越來越清晰。這個心病一直困擾著我。很多夫妻在ML的時候,興奮中都喜歡說一些很過份的話,這是一種很正常的行為,可以增加興奮和快感的程度。

  後來,我經常在妻子接近高潮的時候,這樣問她:「和情人做的時候有跟我做舒服嗎?」

  起初,迷離中的妻子保持著警惕,說:「不好,他不如你。」

  我一邊劇烈動作,一邊咬牙切齒地說:「明天我找一百個男來把你綁起來玩你!」

  妻子徹底昏頭了,連連叫好,最後我倆同時達到了高潮。

  後來,我的招術經常更換,比如在妻子興奮的時候,提到她喜歡的男明星:「親愛的,你現在正在和周潤發ML。」

  她興奮得連連點頭,然後我再問:「想和其他男人做嗎?」

  她乖乖的回答:「是的,但還是老公好……」

  於是,我有時裝成她的領導,有時扮演她的同學,甚至有時扮成陌生人。

  每次這樣折騰,我倆的ML質量都出奇的好。可是熱情退去的時候,如果問她:「你剛才說什麼了?」

  她肯定斷然否認:「我什麼都沒說,你真變態。」

  我有時私下裡想,我可能真有點變態。但是,如果這種變態能換來和諧的夫妻幸福,那就不能算變態。

  雖然我知道這個結果很好,但是,當時說不清為什麼好,或者好在哪裡。而且,從心底裡說,我心中還是有一個解不開的結——還是覺得自己有點變態。

  說明一點:我的這些疑惑,都毫無保留的和妻子講過,沒有半點的隱瞞。

  妻子卻對此很不以為然,每次她都這樣說:「我看你就是閒的,滿腦子都瞎想。自己折磨自己。」

  直到幾年前,我開始接觸一些多P或者換偶的文章,並且結合自身的經歷,重新用理智的心態去正面剖析自己。而且,最終解開我心結的是值得尊重的李銀河大姐。

  在大量的閱讀了她那些有關社會學和倫理學的文章以後,我的心結徹底解開了。最起碼,我知道了:我是一個正常人。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人的天性,或者說,也許我就是具有這種天性和潛質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