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我和妻子的故事】


(八)

  我和妻子的生活徹底走上了正軌。彷彿從這時開始,我倆才真正開始相愛。

  尤其是那種心理上的親密,無法用言語形容。

  漸漸的,妻子形成了一個習慣:無論在單位或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都會嘮嘮叨叨的講給我聽,煩惱的事情,讓我幫她出主意;快樂,讓我與她分享。每一次,我都會細心傾聽。

  妻子多次躺在我懷裡,動情地說:「老公,就算將來咱倆不是夫妻了,我相信,我們還會是最好的朋友。」

  ——對於男人來說,這句簡單的話,比一萬句「我愛你」都要珍貴。

  有一次,與我有過一次激情的那位女同學來我們的城市開會。自從我倆有過那一次以後,來往的並不是很密切,有時打個電話問候一下,偶爾說兩句甜言蜜語,但那更像是互相開玩笑調侃。

  妻子從我的畢業紀念冊上看過她的照片,也聽我講過她的故事,所以對她並不算陌生。她要來開會的事,我告訴了妻子。

  妻子用開玩笑的口吻說:「想重溫舊夢吧,要不要我給你騰地方?」

  我順水推舟,說:「沒必要,你也不佔多大地方,咱家床大,睡三個人沒問題。」

  聽了我的話,妻子一邊罵我變態一邊衝上來掐我。

  本來我只是想請女同學吃頓飯然後帶她在這個城市裡轉轉,並沒有打算怎樣專門接待她,因為會議的接待方已經給安排好了吃住事宜,但妻子說,同學好不容易來一次,怎麼也要請到家裡來坐坐。

  對於妻子的反應,其實我心裡非常清楚:主動出擊,以攻為守。

  女同學來的那天,妻子專門請假陪我去機場。

  對此,妻子的解釋是:「這樣能看出來咱們對她的重視程度有多高。」

  妻子的出現令我的女同學非常意外,因為我事先並沒有告訴她。不過,這不用擔心,女人是天生的外交家,都是做表面文章的高手。見面不到五分鐘,兩個各自心懷鬼胎的女人就好像成了分別幾十年的親姐妹一樣。

  我一邊開車一邊從後視鏡裡偷看兩人竊竊私語的樣子,禁不住笑出了聲。結果兩個女人一起攻擊我,我心想:你倆這戲做的也太逼真了吧?

  先把同學送到了住處,小坐了一會,我們三人回到了我們家裡。妻子跑前跑後的拿飲料削蘋果。

  中間偷偷跟我小聲說了一句:「她比照片上更醜。」

  呵呵,這就是女人。

  忙了一陣之後,妻子說:「你倆先聊一會,我出去買菜,晚上咱們就別出去了,在家裡吃吧。」

  說完不顧我同學的阻攔,出了門。

  我心裡非常清楚,妻子是想給我倆一點單獨交流的時間。這個狡猾的傢伙,牢牢的控制著事態的發展,但表面上又做得滴水不漏。既想參與進來,又不想被我看出吃醋的痕跡。

  妻子出門以後,我和同學仍舊一本正經的坐著,經妻子這一番熱情的折騰,我倆都失去了再幹點什麼壞事的慾望。

  同學說:「你老婆人真好,看出來了,你倆很幸福……」

  我走過去,輕輕抱了她一下,問道:「如果我把咱倆的事情告訴他,你猜想她會怎樣。」

  同學嚇了一跳,說:「那她肯定會殺了我。」

  我笑著說:「你真可恥,一邊睡人家的老公,一邊還這麼自然地與人家裝親熱。」

  同學踢了我一腳:「那是你主動勾引我的。」

  半個多小時以後,妻子買菜回來了,兩個女人一起在廚房裡忙碌,我插不上手,躺在床上看電視。

  中間妻子溜過來問我:「我不在家的時候,你倆沒幹壞事吧?」

  我抓住妻子的手,一邊往我褲子裡塞一邊說:「來,你自己檢查。」

  妻子笑著掙脫我,回到了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