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我和妻子的故事】


(十)

  女同學一邊欲起身下床,一邊說:「不跟你們鬧了,我要回去睡覺。」

  妻子說:「反正也過來了,說會兒話吧,喝酒喝興奮了我也一直睡不著。」

  見此,同學順水推舟地躺在了床上,嘴裡卻還在聲討我:「你真得好好管管你這個混蛋老公了。」

  妻子一邊笑一邊拉過被子給她蓋上。我繞到床裡邊,躺在了妻子身邊。——我在最裡側,妻子在中間,她在最外側。

  接下來的氣氛有點尷尬。誰都不知說些什麼才好,我沒話找話的對妻子說:「她也一直沒睡。」

  妻子聽了,逗我同學:「鄉下人第一次進城都興奮的睡不著覺。」

  我同學說:「我倒是想睡了,你倆在這邊大呼小叫的,簡直折磨死人了。」

  我接茬說:「早知道這樣,不如我借給你用用。」

  我話音剛落,妻子馬上說:「就是,也不是沒用過。」

  同學聽了,說:「你們兩口子肯定是瘋了。」

  我借酒裝瘋,一下子躥到兩人中間。同學想起身逃跑,被我一把拉了回來,用一隻胳膊摟了過來,就這樣,我一隻胳膊摟著她,一隻胳膊摟著妻子。三個人誰也不說話,就那樣靜靜地躺著,互相都能感覺到心跳。

  忽然一隻手摸到了我的JJ,從方向上判斷,手是妻子的。這場景寫下來讓外人看,可能會覺得很令人興奮,但我當時卻緊張到了極點,非但沒有興奮,而且彷彿JJ都不是自己的了,疲軟到底,一點感覺都沒有。妻子逗我:「你這個廢物男人,兩個大美女摟在懷裡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轉過頭狠狠的吻妻子,僵局有點打開了,我的女同學也伸過手抱住了我。兩個女人的手交替著在我的敏感部位愛撫著,後來我換到了床的最外側,我與妻子一前一後抱著她互相愛撫,忽然她和妻子吻在了一起,這是我第一次真實地看到兩個女人間的愛撫,沒想到感覺也那樣美……

  中間,我曾試圖進入同學的身體,但是不行,本來很興奮的小弟弟剛到門口就開始變軟。我想,或許還是因為顧忌妻子,擔心妻子不能接受,而且,我並沒有完全從心理上準備好,所以一直有一種怪怪的感覺,這種怪怪的感覺致使我不能完全放開自己。不過,這種感觀上的刺激已經足夠瘋狂的了。

  熱情了一陣之後,酒精的作用讓我有點頭昏,她倆互相摟著在那裡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話,我慢慢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我被人晃醒,睜眼一看,是同學,已經穿好了衣服,我一下子沒完全反應過來,再看床上,妻子不在,我問她:「××呢?」

  她說:「在廚房做飯呢,你快起床吧。」

  我把她拉了過來,親了一下。然後起床。

  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同學開了三天會,離開的時候,我和妻子一起去機場送她。看到倆人依依不捨的樣子,我發現,她倆都很真誠。原來那種心懷鬼胎的感覺也沒有了。過後我曾多次和妻子談起這件事情,想弄明白她當晚讓我去另外一個房間的真實初衷,妻子每次都這樣解釋:喝多了。於是,我不再深問。

  現在,我是這樣理解妻子當晚的行為的,一,有為了刺激的成份,但為了刺激的成份不多。二,或許緣於她自己內心的一種隱隱的贖過心裡,雖然我不認為她犯了多大的錯誤,但多年前那次短暫的出牆,始終也都是她內裡解不開的結。三,想通過這種方式,牢牢抓住我的心。

  這三種成份,或許哪種都有一些,或許哪種都沒有。如果你細琢磨女人,你會發現,她們身上有好多你終生都不會弄明白的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