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我和妻子的故事】


(十二)

  我妻子基本上是個電腦菜鳥,在單位裡僅限於一般的電腦操作,在家裡平時也不怎麼上網,MSL上也基本上僅限於和同學或者家人聯繫。從幾年前開始,我偶爾會把李銀河的一些理性文章找出來給她看。

  ——在這裡,我還要再囉嗦幾句:有人說,李銀河在把大眾往邪惡的路上引導。這絕對是個重大的誤解。如果行為發生在理論之後,那麼,那種理論或許起到了引導的作用,但是,當理論產生於行為之後,這時的理論,是由行為總結出來的。也只有這樣的理論,才能成為正確的理論。這就是通常所說的「理論來源於實踐。」

  在李銀河的理性分析出現之前,同性戀、虐戀(S/M)、群體性行為,等等這些東西,都真實地發生著。所以,李銀河並沒有誘導任何人。正相反,李銀河只是在你的行為發生之後幫你分析:你為什麼會這樣做。絕對不是在你的行為發生之前命令你:你要怎樣做。——這一點,一定要先弄清楚。

  我舉個例子吧,比如一個知更鳥,它會把自己的窩做得很美,但是,它在編好一個窩之前,它的腦海裡並不知道它將要織成的窩是什麼樣子的,而且,它也不清楚它行為的具體目的,在完成織窩過程的時候,它完全出於本能,這就是動物。

  而人不同,人是具有主觀能動性的,人的行為,受意志和意識的同時支配,也就是說,人在做事的時候,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這就是通常所說的「主動能動性」。但是,我們在很多時候,也會處於迷離狀態,很多事情雖然做了,卻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或者自己為什麼做。李銀河起到了這樣一個作用:「讓你清楚你為什麼那樣做,你所做的,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從而把人和動物區別開。

  正是出於這種心理初衷,我有意識的把李銀河的文章找給妻子看,我之所以這樣做,不是想帶壞妻子(再說了,這樣也不可能帶壞她),我只是擔心她對於發生過的事情有心理壓力,或者自責甚至懊悔。知其然容易,知所以然,很難。這需要一個耐心的疏導過程。

  事實證明,我這樣做,是完全正確的。後來妻子對我說,那天晚上的事情,第二天早上醒酒後她就後悔了,後悔不是因為主動提供機會讓我與女同學纏綿,而是害怕我認為她很下賤很變態。她在乎的是我的感覺,害怕我因此瞧不起她。不過,經過我的正確引導,她的心理障礙消除了。

  有時在和妻子纏綿的時候,我會問她:「遇到很優秀的帥哥的時候,有沒有怦然心動的感覺。」

  妻子實話實說:「有,但僅限於心動和偶爾幻想,並沒有想實質上做些什麼的慾望,因為我把她的心塞得太滿了。」

  這些話,讓我非常感動,我感動的是這份坦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