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我和妻子的故事】


(十四)

  不說那些空洞的理論了,還是繼續講述我倆之間的故事。

  相信很多夫妻都是非常恩愛的,那麼,我想問男同胞們一個問題,你們有沒有經常感覺妻子就像自己的女兒?——我聲明一點,我是非常反感亂倫行為的。我指的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疼愛。就像每次我抱著自己的女兒的時候,感受著那個小生命熱乎乎的貼著自己。在那時,你會覺得,這個小生命就是你生活的全部。她,就是整個世界。

  在女兒很小的時候,我經常抱著女兒對妻子說:「老婆,我一想到將來的某一天,將會有一個混蛋男人把女兒從我身邊奪走,我就恨不得剁了他。」

  妻子說:「行,你狠,讓你閨女一輩子不嫁人吧。」

  女兒漸漸長大了,由於長期不在我們身邊,每一次看到她的時候,都覺得她的變化是那麼的驚人。從起初的她第一聲叫出「爸爸」激動的我淚如泉湧,到現在故意氣我,對於淘氣的女兒,我打打不得罵罵不得,只能在氣急的情況下躲到沒人處抽自己兩下。
不過多數時候,在女兒眼裡,老爸的一句話,要比媽媽的一萬句話都管用。女兒的很多行為,在我妻子眼裡都屬大逆不道,但妻子不知道,女兒的很多淘氣行為都是我暗中支持的。比如女兒經常給我亂起綽號;比如女兒經常把我和電視上的某個壞蛋聯繫到一起。這些行為讓妻子一度不能容忍,但我卻不以為然。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讀過楊絳女士寫的關於錢鍾書的文字,錢鍾書的淘氣程度,比他的女兒更甚。

  妻子,在我眼裡,是我的另一個女兒。別看妻子當著女兒的時候表現得一本正經,如果女兒不在家,她完全沒有一個大人的樣子。坐沒坐相,站沒站相,搖頭晃腦甚至胡說八道,這些,完全與我的言傳身教有關。比如,家裡只有我倆的時候,我經常這樣叫他:「大閨女!」

  她回答:「老不死的,有什麼事兒嗎?」

  有時我正躺在沙發上看書,她跑過來解我的褲子,我警惕地問:「你要干什麼?」

  她說:「管不著,和你沒關係。」

  然後掏出我的JJ握在手裡,歪著脖子對我說:「這是我的!」

  我說:「是,是你的,割下來拿走吧。」

  妻子說:「不行,要寄存在你這裡,你要替我照顧好,未經我允許,不許借給別人用……」

  在和妻子ML的時候,我經常這樣逗她:「親愛的,我老了,不中用了,明天我給你找個小帥哥吧。」

  妻子肯定會做出很急不可待的樣子說:「好啊好啊,抓緊時間,我早就對你這個老不死的東西不感興趣了。」

  有時,我真會有那種想給妻子找個小帥哥的想法,這倒不是因為我很喜歡想像自己心愛的女人在別的男人身下的情形有多麼刺激,還得提孔子那句話:食,色,性也。性,如同吃飯一樣平常。

  周華健有一首歌:「親親我的寶貝,我要越過高山,尋找那已失蹤的太陽,尋找那已失蹤的月亮,親親我的寶貝,我要越過海洋,尋找那已失蹤的彩虹,抓住瞬間失蹤的流星,我要飛到無盡的夜空,摘顆星星作你的玩具,我要親手觸摸那月亮,還在上面寫你的名字……」

  ——這首歌是周華健唱給自己女兒的,但很多人都誤以為是情歌,不過,這種誤解卻十分貼切,這同時也是一首情歌。歌中的內容,只有那些真正深愛自己妻子的男人才會懂得。

  妻子第一次在肉體上接觸其他男人,是出軌,那種經歷,無論對她還是我,都是痛苦的,之所以痛苦,是緣於背叛。但是,既使是對於那些從來沒有過出軌經歷的夫妻,從心理學上說,無論男方女方,偶爾也會產生對婚外其他異性的向往,這種嚮往十分正常。這種嚮往或者怦然心動,多數情況下,並不一定是出於背叛心理,而僅僅是一種好奇。人類之所以不斷的探索,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緣於這種對陌生事物的好奇。

  於是,我決定找機會滿足一下妻子的好奇,不過,這事不能操之過急,最起碼,我要讓她明白,她的行為,是建立在我的毫無保留的支持的基礎之上的,我要讓她明白,我是她堅強的後盾。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妻子才能毫無顧忌的放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