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我和妻子的故事】


(十六)

  有一年的八月份,我和妻子商量好同時休年假隨旅遊團外出旅遊。

  結婚之前,我倆就經常憧憬著某一天夫妻相伴著去版納的熱帶雨林或者內蒙古的大草原,經常一起憧憬著樓蘭古國的浪漫,憧憬著雪域青藏的高潔。轉眼結婚好多年了,苦於工作和生活的羈絆,旅遊的事情,一直擱置。

  這次終於下定決心,拋開一切彷彿永遠也忙不完的瑣事,放鬆地出去玩半個月。對於旅遊線路的遠擇上,我倆研究了好久,最終放棄了先前的那些嚮往已久的地點,因為畢竟時間太短,最後我倆報名參加了中鐵國旅的一個旅遊團,起點——湖南張家界——廣州、深圳。我倆的主要目標是張家界。

  旅遊團裡大多數是成雙成對的夫妻或情侶,也有一家三口出行的。只有一個孤家寡人——一個二十多歲的男生,高大帥氣,就讀於廣州某大學,這裡姑且稱他為小C吧,他利用開學前的半個多月時間一路玩著去學校。小C性格很外向,陽光而開朗,在火車上與我們夫妻鄰鋪,很快就和我們混熟了。年輕人特有的思維方式和不拘小節的風格,經常把我和妻子逗得哈哈大笑,讓我倆彷彿也回到了無憂無慮的學生時代。

  接下來的日子裡,他成了我們夫妻的小跟班,無論逛街還是在風景區裡,我與妻子都輕裝上陣——吃的東西和其他必需品都塞到了他的雙肩包裡,包括在街上購物的時候,妻子也會把大包小包的理直氣壯地塞到他手裡,並以命令的口吻說:「乖乖地拎著。」

  他一面很聽話的接過,一面故意弄出一副愁眉苦臉的表情:「天哪,我的命怎麼這樣苦啊。」

  我對他說:「你就偷著樂吧,這是在免費給你上課呢,讓你知道女人有多麻煩,以免將來措手不及。」

  有些男人,可能天生懂得怎樣和女人相處。這個小男孩就屬於這種人,他經常用一些近似於淘氣的行為激發出妻子的柔情,比如,正在大街走著呢,他突然停在一個小吃攤前,哀求我妻子:「姐,可憐可憐我吧,我要餓死啦。」

  我和妻子只得陪他坐在那裡,看著他大嚼那些我和妻子都不感興趣的莫名其妙的小吃。妻子手支著下巴,笑瞇瞇的看著他,就好像是面對自己的弟弟或者自己的孩子。

  在張家界的時候,爬山時妻子的新旅遊鞋把腳後跟磨破了,走路一瘸一拐,又無鞋可換,苦不堪言。我們本來備好了創可貼,可是創可貼裝在小C的雙肩包裡,這時小C不在團隊裡。不知道一個人跑哪兒瘋去了。氣得妻子坐在地上罵:「這個該死的東西,走了也不說一聲,把我的包留下啊。」

  我也束手無策,只得安慰妻子道:「實在不行,你穿我的鞋,我光著腳慢慢走。」

  妻子說:「算了,忍著點吧。這山路如果光著腳走,一會我還得找人把你抬下山。」

  正在我倆愁眉不展的時候,遠遠的看見小C從山下氣喘吁吁地跑了上來,滿頭大汗,沒等他說話,妻子就開始罵他:「狗東西,跑哪去了你,快點把我的包拿出來。」

  小C笑嘻嘻的沒說話,轉眼間象變戲法一樣從包裡掏出一雙鞋,就是那種很平常的膠底布面鞋,樣子很難看,穿著卻非常舒服。我和妻子都非常吃驚,不約而同地問:「你中途跑下去買鞋了?」

  要知道,那要往返近四、五公里啊。小C樂呵呵地說:「沒事,我是體育健將,這點路算什麼,我施展輕功眨眼間就打一往返。」

  說完把鞋子遞給了妻子:「姐,快換上吧。」

  這件事情,讓我和妻子感動得真不知說什麼好。換了鞋以後,妻子的痛苦徹底消除了。我對小C說:「你快點把背包給我,你休息一下。」

  小C若無其事地說:「哥,你就這麼瞧不起我?這點路算什麼。」

  沿途,我們一起照了好多照片,但還沒在一起合影,爬山中途休息的時候,小C又掏出相機遞給我,我說:「你和你姐合照一張吧。」

  妻子樂顫顫地跑到他身邊,很自然地摟著他的脖子,從鏡頭裡,我發現小C的臉一下子羞得紅紅的。照完像以後,我逗小C說:「你要小心,這張照片不要讓你女朋友看到,否則你死定了。」

  小C這時已恢復了平靜,說:「怕什麼,和我老姐一起照相誰能管得著?」

  晚上回到酒店,洗完澡以後,妻子趴在床上,我給她按摩。妻子感慨地說:「小C真是個好男孩兒,不知哪個女孩兒有福能嫁給他。」

  我說:「怎麼?嘴饞了是不是?要不要咱把他拿下?」

  妻子回手打了我一下,說:「別缺德了你,糟蹋小孩兒啊。」

  我說:「什麼小孩兒?如果他不讀研,現在早就工作了,我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早就被你拉下水了。」

  在接下來的ML過程中,我又問妻子:「親愛的,真的,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歡他,如果你喜歡,我幫你安排。」

  妻子想了想,說:「我可說不出口,讓人家以為我是花癡,丟死人了。」

  我說:「這就不用你管了,老夫替你安排,一切水到渠成。」

  第二天下午,我們又回到了火車上奔下一站,貴陽。此時的小C仍舊是一副樂呵呵的樣子。相比之下,妻子沉默了許多,可能緣於昨晚我倆的談話。妻子拿著一份雜誌躺在鋪上很安靜的看,但每次只要小C在對面鋪弄出點動靜,妻子馬上偷瞄一眼,明顯心懷鬼胎。中間,趁小C去別的車廂閒逛的機會,我從中鋪跳了下來,坐在了妻子旁邊,趴在她耳邊悄悄地說:「剛才在想什麼?」

  妻子裝傻,說:「想什麼啊,我在看書。」

  我說:「少騙我,讓我檢查一下。」

  說完就把手往妻子的褲子裡伸,妻子用雜誌打了我一下,說:「別鬧了,一車的人,你幹什麼啊。」

  再看妻子的臉,已經羞得紅到了極點。

  火車到貴陽的時候是早上,行程安排得很緊,在貴陽玩一天,晚上啟程奔廣州。我對貴陽很熟悉,出差來過幾次,所以,車到貴陽的時候,我對妻子和小C說:「你倆隨團去玩吧,我不想下車了,這幾天折騰的太累,正好休息一天。」

  小C非常爽快的答應了:「把老姐交給我,你就放心吧,我是天生的護花使者。」

  妻子很不自然地對我說:「既然來了,就一起去轉轉吧。」

  我偷偷對妻子眨眨眼睛:「這地方我常來,沒啥好玩的,你倆去吧。」

  我之所以不想下車,有兩個方面的原因,第一,確實不想重遊已經非常熟悉的舊地。第二點,也是最重要的:我想給他倆一些單獨相處的時間。

  從車窗裡看著妻子和小C並肩在站台上走遠,看著小C比比劃劃的和妻子講著什麼。我的心裡很平靜,也很甜蜜,沒有絲毫醋意,那感覺就像一位父親看著長大的女兒與戀人幸福地去赴約會一樣。——當你把妻子的幸福和快樂看作是你人生最重要的事情的時候,這種感覺非常自然。當然,這種心態的產生,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對自己和妻子以及對自己婚姻的充分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