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我和妻子的故事】


(十九)

  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裡,小C一直與妻子保持著聯絡。經常互發一些或陽光或曖昧的短信。我和妻子在家的時候,我倆的手機都是隨意的亂放,但是,我從來不翻看她的手機,她更沒必要翻看我的。有時候,妻子一邊給我看那些小C發過來的表達相思之情的短信,一邊擔心地問我:「你說,咱倆是不是把這個孩子給害了?」

  我說:「這個倒不必擔心,他熱情如火很正常,不過,你要正確引導,不要讓他陷得太深,否則就真把他害了。」

  倆人在通話的時候,如果趕上我在家,有時妻子會對他說:「你哥在家呢,你和他說幾句。」

  電話裡,小C還是快樂的腔調,說:「老大,沒欺負我姐吧?」

  我說:「怎麼會呢,你以為你姐是省油的燈啊,她不欺負我就不錯了。」

  然後就聽到他在電話那邊傳來一陣傻笑。偶爾妻子也犯壞,她當著我的面,一邊衝我擠眉弄眼,一邊在電話裡對他說:「你哥沒在家,快告訴我,有沒有想我?」

  接下來,連連對著手機發出親吻的聲音。我估計此時小C在電話那邊肯定興奮得要發瘋。

  轉眼幾個月,小C快放寒假了,有一天,妻子下班後對我說:「老公,小C發信息告訴我說,他在咱們這裡轉車,想單獨見見我,不想讓你知道。怎麼辦?我拒絕他嗎?」

  我對妻子說:「沒關係,一切你來決定,如果你想他,就留住一夜,別去酒店了,不安全,還是回家裡吧,我去爸媽家,正好可以陪陪女兒,你可以告訴小C我出差了。」

  妻子頓時興奮得抱著我的脖子亂跳。然後故作正經地說:「老不死的,看看你都把我寵成什麼樣了。」

  我反駁道:「廢話,我就你這麼一個老婆,不寵你我寵誰?」

  小C是早晨到我們這個城市的,恰逢週末。由於事先妻子已經告訴他我不在家了,所以,清晨五點多的時候,他在火車上給妻子打了一個電話,我睡意朦朧的躺在妻子身邊聽著他倆在電話裡纏綿,伸出手摸摸妻子的私處,已經氾濫成災了。我鑽到妻子身體下面,分開她的雙腿,用舌頭愛撫著。

  妻子很興奮,但還得忍著用正常的聲調說話。只能兩條腿交替著勾住我的身體。這樣愛撫了一會兒,我回到妻子身後,扶著堅挺無比的小弟弟,從後面輕輕進入妻子的身體,慢慢抽插著,不能動作太快,以免小C聽到妻子氣喘吁吁的聲音。妻子把手機貼著耳朵枕到了頭下,騰出手來緊緊抓著我的胳膊。或許是由於太興奮的緣故,不久,我一洩如注。

  小C的火車早上七點到站,妻子答應去車站接他,我開車把妻子送到車站,幫她買好了站台票,交待了一些安全細節。(其實也沒什麼可交待的,妻子帶著避孕環,和小C這種陽光男孩兒在一起,不用擔心身體上的疾病,第一次的時候他倆就沒有用套。)

  我幫妻子把計劃都定好了:她把小C接回來以後,先簡單的找個小飯館吃早餐,然後一起買菜回家,如果小C在車上沒休息好,就先讓他在家裡睡上一覺,然後一起做飯,美美的過上一天二人世界的生活,當晚讓他在我家住一夜,第二天上午把他送上回家的火車。

  看著妻子一步三回頭的走進了車站,我轉身返回車內去了父母家。女兒見了我,仍然餘怒未消。平時的時候,她住在爺爺奶奶家,一是因為小時候一直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習慣了,現在住那裡離她就讀的學校也近。所以,只能週末回到我和妻子身邊。但這個週末,我卻沒讓她回家,這讓她非常憤怒。我對女兒說:「乖,不生氣了,媽媽有事,爸爸陪你,今天想去哪裡玩,我聽你的。」

  女兒這才轉怒為喜,開始提具體的要求,其實小孩子的要求非常簡單,無非是肯德基、麥當勞,捎帶著去兒童樂園裡玩那些彷彿永遠都玩不膩的遊戲。

  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我一邊喝著飲料一邊看著女兒在旋轉木馬上開心大笑的樣子。我開始琢磨這兩個我生命裡最重要的女人。女兒,在我的陪伴下,此時此刻,非常開心;妻子,在我的安排下,此時此刻,同樣非常開心。孩子有孩子的遊戲方式,大人有大人的遊戲方式,其實,從某種程度上說,所有的恩愛夫妻,彼此在對方眼裡,又何嘗不同樣是孩子呢?

  我這樣說,絲毫沒有把小C當成我們夫妻倆玩弄的工具的意思,從開始到現在,我與妻子都對小C非常尊重。當然了,這種尊重是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礎之上的。我們之所以對小C隱瞞了部分真相,這並不是出於欺騙,而完全是出於善意的目的。因為他或許還不能理解或者接受這種很另類的方式。我想,或許在將來的某一天,在確保他能完全理解這些事情的前提下,我們會把真相告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