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我和妻子的故事】


(二十六)

  晚飯以後,妻子收拾碗筷,我和小C坐在客廳裡邊喝茶邊看電視,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天。不一會兒,妻子忙完了,也湊過來坐我旁邊,對我說:「老東西又在向年輕人放什麼毒呢?」

  我說:「不行了,我堅持不住了,喝酒喝的眼睛都睜不開了,你陪他看會電視吧,我先去睡了。」

  沒等妻子接茬,小C很懂事地說:「你倆累了一天了,都去睡吧,我躺床上看會書。」

  洗過澡之後,我回到了臥室裡,躺在床上想著將要在小臥室裡發生的一幕,回想起在網上看過的好多關於這方面的文章,我很奇怪自己為什麼並沒有別人形容的那樣興奮。

  不久,妻子也洗完澡回來了,穿著睡衣鑽進了被窩裡。我伸手摸了摸,睡衣內赤裸裸的。把妻子緊緊的抱在懷裡,胡亂親吻著。妻子悄悄的問我:「老公,你想不想要?」

  我說:「乖,不要了,一會幹乾淨淨的過去。」

  妻子說:「沒關係,我可以再洗嘛。」

  我捏了捏妻子的鼻子道:「饒了我吧,壞東西,昨天晚上你都把我折騰半死了,你以為我是鐵人啊。」

  妻子握著我的小弟弟說:「那我要親它一會兒。」

  我說:「好吧,你這個淘氣的東西。」

  在妻子的刺激之下,不久我就控制不住了,翻身將妻子壓在了身下,妻子一邊樂著一邊說:「一個鐵人就這樣誕生啦……」

  想著一會兒要把身下這個可愛的女人交給別人,我勇猛異常,並趴在妻子的耳邊說:「你這個淫蕩的壞蛋。」

  在我的強烈衝擊下,妻子很快到了高潮,隨後我也一洩如注。

  氣喘吁吁的從妻子身上下來,這回我是真的有點暈了。

  妻子摟著我,說:「老公,如果遇到特別喜歡的女人,我允許你偶爾胡來,但要讓我知道,而且我要幫你把關。」

  我說:「不要胡說,我特別喜歡的女人只有你。」

  ——這些話,我是發自於內心說的,並沒有刻意哄妻子高興的意思。不知為什麼,自從把妻子重新拉回到身邊之後,我的心裡真的好像裝不下別的女人了。而且,我經常控制不住地拿別的女人的缺點與妻子的長處相比,越是這樣,越沒有了出軌的慾望。

  我倆就這樣躺在床上胡亂的煸情,轉眼夜深了。我對妻子說:「過去吧親愛的,別忘了先去洗洗。」

  妻子的眼圈有點發紅,很聽話的說:「嗯,我會的,你等我啊,我一會就回來。」

  我拍了拍她的小臉蛋:「乖,去吧,別弄的跟生離死別似的,我等你。」

  妻子起身穿上睡衣,下了床,走到門口又退了回來,蹲在床邊,故作正經地對我說:「老爸,你要等我回來,不許睡,否則我饒不了你。」

  我側身躺著臉對臉地看著妻子,我心裡清楚的很,她是在掩飾自己的尷尬,因為這一次與前兩次不同,畢竟我在家裡。我說:「別裝了,心急火燎了吧?快點去吧,囉嗦什麼,你這只饞嘴的貓。」

  妻子臉一紅,站起身抬起一條腿搭在床上作出欲上床的樣子,對我說:「老傢伙,你在嘲笑我,我不去了。」

  我掀起被子,說:「那太好了,別去了,我現在也後悔了。」

  聽我這樣說,妻子光著腳丫轉身跑出了臥室。不一會兒,浴室傳來了嘩嘩的水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