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我和妻子的故事】


(二十八)

  第二天早上,我和妻子早早的起了床,雖然一夜沒睡,但精神卻高度亢奮。小C還沒有起來,或者是沒睡醒,或者是因為昨晚干了虧心事兒不好意思出來。

  妻子做好早餐,讓我去叫他。開門的聲音把小C驚醒了,我說了一句:「快起來吃飯,年輕輕的睡什麼懶覺。」

  說完我轉身回到了餐桌上。不一會,小C哈欠連天地過來了。我再一次犯壞地逗他:「你小子昨夜該不會是又去當飛賊了吧?怎麼又困成這樣。」

  小C的一個哈欠被我這句話活生生的給嚇了回去,嘿嘿笑著坐下來吃早餐。

  席間,我對他說:「一會兒,讓你姐帶你去商場,她一直想買雙鞋送給你。我就不陪你們了,我得去看我的寶貝女兒。」

  小C推辭說:「不用了,我的鞋很多呢。」

  我說:「廢話,就算你鞋很多,哪一雙是我們買的?嫌鞋子便宜是不是?你倒是想要筆記本電腦了,做夢吧你。」

  小C再一次嘿嘿樂著說:「筆記本我也有。」

  我對他說:「重要的不是鞋子,這是對你體貼女人的獎勵,你在張家界買的那雙鞋,你姐一直留著捨不得扔掉。瞧你那品味吧,那雙鞋的樣子難看死了。」

  妻子伸出筷子打了我一下:「卸磨殺驢啊你,不記得那雙鞋解決了多大的難題了?」

  我繼續對小C說:「小驢兒,放心,不殺你。偷著樂吧你,一雙便宜鞋換回一雙高檔鞋,這就是體貼女人的好處。」

  小C說:「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啦,不過,老哥老姐甭想用便宜貨糊弄我,我眼光可高。」

  我說:「這你放心,給你買雙便宜貨穿腳上,回到學校跟同學一說,我們都丟不起那人。」

  吃過早飯,我開車把他倆送到了商場門口,看著他倆一同走進商場的大門,我暗自想,小C這小子估計心裡偷著樂我呢:體貼女人的回報,何止是一雙高檔鞋子,連被體貼的女人都一起回報過來了。想到這裡,我很感既:年輕人,你哪懂得這裡面的奧妙。有道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黃鵲後面有拿著弓箭的人,人的後面還有水溝。這就是真實的生活,而真實的生活永遠都不會像1+1=2那樣簡單。

  回到父母家裡,上午陪同女兒去肯德基,然後帶她去書店買了一些她自己喜歡的課外讀物,下午在父母家美美的睡了一覺,臨近黃昏的時候,妻子打電話給我:「你怎麼還不回家啊。」

  我睡意朦朧地說:「睡著了,別急,我馬上回去。」

  妻子說:「快回來吧,等你吃飯呢。」

  父母已經準備好了晚餐,我不得不假意吃了一些,以免老人失望。吃過飯以後,又陪著女兒撒了一會歡兒,我離開了父母家。

  剛進家門,小C就拎過來那雙新買的鞋子向我顯擺:「老大,看看眼紅不,一千多塊呢。」

  我不屑的說:「真是窮漢得了狗頭金,才一千多塊錢的鞋,就把你高興成這樣。」

  小C說:「老大,你有沒有搞錯,我可是一個窮學生啊,有幾個窮學生能穿起這麼貴的鞋?」

  ——別看小C這麼說,他是學生不假,卻並不窮,他的父母都是公務員,雖不十分富裕,但也絕對不能算窮。而且,只有這麼一個寶貝兒子,要不然去年夏天的時候怎麼會花幾千塊錢讓他隨旅遊團回學校。不過,就算不窮,可能也沒有必要給孩子買這麼貴的鞋吧。從這一點上來說,小C的興奮是發自內心的。

  吃過晚飯以後,看了一會電視,各自洗漱睡覺了。躺在床上,我問妻子,你倆這一天都幹什麼了?妻子說:「買完了鞋,陪小C去書店轉了轉,然後就回家了。」

  我逗妻子:「下午在家幹什麼了?有沒有幹壞事兒?」

  妻子說:「我發誓,沒有。」

  這讓我很奇怪,問道:「為什麼?你倆能忍住?」

  妻子調皮地說:「因為光顧忙著幹好事兒了,所以沒時間幹壞事兒。」

  我禁不住被妻子逗樂了,問道:「好事兒幹了幾次啊?」

  妻子想了想,歪著腦袋說:「一次。」

  我繼續問:「只有一次?」

  妻子又想了想,說:「兩次。」

  我繼續追問:「只有兩次?」

  妻子又開始犯壞,伸出手指頭一個個地數,然後對我說:「老爸,把你的腳借我用一下,我的手指頭和腳趾頭不夠用啦。」

  我起身抓過妻子的腳,開始撓腳心,這是妻子最害怕的,連連求饒。

  其實,他們倆從街裡回家之後,只纏綿了一次,然後妻子就睡覺了,因為頭天晚上徹夜未眠,所以妻子困得發昏。本來妻子要摟著小C睡,但小C非常害怕我臨時回來,雖然妻子告訴他我回來之前肯定會打電話,小C還是不放心。所以妻子獨自睡了,中間小C多次跑過來,親一口或者咬一下把妻子弄醒,這種淘氣行為,把妻子氣得無可奈何。

  妻子對我說:「我越來越發現這小子和你當年一個德行。」

  這話不假,我和妻子剛結婚的時候,我也經常在妻子睡覺的時候把她咬醒。我問妻子:「你今晚過不過去了?」

  妻子說:「不去啦,好好陪老公睡覺。」

  我說:「沒事,想過去就過去,要不然,等我睡著了你再過去也行,隨你的便。」

  夜裡,朦朧中翻身的時候,感覺妻子不在身邊,我腦海裡念頭一閃:這只饞貓又跑了。隨即,我又睡了過去。

  夜裡睡眠質量很好,天剛濛濛亮我就醒了,妻子在身邊很安詳的沉睡著。忍不住上去親了一下。妻子睜眼看了看我,嘟囔一句:「討厭……」然後又睡了。

  上午,我倆一起到車站送走了小C,火車臨開的時候,妻子很自然的向他招著手。回想起第一次分別時妻子哭的鼻涕眼淚一大把的樣子,我心裡暗暗發笑,並冒出一個怪怪的念頭:這孩子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