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我和妻子的故事】


(三十)

  夏日將至,天氣漸漸變得暖洋洋的。一天傍晚,吃過晚飯以後,我和妻子坐在小區休閒花園的長椅上,看著周圍一雙一對閒逛的人們,不遠處,幾個小孩聚在一起嬉鬧。我對妻子說:「寶貝兒,你說周圍這些人如果知道咱們的事,他們會怎麼想?」

  妻子想了想,說:「不敢想像,那太可怕了,估計很多女人心裡雖然羨慕我但她們嘴上仍會罵我下賤,而很多男人更會嘲笑你賤骨頭,最後咱倆被唾沫星子淹死。」

  我說:「面對現實的時候,我經常很恍惚,好像身處《鏡花緣》中的兩面國一樣。」

  妻子說:「或許咱倆的行為真的是太另類了,別說別人接受不了,放在幾年前,如果我聽到這種事情也不能接受,更不敢想像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說:「算了,不想那麼多了,簡單中的快樂,快樂中的簡單,只要咱倆開心,管他別人怎麼想,這輩子我就這樣無原則寵你了,愛誰誰。」

  有時候,我真的非常不理解周圍的譴責家們。這些人的行為,非常類似於把別人家的棺材抬到自己家裡去哭。比如說,經常有一些人對他人的生活方式指指點點,雖然人家既沒有損害到他,又沒有妨礙到他。這就好比你正在家中坐著,突然衝進來一個陌生人,怒氣沖沖地指著你的鼻子說:「你這種坐姿不好,你要換一個端莊的姿勢,否則我受不了。」

  ——大爺,誰讓你受了?我在我自己家裡怎麼坐也要你管嗎?所以,對於這種人,你不需要和他講道理,直接站起身來一腳把他踹出門去就對了。

  我們經常在公共媒體上聽到這樣的話,比如譴責美國時,說:「這是個多極化、多元化的世界,要允許各種不同的意識形態並存。」

  ——拋開薩達姆是否真欠揍的因素不談,意識形態並存的觀點大多數人都會覺得正確,如果基督教試圖消滅伊斯蘭教,那就是錯誤的。最不濟,也是自己玩自己的,誰也甭招誰。

  一個健康的社會,同樣也應當是多極化、多元化的。比如說貧富差距,貧富差距很大,本身並不可怕,比如美國,比爾蓋茨和一個普通美國失業者相比,貧富差距大不大?非常大,但美國社會卻相當穩定,一個非常重要的、也是唯一的原因就是:除了貧富兩極,還有不窮不富的第三極:中產階層。是這個最龐大的群體保持了社會的穩定。

  再比如中國,如果中國只有貧富兩極:一部分人富得流油,其他人都窮的尿血,這就要壞事了。國家最需要考慮的,不是消除貧富差距,而是想辦法怎樣迅速產生界於富人與窮人兩極之間的第三極:既不十分富有,但絕對不貧窮的一個最龐大的群體作為社會中流砥柱。這才是一個安定的社會必須具備的重要元素。鍾相在中國第一個喊出「均貧富,等貴賤」的口號,轉眼八百多年過去了,縱觀當下的世界,沒有哪個國家做到了這一點。每一個試圖強行這樣做的國家,無一例外不是最終遭到了「等賤,均貧」的下場。

  我之所以說了上面那麼多,主要是想把話題最終導入我們要探討的話題:多元化社會裡,人的行為模式。

  在一個健康的多元化社會裡,應當是多種行為模式並存的,不過有一個前提:不能損害他人的利益。世上的事情,並非只有對與錯兩種,更多的是界於對、錯之間的臨界行為,刑事法上有一個重要原則:「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

  那麼,我們可不可以這樣認為:「行為不損害他人不為錯」?我認為,這種說法,對極了。

  如果他人的行為沒有損害你、以及公眾利益,雖然你可能不理解,因此不能接受。但是除非有人讓你強行理解、強行接受。否則,你無權譴責、無權嘲諷,更無權反對。否則就好比你衝進別人家裡強行讓主人換個端正的坐姿一樣,這是一種十分欠揍的行為。如果你因此憤憤不平,那就相當於把別人家的棺材抬到自己家去哭,荒謬,昏聵。
比如,對於我來說,我不能接受虐戀(S/M)行為,也不能接受同性戀行為。但是,我並不因此認為那些行為不正常,我並不認為那些行為應當譴責。

  比如對於S/M,通過李銀河院士的分析,我們知道了,原來這是一種很正常的行為,類似於你情我願的周瑜打黃蓋,有些人在被虐過程中能得到強烈的性快感,有些人在虐人的過程中能得到強烈的性快感,人家兩個人關起門折騰,與你外人毫無關係。除非S愛好者拿鞭子跑大街上或者闖入你家中強行抽你,或者M愛好者跪地求你抽他,否則,輪不到你認為不正常,再說一遍:與你無關。就像我非常不喜歡吃臭豆腐,但我不認為別人喜歡吃臭豆腐的行為很變態一樣。倒是那些因為自己不喜歡吃臭豆腐,因此就大罵別人吃臭豆腐的行為很錯誤的人,非常變態。

  昨天在討論區裡看到了一個關於一枝獨秀的帖子,有位名叫做xiehou的朋友跟帖非常精彩,摘錄一段如下:「首先說明的是,我不贊成更不會去交友(這是個人選擇問題不存在輕視或鄙夷),但是會尊重他人的生活方式。社會是朝前走的,個人的空間和權利會逐漸地被他人認可、尊重,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正是此謂。」

  ——如果人人都能這樣想,還會存在那些荒謬麼?

  無論是對於全世界範圍之內還是僅限於中國,S/M,同性,群體性行為,等等這些,在相對比例上來說,都還僅僅是一個很小很小的群體。我實在弄不明白,怎麼就把衛道士們嚇成那樣。

  在當下的中國,雖然很多人滿口仁義道德,大聲讚美忠貞不二。但是,有一個事實我們是絕對迴避不了的:真正做到一生忠貞不二的夫妻,少之又少,我毫不誇張地說,能夠做到忠貞不二的夫妻的數量,比參加夫妻交友的夫妻的數量還要少。而更多的夫妻,選擇的是欺騙,既欺人又自欺,否則,那些風月場所也不會越禁越多了。

  回顧我們的周圍,朋友,同事,有幾個忠貞不二的?你身邊的同事,有多少是暗中苟合的?你身邊的朋友,有幾個是沒嫖過娼的?你知道麼?——因為這種事情太多,所以我們都麻木了,也就很少有人覺得不正常了。好比無官不貪的政壇,你貪我貪大家都貪,誰都不會笑話誰。

  面對這些,大家都認為正常。真的正常嗎?想到經常拿傳統美德來自吹自擂的中國人,竟然淪落到靠以建立在欺騙為基礎的表面上忠貞不二的婚姻來支撐門面的地步,想到那些剛從風月場裡提上褲子,回到家裡馬上就能非常坦然面對妻子的道德真君們,這令人覺得可笑,還是欲哭無淚?

  回過頭來再說夫妻交友行為,如果一對夫妻彼此通過坦誠的溝通,都能心甘情願地接受這種方式,都會發自內心的覺得這樣比道貌岸然各自出去尋歡要好,然後與另外一對抱有同樣想法的夫妻在互相喜歡、互有好感的前提下,關起門在家裡共同ML,與局外人有什麼關係?損害著你什麼利益了?損害到公眾什麼利益了?你主動跑到人家扒門縫偷窺,然後大叫受不了,是不是吃飽了撐的?我覺得,這種行為不但很沒勁,而且實實的變態,這才是真正的變態。